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来世间,得法已在先”

一位日本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 (之一)


【明慧网2001年8月2日】我先生是个日本弟子。九三年与我论及婚嫁时,告诉我他在转生中的一世曾是唐代高僧,那时与我结缘於日本,我俩同修佛法,亦师亦友一世。九七年,他带我回日本奈良市,两人走在寺间步道,问我可记得前几世的此情此景,当年我俩走在步道间切磋琢磨佛法,然而,我早已不复记忆。在我得大法後的一年,他开始真正进入大法中修炼,以下就谈谈他修炼中的体会及小故事。

珍惜大法修炼的机缘

我在九九年4.25事件发生时,看台湾的报导後得法。得法後,他开始告诉我,历史上有许多人都隐约明白人世不是归属,但是苦无师父,枯坐冥想,不知如何回家,苦苦钻研,终不得道,郁郁终生。他看到我修炼初期变化之大,对大法和师父伟大的威德十分震撼及尊敬,看到法轮图形後,终於了解从他儿时一直到中学,总是看到有一个闪闪发亮的金色圆状物是什么了。尽管如此,他并未因此学法炼功,我问他既知大法万载难逢,为何不进入大法修炼,他总是不肯正面回答,只是要我在法中精进。在修炼中,我也常告诉他师父的法理与他分享我对法的理解和修炼的心得,他对我所讲的很能理解,虽未入门,在法理上已与我比学比修,此生在修炼路上竟又是个良伴。但是我对於他迟迟不学法炼功感到遗憾,总是鼓励他开始修炼,不理解他数世前的一个唐代高僧,生在大法洪传时,又得人身,明知机缘难得,为何不修炼大法,他被我逼急了只说「我慢慢来,再修一千年也无妨」。

直到我修炼後的一年左右,他终於开始读法。一日他红著眼告诉我:「你以为我不想得这个法吗?但是你知不知道,一旦打开了书,读了李老师的法,他就开始为我们承担。我自己的业力,怎么能让别人承担?历史上修炼人的业债都是扎实地自己去还,你们修炼得如此之快全都靠李老师的承担,但是我的业债就该我自己去还。」面对当时还不是弟子的他的这段话,我一时哑口,无言以对,让我更体会到该如何严肃地对待自己的修炼和珍惜得到大法的机缘。另外,对於为何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修炼觉得不公,百般阻扰,也因此很能理解。後来他开始学法,也是因为突破这个想法,知道师父度人,就是要人得法返回去。然而开始学法的他,总不炼功,有时像个小孩儿似地告诉我,师父身穿教功带中的金色黄服出现在他面前,微笑看着他。我鼓励他做个真正的大法弟子,他则说,是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师父说了算,对於学员常将大法弟子挂在口边,不以为然,觉得许多人是在说大话。直到今年初他终於才开始炼功。

高层生命犯迫害大法的罪

他在修炼过程中逐渐清醒,知道自己当时决定下来,是因为发现所在层次的宇宙已经不对劲了,可是其他同一层次的生命不相信,很多没下来。前几个月这些个生命找上他,是因为发现所生存的环境起了变化,觉得危险,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便向这些生命说明师父正法一事,叫他们一定要相信,不要做出任何对大法不利的事,如果相信的话,再向其他生命洪法,还叫他们赶快去做。

没多久,在我们看师父讲法录影带时,他告诉我他身後有一大堆高层生命一起听法,师父讲法层层都在听,不理解为何他们跟在他身後听法。看完师父讲法录像带後,我们准备休息,这些站在他背後的生命都不肯离去,对他表明还要听法,但他说他隔天还要上班,不可能彻夜听法。当他告诉我这事时,我就劝说那我们就少睡一些,多听法,好让他们跟上,但他不以为然,生活作息照常。接著几天,他又告诉我站在他背後的高层生命越来越多,密密麻麻,一望无际数不清有多少站在他背後听法,他们其中有的在听法中表现得十分痛苦挣扎,仿佛觉察到自己已经做错了事;有的只是表情木然,十分绝望;有的则是平静听法。不到一星期的时间,他很惊讶地告诉我,站在他背後听法的许多生命都变成了石像,与死了没两样,情境令他惊讶,其中有对大法犯了罪的,已定了位,遭了报。

正念除恶

修炼前,他便常告诉我他除恶的事。他说来找他的魔,都是来送死的居多,多半都是“见光死”的魔,一天他可以除三四百个,还会告诉我详细除恶的数字,我问他为什么要算除多少魔,他说来找他的魔多半排著长长的队伍,真是排队等死,因为他们手上还带着号码牌,所以一天除到第几个,一目了然。有时来了比较大的魔,就非得拼杀打斗不可。他相信他在宇宙一定空间中除恶曾是他的天职,因此他除恶是非常自然和出自本能的。当我告诉他师父的新经文关於弟子发正念可助师除恶时,他的个人理解和经验是,除恶时,不要有任何杂念,不要怕,不要去想该如何除,如何才有效果,就专心一意除恶,念著师父赐给我们的口诀,就威力无比了。至於那个最邪恶的头子,他早死了,没什么好讲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