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有一个幸福的家


【明慧网2001年11月26日】很多人都说我从小就有点与众不同,因为我不喜欢和别的孩子一起扎堆儿玩,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并且总是问大人一些在他们看来很古怪的问题,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父亲看到我在算术作业本上写的“人生如梦”四个斗大的字而狠狠地教训了我一顿。实际上我并不消沉,只是太单纯,在有些人眼中属于那种比较傻的单纯。

到我二十多岁开始选丈夫的时候,包括我父母在内,没有一个人不认为我傻到脑子出了毛病。那时的我无论是外表、学识、还是职业都是很出众的,有很多优秀的小伙子追求我,只是结果太出人意外:我选择了其貌不扬、家境贫困得结婚不可能有一分钱彩礼只有一大堆负担的我现在的先生,唯一的理由就是他人善良、对我好。这在以名与利作为衡量标准的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很像一个古老的童话,我们遭到的反对程度之激烈是可想而知的。

但是我依然义无反顾地和他结了婚。初婚的甜蜜时光过去之后,生活渐渐地不象童话般美好,我的内心开始生出了诸多烦恼。这烦恼不来源于经济的拮据,而在于人们对这种拮据的评价使我不平衡,丈夫的善良和体贴也因此失去了价值。我痛苦地感到自己已经失去了少女时代那难得的单纯,向这个世俗的社会低头了。我仰望晴空,希望灵魂在阳光下不再有阴影,但是双脚却被这个大染缸紧紧拖住,无力自拔。我越来越空虚,甚至开始接受那些令我厌恶的无聊男人的邀请来打发时间,后来,我向丈夫提出了离婚。

我很幸运,没有在这条堕落的路上走多远,因为就在那一年,朋友给了我一本《转法轮》,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路。我知道了一个好人、一个品格高尚的人、一个修炼的人应该怎样生活,应该用什麽标准来衡量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如果不是法轮大法,如果不是师父挽救,我几乎被这个看似物质发达,实质极其败坏的社会毁掉!现代人嗤之以鼻的、弃之如敝履的正是人类应该珍惜的希望─它不是名利,不是金钱,而是道德。

我没有离婚,而是做为一个贤惠的妻子开始了新生活,是的,那种感觉就像重新活过的生命一样纯净,也给这个家带来了美好与祥和。我生了孩子,那是一个有着天使般笑容的健康宝宝。丈夫不再愁眉苦脸,除了秀外惠中的妻子让他自豪,他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

1999年7.20,江泽民邪恶政治集团开始了臭名昭著的镇压与迫害。我多次上访、讲真相,用我炼功以来身心家庭的受益事实证实大法的清白,但它们不许我讲真话,我被多次非法关押,也被剥夺了一个守法的自由公民在社会上应该享有的一切。由于造谣媒体的恶毒谎言和邪恶的政治压力,很多承受不住的常人和他们坚修大法的配偶离了婚,而我丈夫以对我和对大法的了解保护了我。

品行如莲花一般高洁的修炼者应该有一个安宁和睦的家、充满尊严的生活。修炼无罪,正告垂死挣扎的邪恶:我和所有正法修炼的大法弟子决不容忍你们毁掉法轮大法给与我们的幸福的家、幸福的生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