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年轻干警的得法故事(上)


【明慧网2001年7月2日】我们四个是所里最年轻的干警,经常在一起说话,关系难免密切些,有人开玩笑说我们是“小四人帮”。小莫年龄最大,小伙子大块头,小时候还跟一个老头学过几天武术。后来老头说他没“武德”,不教他了。但就凭他那两下子,还真在我们所里横冲直撞没遮拦了。小王比他小一岁,瘦高个儿,走起路来一摇一摇地,说话两面光,做事看风向。小秦年龄最小,在现今这个时代像她那样朴实,不讲打扮的女孩子已经不多了。小秦平时很节俭,省下的钱都交家里了。老所长董老头快要退休了,也没雄心大志往上爬了,可是对我们却比那些年轻所长要严得多。人家都说他身体不好,头脑也不好使,对上级不会来事儿,对下级不会笼络,不然早就跳出这个小派出所啦。但我总觉得不是那回事儿。每次他对我说话时好像都知道我想什么,他那表情好像总是说:“我知道,我什么都见过啦,什么都经历过啦。”

自从99年7月份,就不断有法轮功的人进京上访。按罗干的命令,来一个抓一个。有的甚至还没有来,因为走漏了风声,人还在四川或者广州,就已经派人在北京火车站等着,一下火车就被“请”走了。小王解释说,这就是江泽民最得意的一招 -- “把他们消灭在萌芽状态”,将来说不定江泽民就靠这一招成为“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列主义”的伟人啦。小秦不同意,说这一招太狠太损了,而且太露骨,毛泽东邓小平都不说这种露骨的话。再说,还没有萌芽,你就知道是香花还是毒草啦?不准上访的人说话,来了就抓,就关,然后就送回去劳教,判刑,也太霸道了。小王一听,又顺着小秦说道,“是呀,我原来觉得江泽民是个知识分子。哪知道一出手就这样凶啊。”我怕这样说下去惹祸,赶快叫大家别谈政治了。小莫不懂也不多说话,只有一句口头禅:“管他谁对谁错,拳头大的是大哥。”

本来以为一抓一关加劳教,法轮功问题很快就解决了。谁知上访的人仍然绵绵不断。这些人好像不怕抓,也抓不完。有些人已经来了几次、抓了几次了。后来连我们这个偏远的小派出所也忙乎起来了,不断地有人被抓进来,审问后送回原地。等到江泽民发了话要“往死里打”以后,送回去的就没几个能走的,有些我看抬回去也活不了多久。每次抓到人,照例是小莫出手,小王出口,小秦拿个本子作记录。我胆小,不会打人也不会骂人,只好团团转张罗张罗杂事,表面上挺积极的,实际上想避免正面冲突。

随着抓的人越来越多,小莫打人也越来越狠,真是把看家本领都使出来了。有时把对方直打到鼻血长流,口吐鲜血,一身青紫,还不肯罢手。有的妇女体弱,三两下就被打在地上起不来了。他说这是“实战练习的好机会”。每当这时我就想,幸好当初那个老头有眼力,尽早将小莫逐出师门,让他没能学到更多更厉害的招术,要不早就打出人命来了。记得小秦刚来时,小莫就对她伸手动脚地不礼貌。被小秦骂了几次,后来倒也没有再犯过。现在一抓到年轻妇女,小莫就踊跃上前去“搜身”。直到对方骂他“流氓”时,他便使出浑身解数“往死里打”。有的妇女没有骂“流氓”,皮肉之苦少吃了一点,但哭得比那些打坏了的妇女还伤心。我明白,如果所里没有别的人时他会对那些妇女干出什么事来。

自从传出江泽民的指示“打死了白死,算自杀”以后,听说城里那些干警已经完全没有章法了。打死人都不追究,还有什么事不能干?小莫虽然是个大草包,但这么明白的道理也不会想不清的。小王没力气打人,就发挥他的口才破口大骂。越骂花样越多,平时从没听他说过的脏话,滥话都骂出来了。虽然我也觉得对这些人狂打滥骂地不应该,他们毕竟不是犯人,只是上访告状;但心里有时也挺反感他们,因为他们这样无休无止地上访,就让我们这些人一直紧张下去,轻松不了。有时节假日也弄去值班,不能和家人团聚,想起来就气。

但禁法轮功已经快两年了,法轮功不但没被根除,至少在国外的声势反而有增无减。原来不太知名的法轮功网站,如明慧网,正见网等,早已是人人皆知的了。听说江泽民也挺懂英特网这类玩意儿的。他把国安部的人叫去大骂了一通,说他们连英特网都不会;接着就指示要加强英特网的管理和网上监视。现在可好啦,连我们这里也搬来一台计算机,让小秦一有空就上网盯着明慧网的动向,特殊情报及时汇报。从那以后不久,小秦反而不太说法轮功的事了。问到她法轮功在干啥,她总说,洛杉矶又开会啦,加拿大又游行啦,华盛顿还有什么蜡烛守夜啦,好像对国外的事挺有兴趣的,但从没有发现什么可以利用的情报之类。

我开始纳闷,想不通。这些法轮功的人干嘛总来上访呀?上访告状不就等于告江泽民吗?是他下令抓人,打人,关人,判刑的。你明知告不准,还坚持要来,不是太傻了吗?但你说那些农民老太太,小孩子不明白,可有许多是年轻人,还有高级知识份子呀!还有一些乾脆就是党内的干部,甚至老革命,他们能这样不懂事吗?他们搞政治、干革命的时候,我们这些小年轻连原子分子都还不是呢!

他们口口声声说《转法轮》是宝书,拯救了他们的生命,拯救了他们的心。有许多人被抓被打时根本不在乎,可要收他的书时,就死也不干,好像比要他的命还难受。我开始对这本书产生好奇。有时没人的时候便把收缴来的《转法轮》随手翻一翻,偷偷看几页,一有人来便赶快放下。第一次拿起这本书时有点失望。原来他们说的宝书就是这个呀!印刷,装订,封面设计都太平常了。但回头又想,这样的书他们还当宝贝,一定有些特别的东西在里面吧,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偷看下去。记得第一次翻到的地方是说,在高级生命看来,人活着不是为了当人,而是为了返本归真,要返回去。还说人是从很高的地方一点一点掉下来的。我当时就楞住了。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呀!不是没有想过,而是压根儿就没有听说过还有这个问题存在。但高级生命啥样子,怎么返回去,当时有人来了没来得及看。后来知道了,返回去就要修心性;修心性就是首先要作一个好人,甚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难怪这些人被抓后,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原来是从这里来的。更奇的是说,人都有两种物质叫做德和业力,一白一黑,它们决定了人在世间的物质享受和身体状况,任何病都是业力干出来的。看到这里,真是庆幸自己不会打人也不会骂人,不然又要丢多少德呀。有些东西我一看就觉得说得真对,没有更对的啦。有些虽然半信半疑,但凡是叫人作好人的话,我看都没问题;因为我妈没受过什么教育,从我懂事起,到她不久前病死,她对我的全部教育就只“做好人”这仨字。 这样偷着读,心里憋得慌。有一天我终于大著胆子,乘人不备的时候,把一本收缴的《转法轮》藏入手提袋里拿回去了。回到家里一身都是冷汗。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