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的血腥暴力

【明慧网2001年12月24日】四川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位于重庆市北碚区,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大法学员失去了人的最基本权利,长期惨遭酷刑折磨、甚至被虐杀。江XX政治流氓集团看到自己灭亡的下场,刽子手已到了几近疯狂的地步。2001年5月30日大法弟子李泽涛被邪恶的劳教所狱警毒打,被逼跳楼,后抢救无效死亡。在劳教所里的其他大法弟子还正在承受着非人的残酷虐待。由于恶劣的环境及严密的封锁,辗转多处才获悉几个月前劳教所内折磨、虐杀大法弟子的一些事实,酷刑还在继续,不知现在里面大法弟子的境况如何,从当时迫害的残酷程度看来,现在他们的生命安全令人担忧。SOS!紧急呼吁国际人权组织、世界各国政府及组织机构、世界各国善良的人民关注正在这里承受无端迫害的善良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谴责并制止江XX政治流氓集团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

从2000年11月份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建立了一个“教育七大队”,并调来了一百多个“药教”(吸毒犯)一对一地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监控。日夜进行监视,不准大法弟子念经文,也不准嘴巴动。如有嘴巴动者,轻则捏嘴,重则卡喉咙,更不许炼功。中队长恶警田晓海对那些“药教”交代任务说:“你们是代表政府来协助我们管理法轮功学员的,大家要负起‘责任’来。”每天上午恶警强迫学员跑操,下午强行学习攻击法轮大法的报刊、书籍。大法学员都知道那些报刊都是造谣、诽谤师父的宣传,站起来向警察讲清真相,便遭来恶警的毒打和那些“药教”的毒打。哪一个大法学员要是先站起来便被指控为“带头闹事”或“哄监”等“罪名”,拉到警察值班室用手铐铐在铁窗上站立两天两夜后,投入小间禁闭二十天或一个月不等,如大法弟子张勇军、陈建华、李洪福、王昌德等等。

教育大队的恶警为了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七大队专门成立了一个“严管组”,由七人组成,都是吸毒人员,组长是蒋伟。这个严管组是专门整治法轮功学员,谁要是在会场上站起来发言,恶警们就认为是在带头闹事,便送到严管组严管,每天被罚站立,除了吃饭外全天站立,晚上站到12点、2点钟,生活上每顿吃二两,还要遭到以蒋伟为首的邪恶之徒的打骂,多人被打伤。

如大法弟子张其勇、李洪福今年四月份在一次会上站起来揭露恶警读的资料是纯属造谣,便遭到恶警的毒打,被拉到警察值班室用手铐铐在铁窗上两天两夜后送到严管组严管。在严管期间,教育科科长恶警田兴带着警戒科的打手们毒打了大法弟子李洪福,教育大队的陈指导员也跑到严管组毒打李洪福,严管组的组员们以蒋伟为首的吸毒人员他们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这些暴徒们把打人当作乐趣,致使大法弟子李洪福胸腹部严重损伤,吃不下饭、咳血。恶警见大法弟子李洪福不行了才把他从严管组弄出来,两个多月后才好转(现在李洪福还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坪劳教所)。

大法弟子伍群在一次会上喊“法轮大法是正法”,便被恶警送到严管组严管。在严管期间,被蒋伟等七个吸毒人员打断了两根肋骨。至今走路都是弓着腰走,身体被折磨得非常消瘦。

大法弟子曹雪露看到恶警毒打其他功友,就喊了一声不准打人,被教育大队的恶警陈指导员当着几十个法轮功学员和一百多其他劳教人员的面硬把大法弟子曹雪露打昏过去,当时就送进医院,住了一个月的院。

大法弟子古良军也是反对恶警读攻击大法的报刊,被送到严管组严管,并用手铐铐在铁窗上,再用臭袜子堵上嘴,蒋伟等暴徒在警察的唆使下对其毒打。

大法弟子曹雪涛2000年在严管中队坚持炼功,被恶警用锤子把左手砸残废(至今左手连饭碗都端不稳)送到劳教所医院,医生不负责任在打针时伤及坐骨神经使其左半身瘫痪。今年三伏天由于他不能跑操,被恶警李忠权弄到烈日下暴晒,和一起被暴晒的还有大法弟子唐德良、张勇军、牟伦会等。

2001年5月大法弟子李泽涛、张培生二人被恶警从教育大队提到西山坪劳教所农业中队,分别关到农业中队的三楼,在田晓海、高定、李勇三恶警的指挥下强行逼迫放弃修炼,指挥其他劳教人员对二人长期折磨,毒打。5月30日大法弟子李泽涛再次被恶警高定指使的劳教人员用扁担,锄把毒打,李泽涛无处躲避,被逼从农业中队三楼跳下摔成重伤,送往重庆市北碚区第九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死后,重庆市劳教局西山坪劳教所全面封锁消息,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一个多月后狱中大法弟子还是知道了,提出写申诉,可恶警就是不给纸笔。大法弟子原来也写过申诉,申诉恶警违法打骂法轮功学员,或罚法轮功学员长时间罚站。大法弟子张勇军、林德才多次给检查机关写过申诉材料,但都没有回音。

2001年6月23日,恶警高定、李勇将法轮功学员梅亮、刘明华,刘祥太、吴德强四人从教育大队提送到二大队五中队,吴德强三号舍房,刘明华四号舍房,刘祥太六号舍房,梅亮七号舍房,恶警将袁玉刚从西山坪劳教所医院提出送到二大队五中队二号舍房。教育大队恶警高定、李勇亲自坐镇二大队五中队指挥,跟每个舍房的组长开会下达命令,要他们在一个星期之内,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可以,只要能在几天内达到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的目的,只要不把人打死,把骨头打断都可以。并且给每个舍房发两根南竹块,宽四公分,厚两公分,长六公寸,还说他们打致一个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每人奖励500分(等于减5天的刑期)。大法弟子刘祥太被高定关进六号舍房,舍房的组长叫徐闯,每天由六暴徒负责毒打。背上用肘打七十至八十下,再用南竹块打屁股,打得屁股皮开肉绽,再用手板打脸或用脚踢胸部。他们打累了,就逼迫刘祥太弯腰用手指尖挨到脚趾尖,晚上不让睡觉。头两天徐闯等人打得厉害时,大法弟子刘祥太便大喊报告警察“打死人啦”。而恶警不耐烦地说哪个在打你,你想哄监哪。后来恶警高定暗示不要让他叫,徐闯等暴徒很会领会恶警的旨意,回到舍房后用布条捏住颈子,用毛巾堵嘴,六人轮番毒打,还用吃饭的搪瓷碗打螺丝骨,直至把碗打烂为止。大法弟子吴德强坚持了四天四夜,腰子被打脱位,至今还不能站直腰走路。大法弟子袁玉刚也被毒打两天两夜,第三天继续遭毒打,打得袁玉刚无处可躲,便从二楼头朝下倒冲下来颅骨撞凹约三公分,表皮缝了十六针,流了很多血,昏迷了三天三夜,住了两个多月的医院,至今还有头昏的现象。

以上是我们获悉几个月前的重庆市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的一些情况。

在此正告那些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刽子手们,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注视下,不要以为你们的阴谋勾当无人知晓,天理昭昭,善恶必报!你们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只能加速你们自己灭亡的进程,地狱中层层灭尽的痛苦在等待着你们!

重庆市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 邮编:400185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5/17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