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言寸草心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受人之托,在这里讲一个我们这儿一位女大法弟子的故事。

她姓李(化名),五十二岁,山东省人,一九九六年初开始学炼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后,李姐就义无反顾的投入护法的行列中,为此她曾多次被所在县、乡恶徒抓去,遭受过各种方式的毒打,其中有两次被打昏。下面讲一讲李姐证实大法的故事:

二零零一年六月,李姐第二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当地接回后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转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六天,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她就主动抵制邪恶、连续绝食二十二天,但邪恶的看守所仍不放人,强行将她送至山东王村劳教所加重迫害。在進劳教所体检时,查出她有子宫瘤、肾滴水、高血压等一系列「重病」。劳教所实不敢收,县政府无奈只好将李姐从劳教所接回。

接回后,看她似乎已是「病入膏肓」活不了几天的样子,县政府怕承担不起责任,无奈之下派车送李姐回家。李姐所在乡三番五次的把她抓走,每次都是折磨的实在不行了再送她回家。这次李姐的家人看到她又被折磨的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于是再也无法忍受。李的大儿子气愤的冲送李姐的人喊道:「弄回去!人死了再找你们算帐!一次次的抓了去,折磨的不象人样了再给俺送回来,这是对待人吗?!」恶徒自知理亏,连连说好话,但李的家人坚决不要,恶人只好把她拉走。

走到村边,李姐让恶人把她放下,他们正求之不得,立即放下她,尔后溜之大吉。

一个月后,李在乡里赶集时再次被抓,被非法关押在乡司法所里。李持续发正念铲除邪恶,心中发出「谁看管谁麻烦,谁也看不住」的正念,结果第二天一大早,趁看她的俩个警察上厕所之际,李姐堂堂正正走出司法所。

从司法所出来后,邪恶的乡政府仍不放过他。在她走脱四天后,又被公安从她妹妹家抓走,并送到潍坊最邪恶的昌乐劳教所强行洗脑。

劳教所医院要给送進来的大法弟子体检,但李姐一身正气,宁死不配合邪恶,并持续发正念除恶,结果五、六个身强力壮的大个子将百斤不足的老太太抬到五楼,竟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体检完后,恶人们实在打怵再抬她,于是想让她自己走。李姐从容的说:「让我自己走可以,不过你们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喊什么你们就得大声喊什么!」这几个人已经累的不行,赶忙说:「行,什么都行。」就这样,李姐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异口同声的跟着喊了起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就这样,他们跟着李姐,从医院的楼上喊到楼下,当时整个医院里以及路上的许多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的目瞪口呆。

这次体检象上一次一样「不合格」,警察又只好将她拉回,在乡里关了两天就放了。李姐出来后又全身心投入正法洪流之中。在直接与邪恶周旋的日子里,她时刻不忘师尊的教诲,救度世人,从她身上真正体现出了一个正法弟子的朴实平凡而又无所畏惧的高尚境界。

她曾去多次非法关押过她的拘留所,把真相材料直接递给值班的俩个警察;她更多次去川流不息的农贸市场、劳务市场发放真相材料。有一次,她带着小孙女去劳务市场发真相材料,并高喊:「谁要福份?」话音刚落,赶集的群众竟一起围拢过来,抢着要材料。她被这群人本性的觉醒感动的热泪盈眶。她也曾去多次非法关押过她的政府派出所发真相材料,派出所的人问她:「怎么拿来这么少?不够看啊!」李姐笑答:「这很珍贵的,轮着看吧!」

李姐对大法坚不可摧的正念使她周围恶劣的环境不断发生着变化。现在李姐县里、乡里的人以及她的家人对她的态度都有很大转变,在政府所谓的「敏感」日子将要来临、上级指令抓人时,有的警察甚至主动给她「通风报信」。她的家人也由强烈的反对到了现在的支持大法,以至主动帮助做大法的事。她的俩个儿子原来因为母亲炼法轮功怕受牵连都不愿意收留她(因为「七•二零」后镇上派人推倒了她家房子,临走时还撇下一句话「炼法轮功的不用住屋」的恶语),现在儿子们都愿留她住在自己家里,并给她盖了新房子。

李姐的故事讲到这里。李姐识字不多,自己写不成文章,但她那颗对大法坚定、对师父坚信的金子般的心却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最应该具备的。经历了这许许多多,每当谈到她自己,问她在魔难中苦不苦时,她说她没吃多少苦。一谈到师父,她总是落泪,觉的师父太慈悲,为弟子及众生和世人承受的太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