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安门广场上证实大法及其后记(译文)

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大法弟子约翰.纳尼亚献给佛罗里达法会

【明慧网2001年12月31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各位来宾好,

在我们出发之前,我们知道去天安门广场护法是一件很重要和必要的事情。我们每一个人都为此做了周密的准备,但我们并没有做出稍微长远一些的计划。事实上,这是我们从这次经历中所吸取的很多教训中的一个教训。我想,我们所有的在11月20日去天安门广场的大法弟子都在向内找,并尽力以修炼人的心态来理解我们的经历。所以,在这里我并不想对我们的经历作一个综合性的报告,我只想与大家分享几件我所观察到和意识到的事情。

我记得《师父致俄罗斯第二期大法法会》的经文中的一句话说,“要经常与国外其它地区学员沟通,互相鼓励,共同精进。”这句话在这一期间中有着深刻的内涵。我认为无论我们住在哪里,这句话都是对我们现在所有弟子的一条坚实的指导。当然,它也为我们这次去北京的之前,之中和之后的经历提供了导向。

师父在不同的场合中,曾两次讲到了为什么在这一时期会有弟子们住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也说到,“当然我们国外学员不一定大家都要去上天安门。”这似乎是一个不去中国的理由。但我最终决定要加入其他学员,去天安门。这是因为我有很多很好的原因促使我去。而且我认为师父这句话也并不是告诉我们大家都不能去。用理智和智慧去理解法让我们认识到我们应该保持庄严而平静的心走上天安门。我们应该去,我们必须去。我们知道,尽管我们所做的这件简单而正直的事情和大陆弟子所做的没有什么区别, 但由于我们是西方人, 我们却会受到不同于中国同修的待遇。政府官员,中国人,国际媒体和全世界都会用不同的眼光来看待和对待我们。我们认为利用在这个环境中的我们的表面特征是我们的义务,也就是说我们要利用在这次生命中的不同的肤色去证实法。

我们出发前的几周,我认真读了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的这一段落,“在任何环境中,在任何时期,工作再忙都不能离开学法,”“不能够不学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好象所有被拘留的35名弟子都认真地学了这段话。我也看到并听到每一个弟子在天安门广场和在随后的拘留中,都是遵照个人对法的理解去做的。 因此,关于我们是如何反应和如何做的,会有35个不同的讲述。我希望有一天我会听到所有的这些讲述。

我要再重复一遍,很有意思的是每个弟子所讲述的故事都会不同的。但每个人都是按照其对大法的理解去做的。换句话说,我们外在表现得非常不同。有的弟子保持平静一点儿也没动,有的弟子跑来跑去,有的弟子大喊,“法轮大法好!”有的努力争取不被(警察)带走。在拘留期间,有的弟子真诚地和警察交谈,有的弟子没有说话,有的弟子回答了警察的提问,有的弟子没有回答。当然,我们事后都向内找,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可以做得更好。但据我从整体来看,我们每个人做得都是正确而必要的。

我又想起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的这一段落,“你们是个整体,就象师父的功。……同时都做着各种事。……就是说一个整体不一定都做一件事情。但是无论你做任何一件事情,你都得配得上你的大法弟子称号。”

从外部和从常人社会角度来看,我们不同的行为有很好的正面表现。如果我们真地象江XX政府所描述的那样,我们怎么会有如此不同的行为?为什么会有的人做这个而有的人做那个?事实上从某一点来看,针对警察的行为,我们非常地无组织。然而每个弟子都是自我约束的,我们的行为自觉而又有尊严。

警察通过很长时间对我们的问讯和拘留,也对我们有所了解。我看得出他们迷惑了。他们一定在想,“这些不同的人来自不同的国家,年龄不同,职业不同,行为也如此不同。然而每个人又明显是个好人,每个人都坚决地为了他们所谈论的真善忍而走出来。这怎么能和政府所描述的法轮功相符合呢?谁在说真话?”

我们之中的很多人在相聚在天安门广场之前并没有见过面。但是我们每个人学的都是同一部法,每个人都是以法来指导我们的行动。我们对法的理解化成了不同的表面形式,然而我们的整体却是和谐的。在拘留期间,尽管我们背景不同,语言不同,行为不同,但我们互相支持。每个人都扮演了不同的角色,但我们互相平衡。每个人都是真正作为一个大法粒子来行动的。

在我们打起旗帜之后和警察到来之前,我们照了一张集体合影。这张照片很有意思。我很惊讶地听到一位同修翻译告诉我,在照片中心,在我们这个由36个出生和居住于不同国家的弟子组成的团体背后,在我们的“真善忍”的旗帜后面,有一条标语写在天安门东面。标语上是,“全世界人民大团结。”这绝非偶然。

我们被释放之后,还有很多让我们惊讶的事情,关和难在等着我们。在机场,我们受到了鲜花,相机和记者的迎接。显然,这是考验我们是否有对名的执著。但对我来说,这比理解其他没有去天安门的弟子在后来日子里的反应要简单。其他弟子的反应大概无外乎这两种。第一种是,一方面在情感上很激动,而另一方面,又没有把这一事件作为证实法的机会。这个机会任何一个弟子都是应该能够抓住的,但他们却把这件事当做是这36名弟子自己的事了。

第二种反应最让我困惑,毫无疑问它和我自己的执著有关,我会继续在这一点上向内找。但为什么很多同修在看待这一为了大法而做的事情上,却把它看做是一件独立的和他们无关的事?换个方式说,他们为什么会在心底遗憾他们不是36名弟子中的一个?我们预料到这一点。我们甚至在去天安门之前讨论过这一点。也就是说,我们是代表着千百万其他弟子去的。我们知道在那一时刻,全世界的同修的强大正念在支持着我们。难道去的这些弟子不是为了每一个人吗?所有的弟子不都可以利用这件事情所引起的有利的关注去正法吗?

在我很迷惑地想要找出这些问题的答案时,我想,也许有些事情的时机还没有到。一天晚上集体学法时,我一半脑子在想着这些问题,另一半脑子在和大家一起读书。突然,我们在一起读的《转法轮》第八讲中的一段话引起了我的注意,它是关于周天的。书中说,“我们法轮大法的修炼避开了一脉带百脉这种形式,一上来就要求百脉同时带开,百脉同时运转。”

师父讲过,当我们真正从深层理解了法后,如果我们把它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出来的时候,它又显得很平淡了。因此,我不能把我对这段话的理解完全表达出来。但以下是我所能说出来的。作为我个人一个修炼者来说,我不可能说服其他同修都产生同样的想法和行为。作为我们36名去天安门的弟子来说,我们也不可能促使其他大批同修去有什么行动。我明白了每一个弟子都必须依靠自己去理解事情。这样在未来的某个很可能很快就要到来的时刻,我们每个人都会以某种方式同时“带开”。就象师父多次讲过的,全世界所有的弟子是一体。也许在周天中讲的身体也指得是所有弟子的身体。

作为修炼者,我们要平衡处理很多事情。我想引用师父的两段话作为我文章的结束。第一段引自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另一段是再一次引用《师父致俄罗斯第二期大法法会》的话,很明显,这段话适用于我们所有的人。我理解,这段话指出了作为一个整体,如何使我们弟子们的行为变得和谐和平衡。

“修炼是个人的事,不是大帮哄啊,每个人的提高必须得是扎扎实实的。”

“要经常与国外其它地区学员沟通,互相鼓励,共同精进。”

感谢师父讲给我们法。

(发表于2001年12月佛罗里达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