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法轮大法是千真万确的(译文)


【明慧网2001年10月27日】我第一次听说法轮功是在中共刚刚开始镇压的时候。我读了一两篇有关的文章,看到电视上一个人说法轮功不好,他不炼了。当我看他时,我真为他难过。后来别人告诉我他还在炼,当时他说不炼了是怕连累家人。他后来发表了一篇严正声明,声明以前不炼功的言论作废。我经常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到互联网上查,找到了明慧网,在网上我从头到尾地读了一遍《转法轮》。我记得目录页上每一章的链接都变化着颜色,直到我读完全书。坚持读完全书看来很重要。本地的学员在不同的报纸上登广告,广告上说在不同的地点有免费教功班。我第一次去教功班,忐忑不安。那是一个图书馆,离我还不很近。我曾学了很长时间的空手道,所以一进门时,我鞠了一躬,一个中国男子笑着告诉我,这里不用这样。

教我的学员举止从容、态度温和,他的皮肤非常好,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当他们演示第一套功法的第二个动作“如来灌顶”时,我感到有股能量从我头顶冲下。那种感觉非常温和然而力量强大,仿佛纯净的水顺着我的两臂,冲过我的全身。这是我对法轮大法的第一次体验,它让我相信法轮大法是千真万确的。

几个月以后,我参加了九讲班。当李老师讲到开天目时,我感到前额有股强有力的钻劲和压力。我一直用手压着前额。后来,当李老师在录像中出现,我看到金色的图案旋转着从他身上飘出。如果闭上眼睛,我仍能看到。他们看起来好象是佛,立右掌于胸前,发正念的姿势。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他们,我就象书中讲的那个悟性不好的人,在演讲厅里看到法轮象雪花一样飘下来,但他却不相信。我象他一样,我对自己说:“我不信这些。这只是录像上的余像,光线的效应或是你自己的想象。”

九讲班结束时,其中的一名学员邀请每个人每周到他家去聚一次。他和他的妻子那么大方热情,使我永远难忘。他们向我展示了“真、善、忍”的风范,更重要的是他们告诉我要反复看书。那时迫害已经开始,并且一步步地升级。目前的迫害简直不可想象。我在这里修炼,平和又安全,而在中国和我一样的修炼人,他们没有任何企图只是修炼自己,却受到勒索、强奸、折磨甚至被杀害。我们通常在中国文教中心炼功,一天晚上那儿的门锁上了,我们就在停车场炼功。一个警察开车过来,照了照我们就离开了。我们很安全。我们知道这在中国根本不可能。

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我多年有病。我曾有好几个痼疾,一把一把地吃药,依赖医生。我开始炼功时,希望能治好这些病,后来我有了不同的看法,我心甘情愿地承受李老师给我留下让我自己消的业力。我的几个痼疾象背痛、脚脖子痛、腕骨并发症、头疼及酸性回流都已经好了。

发正念是李老师的慈悲。我们可以一起清除一切邪恶。亚特兰大学员最近有一个聚会。当我到时,他们已经静静地准备发正念了。我坐下来清理我的思想。突然我感到我仿佛我溶入了温暖的琥珀或蜜中。我不能动,感到非常安宁。温暖的射线从我的后背和肩膀射出。当我们在一起时正念之场非常强。我想学员之间互相交流和共同做事是很重要的,在正法中我们每个人都起着管道疏通的作用,我们的话能够对别人有启发。

最后我想说的是随时随地做洪法工作。在家里、在单位我尽量表现很好,我的各种欲望、执著心看起来失去了力量。我把传单发给我们图书馆系统内的所有图书馆。给经理们写信,希望能为图书馆的顾客开教功班。我在墙上贴有关大法的资料,我告诉同事们绝食的事。我给500名员工发电子邮件,介绍大法。由此还引出一些对话,很多人在交谈中展现他们善良的本性。我的父亲病得很厉害,但是他问我:“你那些在中国被抓的朋友们怎么样了?他们那么好。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我希望更多的人能有机会了解,并用他们的善心来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