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破迷--我的得法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1年12月2日】转眼间得法实修已经三年有余了,一路波波折折走来,多少次峰回路转豁然开朗,过关时又是辗转反侧。最近向一老同事讲真象,电话里却听得一声“不感兴趣”。深感仅寄资料是不够的,为此把自己的修炼心得写出来,证实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

其实96年我就在同事那儿看到《转法轮》一书了,翻了翻,也没在意,只觉得史前文明的论述挺有道理。

可我自小就体弱多病,虽大病没有,但小病不断。大四时平均一周上一次医院,工作后年纪轻轻居然就气亏血亏。97年春节回老家,回家半个月,病了十五天。病的滋味当然不好受,烦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见此情景,父亲劝我跟他炼法轮功,一看父亲红光满面,早就白了的头发长出了黑黑的发根,脸上和手上的老年斑褪掉不少,走路比我都快,这功不错呀!我妈也劝,那好吧,我也炼炼。大年初一,除母亲外全家开始学功。到晚上,我的眼睛就开始发痒,揉揉,还痒,再揉揉……哎呀,两眼全肿起来了。第二天不能出去拜年了,可弟弟回来告诉我,表姑(也修炼)说我可能跟法轮功有缘份。

回单位后自己炼,也就炼炼动作。这样断断续续地坚持。

98年生孩子后就不炼了,但我经常一做梦就是厕所,到处是大粪,恶心懊恼,可也不明白为什么老做这样的梦。休完产假上班,父亲来帮我带孩子,他很快在附近找到一个炼功点,慢慢地我也跟他一块去,后来又参加学法。明白了原来那些梦是师父的点化,要我返本归真往回修。当然恢复炼功后这些梦就不再出现了。

修真善忍当然好,真诚、善良、宽容、忍耐,这不挺好的嘛,可是我从小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讲佛道神就没法接受,心想炼功就炼功嘛,干吗还要修心性呢?这精神与物质没关系。我就问炼功点儿上其他人:你怎么开始炼功的?你怎么会相信有神存在呢?当然我也问父亲这样的问题。

父亲告诉我他见过一个真疯的例子(《转法轮》中有论述)。至于佛,印度语是“修炼觉悟了的人”的意思,是高级生命,不迷信。另外空间我相信是存在的,要不然飞碟及其他神秘现象怎么解释呢。

看到父亲和炼功点上其他人的变化也引起了我思考:头发变黑,老年斑褪掉,绝症病人很快痊愈,人变年轻,这在医学上是很难做到的,注射激素能起点作用,而他们只是举举手、盘盘腿这些简单的动作就能做到,很多人只要听讲法录音、看录象就出现剧烈的身体变化,这都是不合常理的,换句话说,修炼是超常的。

炼功为什么要修心性呢?从哲学上讲,物质和精神是分开的,看看大法书再想想:现代科学认为人思维时发出的是一种脑电波,也就是具有物质性,那么思维是精神的,同时也就是物质的,二者是一性的。所以精神的提高会带动物质的转化。再说了,炼功到高层次就是修炼,我莫名其妙地就是很喜欢修炼这个词。

就这样一天天地走进了大法修炼。

有一天晚上学法时间,我们到辅导员家去听师父的最新海外讲法录音,听着听着,就听到师父讲到了佛道圆满的几种方式,其中有“虹化”。我一下就惊呆了,原来是这样!刚好前一段时间读到一篇西藏雅仑河谷的报告文学,说大连的一个女孩子高考前因为梦到布达拉宫而考入北京民族学院历史系藏学专业,后来又进藏,成为一个编辑、作家,她碰到出禅定的高僧治愈了背痛。一位活佛本来要走了,应众弟子的请求答应在人间再留十年,她疑惑:他怎么可以知道自己的生死呢?十年后果然活佛在大殿上化作一道光,1.7米多的身体瞬间缩成一尺多长,这就是虹化(西藏的其它书也有记述,有不少汉人也见过此现象)。我看后印象深刻,也非常不解。可师父的讲法一语道破天机!

我瞬间就象被定住了一样,师父的声音不高,却象在我头顶上响起了一个炸雷,把我三十多年教育、经验形成的壳击碎了,一片片地落下来。接下来的几天,我头脑中不断回旋着师父的话和“原来是这样!”的感叹,机械地吃饭、做事,吃饭都品不出味道。

我开始看书、修心性了。工作认真、专心,不再抱怨、发牢骚。别人不愿干的活我就接过来干,不再计较待遇高低。碰到矛盾首先检查自己,处处为别人考虑。以前对不喜欢的人就不搭理,现在则很包容,有耐心。采访中收到的红包就给单位买办公用品或用做部门经费,而不是揣进自己的腰包(出于一些特殊原因,没有当面退回)。非劳动所得一概不要,也没开股票帐户(证券公司利用内部消息牟利可太平常了)。我还告诫我爱人不要接受别人因他管工程给予的好处。结果我的人际关系有了很大改善,在单位里上上下下的人缘都很好,同事碰到矛盾争端也愿意让我去化解,他们说跟我在一起工作很踏实。即使后来单位因为恐惧和担心把我开除,老总仍然佩服我的气度,称赞我的工作表现。这就是真善忍的力量吧!

在谈到4.25时师父说:“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作敌人。”我也这样去做,希望今后能做的更好。

99年6月份,我来到Z市,进了一家网络公司,可以看到大法网站了!有一个美国弟子的心得对我触动很大,他独自到美国,早期周围没有同修,就是每天一讲《转法轮》,提高很快。于是我也从99年10月底开始通读《转法轮》,每天一讲,开始精进,一遍遍地读下来,发现其中是层层的天机和法理啊!书是常读常新。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

身体也好了起来,特别是经过了一场大清理后。

2000年2月26日的晚上9点,就象来例假一样,身体开始出血,可一会儿就发现不对了,出血怎么来势汹汹,一股股的血涌出来,夹带着一块块的黑血块,间隔期血就象没关严的水龙头一样滴答滴答地往下流,有时觉得快结束了,可接下来下一股血夹着黑血块又涌出来。我见过父亲经历的一场持续近十个小时上吐下泻的清理身体,所以并不惊慌。弟弟坐在客厅看电视提心吊胆,时不时问一句:怎么样?要不要上医院,我说没事。这样一直持续到半夜两点,我开始感到天旋地转,直冒冷汗……,然后开始上吐下泻。终于停住了,三点我被搀扶着上床睡觉。早上起来仍然感到眩晕,一头撞在门框上,然后重重地摔到在地上昏了过去。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趴在冰凉的地上,想不起发生了什么事,爬起来到床上睡了一觉,中午醒来后就彻底好了,虽然脸色煞白,但身体感觉已经一切正常了。整个过程不到24个小时,不用吃一粒药就过来了,真是奇迹呀!更妙的是,从此以后我就身轻体健了,干什么都不累了,走多远都很轻松,精力旺盛的单位年轻人都比不了我。

如果不是自己亲身经历,真不会相信大法如此神奇。法轮功确实是超常的,而我只是初浅地体会到了一点而已,其它还有一些体会和经历就不讲了。更高深的需要实修才会看到。

师父在书中讲得明白:我们也不讲治病,但你带着一个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们要给你净化身体。

法轮大法确实是超常的法,请放开心胸,破除僵化的观念,去体验一下吧。千万不要盲目地反对或否定它,使自己错失这千古难遇的机缘。

我曾思考过人的来源和终极何在,但没结果。翻开书,“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要去哪里?”哲人痛苦的嘶鸣在旷野回荡。“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历史留下了苍凉而孤独的背影。在《春江花月夜》的旖思中,人们还是有这样的发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现在终于得到大法,那感受就象一位海外同修所说的:历时千年,终得正法,从此生死无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