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护法之路


【明慧网2001年11月9日】99年7月20日是中国大陆开始全面邪恶镇压法轮功的第一天,在市政府门前我见到有些鞋子放在路边而人不见了,据说人是被警车拉走了。有大法弟子在哭泣,警察驱赶大法学员像当年的日本侵略军追赶中国老百姓。我在队伍后面稍微走慢了一点,警察先是用手推我,走一步推一下,后来又将我的头与另一大法弟子的头对撞一下,接着又推,我的眼泪流下来,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不明白为何做一个好人要受到如此对待,如此侮辱。警察凶狠地拽男大法弟子的头发,并打人,我心如刀绞。

我们被带到一个偏僻的小学校,没给什么答复,夜里十点多钟才放人。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处于痛苦、迷惑之中,好像憋得喘不过气来。10月份我想到不能再忍受媒体对大法的诋毁,对师父的侮辱,对学员的迫害,踏上进京上访之路。家人派北京亲属在北京车站将我带到他们家中监视起来,我将大法书藏在身上巧妙地走了出来。直奔天安门。从天安门步行去信访办路上遇到3个大法弟子,我们一起往信访办走,接近门口,一群人将我们几个人分开,我说学法轮功要上访,有人问我从哪儿来,我不说,他们不让进,让我走开,我沿原路往天安门走,忽然看到一本《转法轮》放在路边,我拾起来,一个人就向我冲来,并喊:“我的书,你要买拿300元。”我说可以,他笑,一下拿走书,摆一下头让我快走。原来他是利用这种方法诱捕大法弟子,根本没有想了解法轮功并解决问题的诚意。我向天安门走,路上一人推自行车跟着我,我就向他问路,同时告诉他法轮大法好。他问我姓名,住址并要给我找工作,我警觉他是一个便衣。他跟着我,我讲大法给人类带来好处,他直点头,但靠近我时,用手拽我,在碰到我衣服时,就听“啪”一声,他的手一下缩回去,并露出畏惧之色,我意识到师父保护我,大法显神威,震慑了坏人,我笑了,平静地告诉他: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不敬的人要遭报。在天安门广场,我转了几圈,希望能摆脱那个跟着我的人,并希望找到同修住处,天越来越晚,很怕由于我的不慎将便衣、坏人和危险带给同修,没有完成此行的目的,不知该向何方,因此而犹豫不决时,忽然看到那个跟着我的人依然在远处,我觉得这一切如此荒唐,从不做坏事、不与警察打交道的我竟成了追踪目标。

我拦住一名穿绿色军装的天安门警察并告诉他我被人跟踪,那个跟踪者很可能是坏人,并说我是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弟子,之后我看到警察与那个跟着我的人交谈了一会儿,转身告诉我,那人在工作,肯定了他是一个便衣。用对话机叫来一辆车,这期间我是可以走掉的,但因我当时不明白“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的法理而配合了邪恶,落入旧势力的魔爪,被车载到前门派出所。我跟他们洪法,他们没啥反应,只问我姓名地址,我不说,他们就将我的手一只从肩头向后,一只从腋下向后用铐子铐上说是背铐。我被命令靠墙站着,从手沿臂至肩,说不出的疼痛。我想着不妥协,不能发生有辱大法的事,疼痛就不太严重了,一会儿,他们将铐子打开,手因血液循环不畅而僵硬变形。慢慢运动后才渐渐恢复知觉。好多人跟我讲话,我向他们洪法,他们有意无意提到我的姓名地址,我明白了他们不是真的想了解、关心大法而是让我说出姓名地址,将我送走,这和信访办便衣是一样的,他们翻我的包,衣服袋,想找到一些线索,但却什么也没有,我已将身份证,车票等东西扔掉了,我说普通话,他们大都认为我是北京人,我坚持不懈地笑着说话,善意指出他们的错误,没想到他们会伤害我,因为我在尽全力解释并拯救他们。他们四五个人商讨后推出一个叫华子的人教训我,他走近我忽然举起手,我冲着他笑,没有怕,他的拳头在落到我脸上的瞬间停住,他转了一圈,又伸出手掌又放下来,反复几次,便出去了,我寻思他们吓唬我,并不在意,反觉挺有意思,现在想是善和慈悲的力量使邪恶融化了。

他们将我送到大铁笼子,里面男女坐在一长凳上但都不是大法弟子,我想他们是得过一些指示,我进去后他们让我坐下,并问我姓名住址,我悄悄把大法弟子的电话号码撕成碎片扔到椅子后,接着告诉他们大法真相。一会儿来了个警察说为了我的安全要把那几个不知犯了什么罪的人拉到郊区放掉。并说他们是跟我沾了光。警察不让我休息,反复跟我说话,又招来各地驻京办的人跟我说话想套出我的姓名住址,我抓住这个机会洪法,只要有人来我就讲大法真相,警察反复说要配合他们的工作,他们很累,我看到他们多数是正邪不分,助纣为虐的工具,没什么善念。我便坚持不说。他们将屋中灯关上,给我戴上手铐,用绳子系在手铐上,吊拉起来,脚尖刚点地,忽然间全身重量压在手腕上使我想到自己好像要变形了,不知道警察躲哪去了,世界好像没人了,我心里喊着师父,一会儿,来了个人,用手揉我的手,疼痛稍微缓解了一些,不知多长时间,将我放下来,又开始问我并以毁师父照片威胁我,我善意告诉他们不可以这样做,心中祈祷快不要这样了,他们停下来,不了了之。跟我谈了一会儿,就走了。一会儿抓来一个定为流氓的人,将其用绳一圈圈从身到脚捆起来,倒在地上又踢又打,并观察我的反应。我想我没有犯错误,不会这样待我,他们见我没啥反应,就将那人拉出去放了。将我铐在铁笼里站到天亮,有人看着我,没吃没喝,但精神很好,凌晨看管人员将手铐打开让我睡一会儿,说白天要审我一天,见我冷要拿衣服给我穿(我没要)又拿来半瓶热水让我喝,他说他看过《转法轮》,知道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他送给我一本小的《转法轮》,并说如果没书,可以跟他联系,他可以给我,因为他们没收了很多大法书。我为他的善念未泯而高兴,为他未来的美好而祝幅。

第二天,我被背铐两次,放下来时,手伸不直,整个黑紫色,大拇指麻木至今没恢复,我觉得该说该做的都做了,就不想再与他们纠缠,不再说话,要求睡觉。他们让我站着,用手指敲脑袋,一警察说会点穴,使人不困,就在我身上、胳膊、手上点、按、捏了几下。近中午时忽然来了20-30个法轮功学员,铁笼子一下满了,大家背法,陆陆续续有人被接走了,近傍晚警察要将我送走,由于当时不能清楚认识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看到有同修报了姓名,就找警察,主动告诉了他,几分钟后被带到所在地驻京办,被送回当地加重迫害,历经十六个月的艰难历程,逃出魔窟汇入正法洪流之中。

我体会到,时刻坚信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正念对待迫害,把自己当做大法中一粒子,什么关都能闯过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