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虐待、勒索的部份事实(续)

【明慧网2001年12月2日】刘亚芳,女,43岁。2000年她带女儿进京正法,被天安门广场警察抓去,被带回当地非法关押15天后被转至金城乡派出所非法关押17天。非法关押期间每天金城乡党群书记刘国平都去骂大法弟子,不让随便出屋,不让别人给送水果,不吃派出所的饭每天也要交10多元。每天要给派出所浇园子、拔草,后刘国平带领各村书记和打手,打骂他们。2000年7月27日被金城乡和平村刘国平勒索3400元。她进京证实大法后,乡政法书记把她家钟砸碎了,十多个座垫也给烧了。这样的不法官员怎能让百姓安居乐业?!现在很多当官的表面宣扬为人民服务,实质却干着鱼肉人民的坏事,广大人民深受其害,这样下去危险至极呀!

李汉才,男,42岁。99年11月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送回看守所非法关押70天,被市公安局勒索3000元,被和平村勒索4000元,被乡派出所勒索500元。2000年6月乡政法书记、党群书记到村中打他,并送至派出所,后转至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后又被转至金城派出所非法关押15天。金城乡党群书记刘国平领一夥人殴打谩骂他们,以车费为名勒索他800元,并敲诈食宿费。99年7月23日公社政法书记到和平村殴打他,并强迫在外面阳光下暴晒站着。

张忠田,男,60岁。他到北京信访局向国家说明真实情况,法轮功是最好的功法,说明法轮大法对人们和对修炼人的好处,可是工作人员不但不听人民的呼声,还迫害法轮功学员。当地乡政府的刘国平等随后坐飞机到信访局门口外,非法抓捕了他们,后送至双城驻京办连夜送回双城拘留所非法关押39天,后转至乡政府非法囚禁9天,又在爱旺村邓家屯非法关押3天后才放回家。2000年4月本人不在家的情况下村领导把他种的地强行卖掉。

回家后,“5月节”那天他和同修到花园大桥洪法,在草地上炼功打坐。阴历6月28日他被乡派出所张兆魁等人骗去问炼不炼功的事,结果当天被送往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后被转至乡派出所非法关押15天,乡政府刘国平只要他们说炼功,就打嘴巴子或用塑料管抽打,并以“去北京找人的路费”为名敲诈3000元,每人的看管费600元。

周凤兰,女,63岁。学法轮大法之前,她体弱多病,几乎离不开药,体重只有31公斤,花很多钱治病。得法后一切病不药而愈,家庭和睦幸福,怎能说法轮大法不好呢?2000年10月26日,老人同两位同修进京和平上访,27日下午被北京丰台派出所的民警非法抓捕,当时有一个瘦高的警察说是给做笔录,老人没听清问什么,此恶警抬手就打了她两个大耳光,并恶语相加,打得老人脑袋嗡嗡直响。后她被转送到双城驻京办,后转至双城615办公室,由于亲戚关系,10月30日她被双城市法轮功专案组张国富、王胜利、金某(女)等人勒索1000元,加上她女儿接她的飞机费、回来的车费、给警察买好烟共花3000元左右。于当日释放。

宋淑华,女,47岁。2000年10月28日她被村领导勒索2000元。11月16日被610办公室张士跃、村大队步兆春勒索702元。2001年1月27日被城镇公社周美江、刘玉华勒索1000元,后返回960元。家人曾送礼给610办公室张士跃3000元,至今还有2000元未返还。他们威胁强行勒索法轮功学员,不给钱就拿东西,手段卑劣。

韩玉茹,女,48岁。2000年10月28日进京正法,后被送至拘留所非法关押。村上得知后派城镇公社周美江向她家属勒索1300元。家属找人送礼花2000多元,6天后释放。后又被610办公室勒索800元,无任何收据。

刘凤华,女,46岁。2001年1月17日镇政府来人到她家以“春节到了领导找谈话”为由把她骗至城镇新设的监狱,那没有领导,也不许说话,镇政府把她当人质向家人勒索1000元做“抵押金”。不交就不放人,经家人活动被非法关押21天释放时,工作人员还逼迫写保证书才能放人。他们在把人往火坑里推,法轮大法好,天地共知!被双城镇政府与占奇、闫善力、叶福来、刘玉华勒索480元。

李淑英,女,69岁。2000年10月30日进京上访证实法轮大法。被承恩村周美江勒索1000元,11月16日被610办公室张国富、张士跃勒索1000元,12月被承恩村周美江勒索1702元。2001年1月27日被强迫参加“洗脑班”,被城镇公社周美江、汪某勒索1000元,后返回940元。

佟文成,男,47岁。99年8月他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被敲诈饭费200元。2000年2月再次进京上访,被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敲诈饭费350元。2000年10月28日第三次进京上访,10月30日在北京天安门派出所被恶警用电棍毒打。11月2日在北京火车站公安恶警夏某给他带上手铐子,怕让世人看见,就用衣服盖上,不盖就打耳光。至今他仍被非法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在看守所遭受非人折磨。希望善良的人们予以救援!

徐淑玲,女,38岁。2000年5月15日被双城镇610办公室张士跃、张国富勒索1600元。5月17日被公安局政保科赵某勒索1000元。5月20日被双城市看守所刘玉华勒索330元。2001年2月1日被城镇公社周美江勒索1000元,后返还960元。

郭福荣,女,47岁。2001年2月1日她被城镇公社骗到拘留所,逼迫拿1000元钱才放人,就这样被双城城镇公社步兆春、于占奇勒索1000元,后扣60元未返还。农民手中没有钱,就四处借钱,苦不堪言!江泽民政府鱼肉百姓,阻止我们修让我们做好人的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太惨无人道了!

杨华,女,33岁。2000年4月她被城镇强迫参加“洗脑班”,期间绝食。被城镇610刘玉华、帮凶冉令才、闫善力勒索200元。2001年1月2日她又被强迫参加“洗脑班”,所有炼过功的人都被骗到双城秋林公司5楼,拿押金才放人。坚修者被罚站、不让睡觉,连10岁的孩子也不放过。

王宪芬,女,59岁。她到北京信访局向国家说明真实情况,法轮功是最好的功法,说明法轮大法对人们和修炼人的好处太多了,工作人员们不但不接待,反而让当地乡政府的专职人员刘国平等随后坐飞机到信访局门口外,非法抓捕了她们。后送至双城驻京办连夜送回双城拘留所非法关押39天,后转至乡政府非法囚禁9天,又在爱旺村邓家屯非法关押3天后才放回家。2000年4月本人不在家不同意的情况下双城市金城乡和村刘国平把她种的地强行收去卖掉。

回家后,“5月节”到花园大桥为了洪法和同修在草地上炼功打坐,阴历6月28日他被乡派出所张兆魁等人抓去强行办班,不让学法炼功,被非法关押8天。毫无人身与言论信仰自由。2000年8月2日被乡里勒索3000元。

张淑凤,女,35岁。2001年1月,金城乡派出所张兆魁、小罗到她家问炼不炼功,说声炼就让她快穿衣服到乡里看录像,晚五点就送回来,结果一直被非法关押33天。金城乡派出所专职人员刘国平用尽邪恶手段逼迫学员写保证书,不然就遭毒打,最后被刘国平勒索660元才被放回。

宋桂兰,女,38岁。2000年正月初十她进京上访,在信访局被抓到驻京办事处,遭到非法搜身抢走20元钱,并遭到毒打,被非法关押了11天,又送往保定地区非法关押4天,后送回双城拘留所关押42天,敲诈伙食费340元,被大队隋书记、奚玉库、周玉双勒索了45元,被公社周玉双勒索了415元后才被放回。回来直接送派出所软禁一天,又送敬老院非法关押51天才放回。11月13日她再次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被警察抓走,送往海淀分局,关在5号监狱并受到犯人的毒打,从下午吃饭一直打到吃晚饭,脸被打肿了,头部被打了好几个包,胳膊、大腿被打得紫黑色,不给卫生巾和卫生纸用,受到非人的待遇。2001年元月20日,她被派出所陈福彬、金国柱、公社等一夥人骗去说是开会,结果被软禁起来,强行转化进行殴打,不给水洗脸,不让上厕所,屋子里很冷,手被冻坏了,恶警们却不让亲属送衣被。期间她遭到单城乡水利局长王继春、肖剑钊的毒打,头被打得很大,眼前漆黑,差一点被他们打死。他们还经常耍流氓、掏大法弟子兜里的钱,不让睡觉,有时被罚站到凌晨,还恐吓、勒索亲人。被公社非法软禁76天后又送往双城党校强行进行转化21天,因身体出现不适,他们怕担责任才把她放回家。

刘坤兰,女,53岁。99年12月她儿子进京上访,乡里和村里干部公安人员及于占国、齐阵全进行非法抄家,大闹。2001年1月因儿媳进京上访被放回。乡里来人强行抓人,并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并要抢走农用车,房照。她对他们说:“学法轮功的一直按师父法理‘真善忍’做好人,哪不对了,你们用不着这样。”他们却说:“你只要说一个炼字就连你也抓走,抓去就得拿钱,江泽民不让炼,你们炼就是和他作对,谁炼就让谁倾家荡产,上边就这个意思。”可见中国无人权可言!

杨亚娟,女,32岁。99年12月份她丈夫进京上访,徐文力、于占国、齐阵全等人非法抄家并要强行开走农用车,后将她也非法关押12小时。2001年1月份她进京上访被抓,被当地政府非法拘留45天,后又被乡政府非法关押20多天,在乡政府期间她和另一女功友被他们找来一个姓牛的地痞打、骂、冻,将她们与地痞同关一屋,晚上有看守轮班不让睡觉,她们就向他们洪法,他们却说:“讲什么都没用,这是上边的意思,打死你们都白打,江泽民不让炼就好使。”可见中国根本就没有法律可言。后被刘国平、罗燕冰、鲁景华、于占国勒索了4800元后才被放回。

于凤池,男,59岁。99年9月身份证被大队人员抢走,梁书义、杜春发、梁志伟经常到家里恐吓、威胁不许炼功、进京上访。

李亚林,男,31岁。2000年6月份因妻子进京上访,晚上10点左右公社田春来带着派出所的人上家里强行把他带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夜,强行收回所有土地后才放回。2001年4月份他妻子和一大法弟子在一起说话,他去找她,被韩甸公社抓住,被送到双城615专案组,妻子也被抓,因为要临产生小孩,就把李亚林替他妻子关进拘留所,非法刑拘一个月,被张士跃敲诈饭费100元,放回的时候,强迫不许炼功(当时他还不是大法弟子,但同样遭到他们的迫害),后来他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成为一名实修的大法弟子,借此机会郑重声明在他没修炼的时候所写的保证书等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的全部作废。

周丽菊,女,42岁。99年7月20日她进京上访,信访局不许说话,直接把她带到双城驻京办事处,被强行搜身抢走150元,并给带上手铐,受到毒打和非人的待遇,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被非法关押了8天后又被送到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38天,期间受到非人的待遇,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被刘春洋、金婉智勒索1500元,敲诈饭费340元,被镇政府勒索200元后才被放回。

石宝英,女,44岁。2000年2月1日被骗到拘留所,被步兆春、于占奇勒索1000元后才被放回。

聂振铎,男,59岁。2000年11月为了证实法轮大法给人类带来的好处,他上北京向有关部门介绍自己修炼大法身心受益、大法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并要求政府还师父和大法清白。当时因他不服被抓就跑很远后遭开车的毒打。后转至双城拘留所,他被一恶警用帽子抽嘴巴,用拳击打腹部。2000年11月15日被双城拘留所勒索1500元。在单城“洗脑班”他被一恶人打嘴巴,经常罚站,不让上便所。2001年1月23日被单城派出所宋柏林以“找人所用费用”勒索4200元。

王玉梅,女,41岁。她被双城金城镇花之村赵洪树等人逼到村上写保证书,不写就送到公安部门迫害。

刘宗蓉,女,49岁。2000年12月13日她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抓到天安门派出所,下午被转送至平谷看守所,那里的恶人对她拳打脚踢、罚站、骂下流的话等。2001年1月23日正值春节,大队书记周玉双、公社王某等人来她家索要2000元押金。没钱交就被带到公社被非法关押了1个月。期间她挨打受骂,失去自由。公社从社会上找来流氓喝完酒来打骂她们,用难以想象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问她们炼不炼,说炼就打嘴巴子。不让上厕所,并说:“你们修炼‘真、善、忍’就忍着吧!”把20多名男女大法弟子关在一起,没床、没被,在零下30℃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1个多月,不法之徒还挑起家属来斗家人等。

赵祥礼,男,52岁。99年生平村梁书义怕他进京上访把他的身份证、房照上交做抵押,时常到他家恐吓,不许炼功,不许说“法轮功”这三个字,外出必须到村上请假,让他的儿子担保如进京上访就没收他家全部财产。一次他在家炼功被村上发现,就非法强行翻家,被生平村梁书义、杜春发、梁志伟勒索2000元,年终时返回。在家炼功难道也错了,看来一点人权自由都没有了。所以他要将这一切上报国际法庭,让正义昭彰,让邪恶灭尽!

张秀田,女,56岁。99年10月她进京上访,在看守所被关押一宿,被双城市610办公室张国富、张士跃勒索“保释金”3000元。2000年4月她再次进京证实法轮大法。被看守所非法关押1个多月,敲诈饭费300多元。2000年末送回双城被遣回在敬老院冻一宿。

董树芳,男,55岁。99年9月他进京上访回家后,到镇政府上班,被韩甸镇政府610办公室非法抓进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期间被迫害非法关押5个月左右,才放回家。被双城610办公室勒索5000元,被韩甸派出所、镇政府勒索3000元。2000年1月26日他在家以串联为名又被非法抓进双城看守所,关押长达6个月之久才放回。被双城610办公室勒索300元。

付志清,女,46岁。花园村赵洪树等人强逼他们写保证书,不写就被抓或送劳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