明慧网记者采访天安门广场归来的亚当与阿里航德鲁

|

【明慧网2001年11月24日】2001年11月23日

明慧记者:欢迎归来!我们被你们的勇敢行动深深感动。我能否就你们在天安门广场的请愿,访问您几个问题。

亚当、阿里航德鲁:当然可以。

记者:首先,能否请您介绍一下您自己?

亚当:很乐意。我叫亚当·莱宁。我是市场顾问,旧金山法轮功学员。我修炼法轮功已有两年半。我是参与这次请愿活动的学员之一。

阿尔山德:我叫阿里航德鲁·参特润。我也修炼法轮功有两年半了。我目前的职业是斯坦福大学医院的神经病学住院医生。我也是参与11月20日天安门请愿的36名学员之一。

记者:你们什么时候产生了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的想法的?你们为什么要到那里去请愿呢?

阿里航德鲁:我首次产生这个想法是一年前,当时一些西人同修正在考虑去天安门广场举行一次和平呼吁,但没有成行。两个月前,我听到一些德国学员正计划要去,所以我决定加入他们的行列,进行一次国际性的呼吁。最终有11个国家的学员们参加了这个活动。那么为什么我要去呢?江XX政府一直以来都在以其邪恶的宣传欺骗它的人民。到天安门去,是一个讲清真相的极好机会,告诉人们在全世界40多个国家中都有人们在修炼法轮功,同时告诉他们法轮功在国际上受到高度尊重。

亚当:我也是一年多前考虑到去天安门。其中的意义在于以西方自由新闻标准来仔细审察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时,对这场迫害做出反应方面,我们具有西方人的特殊条件。可以从局外人的角度观察中国发生的事情,并证实法轮功在国际社会是受到尊重的。一直以来我越来越震惊于中国政府运用的可耻暴力和采取的欺骗手段。去天安门是直接向中国领导人呼吁的良机,并可以向全世界宣布:法轮大法好。

记者:您能否描述一下那天在天安门广场事情发生的经过。

阿里航德鲁:我们于星期二(11月20日)下午两点左右来到天安门广场。我们排成四行,拍了几张照片。当大家都准备好之后,前面几排的学员们以双盘姿势坐在地上,单手立掌开始发正念。同时,最后一排的学员们展开一面横幅,上面用中英文写着:“真、善、忍”。就在不到30秒钟之内,警车朝我们开来,包围了我们。警察和便衣拖、拽我们,对我们拳打脚踢,把我们推入警车。我没有看到事情发生的全部过程,但是我相信已经拍下的录像可以显示出那些详细的细节。

亚当:当警察把我们推入警车时,我们采取了不合作的态度。一些学员继续发正念。两、三个警察负责一个,把我们抓住,强行推上警车。一位加拿大学员打开一面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三个警察扑向他,一个警察猛踢他的胸部。那位学员最终被强行抬上了警车。另外一位澳洲女学员倒在地上昏厥过去。警察把她拖向警车。我看到一个警察在抽打一位英国女学员的脸。当我们进入警车时,我们试图和警察讲理,我们告诉他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记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他们对你们的处理完全是“人道和公正”的,是真的吗?

阿里航德鲁:不是真的。在我向他们交出护照之前,我曾要求与美国使馆通话,而他们冲着我吼叫:“不许提问题!”当他们用中文记下讯问笔录并要我签字时,我拒绝了,因为我不知道他们写的是什么。警察狂怒。他打我的头,踢我坐的椅子。一位德国学员用中文警告他说,如果他再这样做,我们就向世界媒体揭露他的行径。警察把这位学员从椅子上抓起来,把他推出六、七米远,直至把他撞在墙上。当一位以色列学员拒绝警察的要求时,警察用脚踹他的腹骨沟。几位瑞典女学员被强行推到地下室的一个牢笼里。一位澳洲学员的手肿起来,我怀疑他可能是骨折。但是中国警察没有提供任何医疗护理。尽管我们受到的虐待肯定比中国大陆学员要轻的多,我绝不同意他们向媒体说的所谓中国警察以“人道主义方式”对待我们。

亚当:我看到一位夏威夷学员在被讯问时脸上遭到拳击,头发被揪扯。几位女学员被打了耳光。很明显,警察想制造假象,让人觉得他们对我们很好,因为他们意识到这是一个大新闻,会有大量的媒体报导。而且,所有12个国家的大使馆都得到了(来自我们朋友的)通知。他们(警察)随后给我们拿来了一包包食物和水,并摆好摄影器材准备拍摄一场看似友好的对待。但是,当学员们被讯问时,他们遭到了推搡,拳打脚踢和虐待。我们认为,我们根本就不应该被逮捕。

记者:据传,江泽民政府宣称到天安门广场的37个外国人不是法轮功学员,而且是被用钱雇来的。对此你们有什么评论?

亚当:这纯属捏造。中国(江泽民)政府在国际社会面前丢尽了脸。因为过去,他们一直试图捏造故事来误导公众,并毁谤法轮功。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自己安排的行程,自付费用。我们每一位的行动都是发自自己的坚定信念,因为我们感到有必要呼吁反对酷刑和虐杀无辜,并证实法轮大法好。

记者:一些媒体报导说,目睹到这个事件的中国人都受到极大的震动:“外国人也修炼法轮功?!”法轮功修炼来源于古老的中国历史。作为西方人,是什么激励你开始修炼法轮功的?

阿里航德鲁:我一直被中国文化和传统所吸引。尤其是作为一名医学专业人士,我一直非常喜欢东方对健康和疾病的看法,并对此进行了探索。在炼法轮功之前,我曾学习了不同的健康疗法、太极、瑜伽和其它气功。大约两年前,当我第一次从媒体中听到法轮功的消息时,我震惊于有一亿人在修炼这种先前没有听说过的气功。我决定亲自进行探索。过去两年的亲身经历已经证实这是一个具有无边威力的身心修炼系统,其健康益处已经在医学研究中得到了很好的证实。

亚当:我曾学习过《道德经》和佛教理论。当我读到《转法轮》时,我立即知道这位老师是非常好,非常纯。当我读《转法轮》时,我的身体经历了一个净化的过程。我知道他是非常好,威力无比的。

记者:通过这种勇敢的行动,你们想向那些被中国(江泽民)政府的宣传所蒙蔽的中国人民传递什么样的信息呢?

亚当:我们希望让中国人民知道法轮功的真相。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被中国的宣传所欺骗、所洗脑。当我们与我们遇到的警察谈话时,我们能够看到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改变了对法轮功的态度。

我们想让中国人民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在欣然接受法轮功。我们的呼吁是反对这场迫害和对人权的侵害。我们不是反对中国政府。我们珍视他们国家的传统文化。法轮功来源于古老的中国文化,他们也应该珍视他。

记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还宣称,你们这些人触犯了某些中国法律。你们在去之前,有没有想过法律方面的问题?有没有想过你们会被捕?

亚当:中国(江泽民)政府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强奸、谋杀、非法滥施精神病药物。这是对千百万无辜民众犯下的最严重的反人类罪行,也是最严重的人权侵犯。我们向中国政府领导人呼吁停止虐杀和酷刑。我们的行动是受到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的保护的,尤其是第19条和第30条。

我们只不过是计划打坐15分钟,静静地举起一面写有“真、善、忍”字样的横幅。这不会扰乱社会秩序,也不会触犯任何法律。呼吁人权不是犯罪。这是人道主义责任。我们的行动是为了救助无辜的生命。中国领导人才是搅乱社会秩序者,警车径直穿过广场来逮捕我们,几乎撞上一些无辜的旁观者。

我们知道会有被捕的危险,因为我们知道中国警察对中国修炼者是多么的无礼。但是,为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呼吁,我们做好了承受的准备。

记者:你们的家人和朋友对你们去天安门的举动有何反应?

阿里航德鲁:离开前没有告诉我的双亲,因为我不想让他们担忧。我到达旧金山之后,才给我母亲打电话。她唯一想知道的就是我有没有受伤,她感谢我的周到考虑,没有将此事事先告诉她。我父母得知此事时都非常支持。

亚当:被从中国驱逐后,我从东京机场给我父母打电话。他们说他们已经读到了新闻。他们很高兴听到我的声音,并说他们爱我。他们明白我所做的事,以及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当我们通过旧金山机场海关时,我们惊喜地看到100多位朋友手持鲜花欢迎我们归来。我们都非常感动。我们觉得我们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

记者:现在你们已回到家,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阿里航德鲁:我会继续努力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并揭露这场邪恶迫害所犯下的罪行,直至迫害结束。

亚当:我会继续尽最大努力援助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并帮助结束这场迫害。

明慧记者:非常感谢。你们勇敢的行动激励了我们每一个人。谢谢与我们分享你的经历。

(2001年11月22日采访,23日翻译)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