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到北极(二)

格陵兰岛洪法系列报导

【明慧网2001年11月5日】三 、 善良纯朴的格陵兰人民

这次的洪法活动,使我感触最深的是格陵兰的人民。也许是因为地处偏僻,交通不便,使得整个人类心性大滑坡的洪流对那里的污染减弱了许多。那里的人们,热情、单纯、善良,对人没有设防与戒备之心。这样的社会风气,我们早已久违了。

这个感受在我们与当地人们接触的第一刻,就有了强烈的体会:

在我们到达努克的第二天,中午时分,拜访完一家报社后,走出门来,发现外面艳阳高照,街上站满了享受阳光的人们。虽然我们没有带着洪法的图片,只是随身带了一些传单,我们还是当机立断,决定利用这好天气进行街头洪法。我们就在地上简陋地铺上了塑料布,摆上传单和征签本,打开录音机,开始炼功。

不一会儿,我们已经被人们团团围住,人们好奇地纷纷拿资料,读了起来。有一个女孩,她指着 SOS传单上赵明的照片问道:“他现在还在监狱里吗?”我不禁为她看似偶然却并不偶然的问题心中一震。她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我们告诉她,现在整个欧洲,有许多善良的人们,在为了解救赵明,这位善良而坚定的修炼者,而奔走呼吁。接着,人们开始自动传递征签本,一个一个地签名。无需多解释,无需讲什么,人们敞开真诚的心扉是最容易与“真,善,忍”沟通的。这是我感到最轻松的一次洪法了,我们仍然在继续炼功,可是签名却以飞快的速度进行着。虽然我们只带了一本征签本,在短短的一个半小时中,签名的人数是140多,不到一分钟一个!这个速度在我们以后的几天街头洪法时,从来没有掉下来过,无论是天气好时,还是气候比较寒冷时。

一位妇女对我们说:“欢迎你们到格陵兰来”,另一位妇女说:“我要去和这里的政治家讲,来帮助你们。”


图片:努克市街头洪法

接下来,一批一批的孩子,有的在家长的鼓励下,有的自己向我们提出,纷纷尝试学功。甚至一位年迈的老妇人,也情不自禁地扔下拐棍,随着师父的口令,颤颤巍巍地做起了上下冲灌。

自那天以后,我们又进行过多次街头洪法。经常当我们结束活动,收拾东西时,还会有人来问:“我可以签名吗?”。以后的几天中,我们经常听到人们用各种方式表达他们的支持。有一位妇女在签名时说:“我们的心,在你们这一边。”

格陵兰人的善良,热情还体现在社会的各层人中。例如,因为对当地情况不够了解,我们事先没有与有关部门取得很多的联系。与政府,与媒体,与各个机构的接触,基本上都是我们临时上门请求的,可是我们无一例外地得到了热情地接待,只要能够做到,没有拖延,我们的要求一般都能兑现。

我们在格陵兰期间,除了电视台的采访外,当地起着非常重要作用的广播电台,也对我们进行采访,播出了积极正面的报导,播出时间比原计划长了一倍。当地的一家报纸,记者和我们约好采访时间后,意外地生病了,但是他们仍然马上派出了另一名记者,化了一个半小时左右,进行采访。正面的报导,在我们离开后登出来了,因为报纸不是每天发行的。

格陵兰的大赦国际主席,是当地知名的非政府组织活动家。我们在丹麦时就听到过他的名字。还未等我们去拜访他,在我们办展的第二天,星期天,他主动前来打招呼,并邀请我们去他家作客。(详细内容请见法轮大法到北极(三))

作为大法修炼者,现在我们对人们,对社会的评价,在心性方面是最敏感的。格陵兰的人民,他们没有受到太多污染的纯真本性,给我们这些修炼者带来了一股清新的喜悦之感。置身于他们之中,我们的心也变得更纯净。大家都感慨地说,格陵兰人的纯朴,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福份。这些善良的人民,最应该被救度。

我们在格陵兰期间,经常会被人们问道:“你们为什么会到格陵兰来介绍法轮大法?”经过与格陵兰人民的直接交往,这个答案变得越来越清晰,我们对师父洪大的慈悲与安排,感触益深。宇宙大法通过我们,与格陵兰人民结下了不解之缘。作为大法中的一粒子,我们深深感到自己责任的神圣,伟大。

四、给当地政府递送真相资料

22日星期一,文化宫的休息日。我们利用这个时间做向政府洪法,讲真相的工作。在丹麦时,由于情况不熟,我们只得知了当地政府主席的名字,准备了一封信及一套资料。前些天我们曾尝试与文化教育部会面,未得到回复。今天我们想再用临时叩门请求的方法,争取先与主席的秘书见面。我们的请求又一次顺利地得到了满足。就这样,我们的两个学员来到了她的办公室。

主席秘书热情接见了我们,仔细地听我们讲明来意,接受了我们给她的资料。她答应把信和资料交给主席。并解释说,因为这几天在准备参加哥本哈根的一个会议,主席的接见可能安排不过来。但她仍然认真地记下了联系电话号码,答应她会争取一下。

随后,她主动告诉我们,政府成员(各部部长)一共有7位,并提议说,为什么不把资料发给每一位政府成员呢,她可以替我们转交。这个建议当然使我们喜出望外,我们马上又准备了另外的6份资料和信,第二天送去。

自此,我们对格陵兰人又多了一分尊敬,政府的秘书主动建议,为我们递送材料,多么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