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天安门广场了愿


【明慧网2001年11月8日】两年来,看到一批批的大法弟子勇敢地走向天安门,我非常敬佩,也时不时地动念头想去。但是手头有大量的讲真象工作,加上对去天安门的意义认识不足,也有怕心交杂在一起,我一直没有迈开步子。

可是在最近,想去一趟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对法认识上的提高使我更加坚定。从1999年的10月底开始,我开始每天一讲地通读《转法轮》,现在已经是第60遍了,每读一遍,对法的认识都加深一些。我想既然我曾发愿助师世间行,我就应该去兑现我久远前的誓言。

刚好最近我要变换工作,真希望在此期间能有一段时间。正念一出,师父就给我做了安排。周一我失去了一份工作,值得欣慰的是我让这个单位所有的员工都看到了真象资料,不同程度地扭转了他们对大法的看法,有些转而对大法持非常正面的看法,这为他们的未来奠定了美好的基础。周二开始各项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周三准备出发,临行前,接到了两个电话,一家是约我面试,我决定推后,否则就放弃。另一家曾面试过,我答应下周一再去谈一下,然后就上班。处理完这一切,我就出发了。临行前,请不能与我同去的父亲(也修炼)帮我发正念,也请他放心,相信师父会做最好的安排。

从离家的那一刻起,我就要求自己正念正行,时时发正念。一路上,我把师父的新经文读了三遍。对于不时涌出的怕心和执著,都灭掉。比如脑子中闪过一念:如果被抓了怎么办?我马上就想:去掉这个想法,我在做最正的事情,不应该被抓。我还发了一念,一路上要畅通无阻,任何时候都不许邪恶靠近我。

到北京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吃了一碗面,带着做的横幅坐上开往天安门的公交车。一路上我觉得自己非常清醒,一站站地靠近天安门了,心中一个声音说:现在退还来得及,但立刻就想: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把横幅打出来。

提前一站下车,熟悉一下环境。摸了摸横幅,居然粘在一起,临行前匆忙,油漆还未完全干透,在袋子里把它分开。然后一步步地走向天安门,穿过地道,看到几个便衣。广场上有不少游人,也有依维柯,从旁边走过,看到里面坐了几个人,正虎视眈眈地对着广场。

走到纪念碑一侧,摸了摸横幅,可没敢打出来。毕竟与以往做真象、讲真象不同。我在心里说:师父,我来了,可我打不开横幅怎么办?围着纪念碑,我转了一圈。已经快四点了,太阳斜照着广场,一个人走过去,旁边卖风筝的人招呼他:下班了?穿着便装,在天安门上班,卖风筝的人还挺客气,八成是便衣。依维柯又耀武扬威地在广场上横冲直撞,赶得卖风筝的四散奔逃,然后掉头朝天安门开去。我停下来,犹豫着,可我还是决定要把横幅打出来,否则我会永远后悔的,因为有这一次机会是非常不容易的。

我开始低头整理袋子里的横幅,然后下定决心,猛地把横幅打开,面对游人,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然后看看周围没有什么动静,我就收起横幅,离开了广场。心里非常轻松、高兴。

找到朋友、亲戚,向他们洪法,然后准备回家。买票上车,快开车时,看到一群警察驱赶着一群人离开站台。火车开出三个多小时后,突然停住,上来了几十个警察,挨个检查身份证。我来的时候没带身份证,但我在北京亲戚家有一个旧的身份证,往家打电话时父亲一再提起(也是师父点化),当时我随手带上了,后面就用上了,顺利过关。

近两个小时后,警察离开,结果火车晚点四个小时,夜里十二点才到达。公共汽车停运,只有中巴。出站正不知何处坐车,一抬头,路旁边就停了一辆我该坐的车,我很感动,谢谢师父!回到家,家人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这趟正法之旅,我体会到,只要我们有这个心,师父就会给我们做最好的安排,我们只管正心正念地去做好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