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彷徨、直到正法修炼

【明慧网2001年9月30日】请允许我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得法经过,“7.20”后的彷徨,及在正法修炼中的体会。

一. 得法经过

我的妈妈由于化学中毒,身体状况很差。她对温度非常敏感,容易感冒。在我记忆中,母亲未曾和我一起去逛公园。一年四季,我家里中西药一大堆,几乎每日弥漫着中药味。为了治疗母亲的疾病,我学习西方医学,姐姐学习中医。我们用所学知识,并请学校的专家教授给母亲治疗疾病,但她的情况始终没有改善。同时我们又寻求其他辅助方法。我在12岁时就习炼太极拳,并教给母亲。之后我们又先后学习各种气功,但效果不明显。

97年暑假,我一进门,父母就说他们炼法轮功,并向我推荐。我当时认为气功不就如此,我自己都可以创编一套功法。以前练功没有给母亲治好病,也没有给我打开天目、帮我透视人体做手术。母亲说,“你看我身体现在怎么样?”的确让我吃惊——母亲可以在开窗户的房间里坐了,真神奇。妈妈说:“你要感兴趣你就看书吧。”奇怪的是母亲没有象以往一样非让我学不可。

这些变化吸引我去阅读《转法轮》。我一天便看完了,自此,我对气功,医学,人生,宗教等等都有了崭新而正确的认识。的确,人生观,世界观彻底改变了。从此我不再追名逐利,我开始约束自己,提高心性。原以为自己本来就是个好人的我,离“真善忍”的标准相去甚远,但我并不是消极,相反我更积极地学习生活,我只是把花在与人争斗、嫉妒、抱怨的时间更多地来学习和工作。

二. “7.20”后的彷徨

江泽民集团迫害诽谤法轮功时,我还在国内,面对一天24小时,持续近两月的揭批,我的反应是电视台是错误的,明摆着的栽赃陷害。当时我想每个法轮功修炼者均知道这是一派胡言。但听得多了,有时产生了一丝疑惑。再加上长久以来的人生哲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心想何必鸡蛋碰石头,自毁前程?

这时一切手续齐全,1999年9月来到美国。到美国后,在一基督徒家中居住,开始查经。我开始在法轮功与基督教间抉择。开始想基督教有2000年历史,又是师父讲的正教,不如作基督徒吧,也可以作好人。但我想法轮功教我作坏事了吗?没有,而恰恰是法轮功教导我如何去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我的心境越来越平和,忧虑没有了。而且看《圣经》时常觉得所讲的只是《转法轮》的一些反映而已。

依然放不下法轮功的我又开始浏览法轮大法网站。读到的是法轮功修炼者上访而被抓,被打,被非法关押,我被他们的正义感动得泪流不止。不断读着这些正义而又不偏激的文章,我扪心自问,他们是为自己吗?我也认为当权者错了,我敢说法轮大法好吗?不敢,我怕失去我的博士文凭,怕失去父母妻子,怕失去“前程”,所以我明知法轮功好,也不敢。深刻剖析自己,我为他们的境界所感动,他们去向政府说明真相是因为他们不记挂个人得失,不再自私自利、以我为中心,而是为国家人民负责,帮助他人。而法轮功不正是教导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吗?他们没有忍吗?失去家庭,工作,乃至生命,在监牢中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不是忍吗?而如果一个人见杀人放火都不管而说应忍,那是苟且偷生。我终于回到大法中来。参加完4月纽约法会,我的思想被强大的正念之场正了过来。从那时起开始了真正的修炼。

三. 在正法中修炼

纽约法会让我看到了与同修之间的差距。我从心底决心为大法做应做的。在这种激情中,我想回国护法。后来在同修的启悟下,我认识到大陆弟子的走出来和国外的形式不一样,但本质都要走出人的观念来。我们的走出来决不是仅仅参加洪法,户外炼功,而是要在正悟中去除任何人的思想,而且走出来的程度也不一样。每一件事实际上都有如何在正悟中走出来,走出来多少。那么我为什么不在北美放下自我,助师护法?于是我竭力参加各种洪法活动。

的确在洪法中会发现许多隐藏的执著心。许多事情不可避免地要遇到。如如何看待时间,金钱,个人利益与洪法的关系,如何摆放大法活动与个人生活。如何在洪法活动中主动尽一个粒子所应做的,而不是被其他粒子推着走。每天都有事情让自己过关。每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为什么稍做一些洪法工作就认为自己应休息一下,多睡一会?为什么在是否买一个户外炼功CD机都要斟酌许久?为什么首先要完成自己的论文然后才去洪法?在洪法修心中正悟显得格外重要。“正悟为上士之慧因”既然我们得法走入修炼,每一件事都是师父围绕着修炼给我们安排的。修炼是严肃的,任何一点人的观念都不应该有。

曾经有一段是为情而走出来,对师父的感恩戴德,和同修攀比,把洪法当工作。后来不断加强学法,开始理性的思考。其实大法造就了一切,是师父给了我们为大法做事的机缘,以使我们能返回去。人世间一切均是幻象,在那边看是相反的。表面上看是在为大法做什么,其实是为自己做什么,是大法在给予我们回家的路。洪法实际上只是修炼的表现而已。正如一个弟子所说,我们是被救度的,而非给予者。我体会到只有学法才能加强正念,产生正悟,才能在洪法中精进修心。

同时我对正法修炼有了深一层的认识。大法是难得的,因为他直指人心而修炼最快。而正法修炼就是万劫难遇都无法描述了。正法修炼为我们提供了检验能否把自己当作法的粒子,直接在法上考虑所有问题的机缘,直接同化大法。因为以前的生命都不知有法存在,更不要说依据法来检验自己。法创造了一切,同化法才能回归原位,同化法才是最直接的途径。正是师父正法,我们才有机缘知道宇宙根本大法,进而直接融于法中。这也许是修炼根本中的根本。

以上仅仅是个人的一点体悟,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