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使我破除了旧势力安排

【明慧网2001年11月8日】我是一位乡下妇女,51岁。83年春节,我买了一张漂亮的仙女下凡年画。就是这张漂亮的年画给我带来一场特大的附体灾难,自称什么王母娘娘的干女儿,龙王爷的亲儿子之类的狐黄白柳都来了,折腾的我整天胡说八道疯疯颠颠,找遍亲朋好友所认识或知道的巫医都无济于事,去医院就说是精神病,十几年把我折腾得死去活来。三天两头躺在炕上起不来,我恨天对我不公对我无情,让我遭受这样的折磨,几次想一死了之,但又被救了过来。

自从98年4月经朋友引导我走上修炼的路,从那天起,师父就把附体给清理的一干二净,我再也不受附体的折磨了。我解放了,我得救了。我想大声喊:谢谢师父救了我,师父才是真正的大救星,谁不学大法真是世上最傻的人。从那以后我发誓这一生跟定师父学大法了,谁也别想动摇了我的心。当读到《洪吟》里“缘归圣果: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我全身沸腾,眼泪止不住流下来,师父啊,我为什么才找到您?!

99年7月法轮功被邪恶势力非法取缔了,当时有一些同修动摇不炼了,有的连说都不敢说,在家偷偷炼,也有人劝我悄悄在家炼吧,我看到这些我很难受。我没有怕,谁问我我都敢说,是法轮功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学!听兔子叫就不种豆子了吗?师父为了把我们这些世间的流浪儿带回美好的家园,师父遭了无数的罪都不觉得苦,我们为什么不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呢?但我学法不深,不知该怎么做。自从看了师父在明慧编辑部文章《严肃的教诲》中的谈话后,师父的话句句触动了我的心,我吃不好睡不好,惭愧得只想哭。我虽然不配称作一个好的大法弟子,但我决不离开大法。由于和别的同修联系少,接不着真相资料,所以我决定自己写,但由于只念了几年书,怕写不好,丈夫鼓励我:“师父要的是这颗心,不是字写的好不好。”从那以后,我经常写一些小报和标语,向世人讲真相。半年多没出什么问题。但是由于我们的不谨慎和执著,于2001年4月26日晚,我们三人在挂条幅和贴标语时,被恶警非法抓去。并抄了我们的家。在派出所那89天里我们遭受着非人的待遇。

于7月17日早5点左右,我们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我被非法判了两年劳教。一路上我们发正念想离开魔掌,但正念不强,有怕心,怀疑心,所以都没有成功。中午我们到了长春。下车后,我心里没有怕的感觉。劳教所虽然邪恶,我不怕,因为我是大法弟子。人家济公被坏人打时,都打睡着了。我们大法弟子更不怕恶人。我默背师父的话:“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我就不信邪恶能动了我。当时在医务室测量身体时,我心里很稳地发了一念:“我是神,你是人。你怎么能测量准呢!”一量说我心脏过速,太快。经商量后医生对送我们的管教说:“这个年岁大的拒收。”我真正体悟到正念的威力。正念使我破除了旧势力安排。我被释放了,所外执行。

我要尽快投入正法洪流中,“助师世间行”(《洪吟》“助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