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天安门 用实际行动加倍弥补

【明慧网2001年12月5日】我是一个曾经走向邪悟掉进泥沼的人,是慈悲的师父用巨手又将我托起。庆幸的是,我迅速明白过来了,并付之行动。家人察觉后,马上把我锁在屋里。我想应该把师父的新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等赶紧让那些正处于危险边缘的同修看到,以免步我的后尘。有了这个念头后,师父马上给我一个机会,我顺利地完成此事,并把明慧网材料设法送给我周围有类似经历的学员,有7、8个同修很快明白了过来,并走上了正路,我同时发表严正声明。不久在单位及家庭的压力下被迫出走。但对大法愧疚的心始终无法坦然,我决定进京正法。

这一念坚定后,我抓紧时间学法、背经文,我知道只有大法才能坚定正念,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理智和清醒。我顺利地准备好所需要的一切,打算国庆节那天进京,决不回避敏感日子!但是随后我发现那一天动身不妥,也许我非要这么做的本身已是执著,我便灵活地选定了日期。在此之前,我就听说公安让乘客上车前喊邪恶口号等,就在心里想如果我遇到怎么用正念对待,我立即意识到这一念不对,是符合邪恶安排的变异,要清除。师父说:“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转法轮》)”于是我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圆满我的此行。

买好车票后,我确实看到车站有警车和警察,我未理会,临检票前才坐一人力车去检票口,但三轮车却绕来绕去把我带到了一个非检票处。我急问车夫为什么到这来了,他说广场不让停三轮车,我看这也能上车,就没说什么,上车后才意识到这是师父在帮助我避开邪恶的阻拦。

到北京后,我径直去了天安门,站在金水桥中央最高处,在一武警和一公安的旁边从容地打出横幅并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我的心平静到极点,坦然到极点,没有一丝的怕。我知道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师父就在我的身边,已经融化了我身上无数的不正和不纯。

我被带到天安门分局,关在笼子里,里面已有三名学员,不久又有被关进来的,我带领大家背《论语》、《洪吟》和经文等。在来之前邪恶给我设置了许多障碍,如头晕、浑身冷、嗓子痛、咳嗽等,我很清楚它们的实质,没因此而耽误正事,而此时所有症状全消,我感到我的声音清晰而有力量。

当晚我与另几名弟子被送到北京怀柔县看守所。由于江泽民集团的恶行不断被曝光,恶徒在天安门不再象以前那样明目张胆,而是分送到下边各区县,再施迫害。到了看守所,我所带的卫生巾等用品都被无理没收,一名女恶警把我带的一百元钱恶狠狠地撕毁,他们连夜非法审问我们,我拒说姓名、地址,于是被非法关押在此地。

我炼功被女恶警知道,她把我叫出去痛打一顿,我说:“你是国家工作人员怎能打人呢?”她说:“不许你说话。”我说:“我有说话的权利。”

一天早晨,我打坐炼功,号长打报告,女恶警又气势汹汹地赶来,我没理她,仍然打坐。突然脚上感到动了一下,我睁眼看见一个铁钳子正夹在我的脚趾上,握钳的手似乎在用很大的力气。我当时很纳闷,我都没感到痛怎么用那么大劲?后来看到脚趾被夹破了皮。之后他们为了防止我炼功给我的双手带了一种刑具,犯人叫搋子,几天后刑具被摘掉,我又开始炼功。这次来了三、四个男恶警对我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我的外衣被拽掉了三颗扣子。

我开始绝食抗议。在绝食的第三天晚上,女恶警把我骗到她办公室,一男恶警对她说:“灌食的话,把这个立‘功’的机会给我。”两人奸笑。不一会儿,他们又叫来两个男犯人,四个恶人将我按倒,戴上手铐防止我挣扎,开始灌食。一个犯人捏住我的鼻子及两颊,另一犯人用筷子和不知什么金属东西撬我的牙齿,男恶警踩住我的一只膝盖,女恶警为了让我张嘴用手挠我的脚心,两个犯人轮番用电棒电我的全身。我发正念,让邪恶自己去承受,想到自己不是常人的身体,同时发正念,并尽力用手背去搪那个电棍,我记得《转法轮》中第六讲:“别人打你,你去搪的时候,那功也已经到那儿了。”在我挣扎反抗时,电棒不经意触到了犯人身上,他被电得大叫,指着我对恶警说:“她们(指大法弟子)不怕电。”回号里后,我发现身上许多部位有灼伤点,此后几天我的颈部摆动困难,左手指根部位麻木至今。

同时,我不断发正念,清除迫害自己的邪恶因素,并想一定要出去。就这样,魔使用完招数后,我被放出魔窟。

出来后,身无分文,我意外地得到了一个善良人资助的20元钱。我开始不想要,后来想也许是师父的慈悲关照或有其它原因就接受了,但这钱并不够我回家的路费,当赶到北京站时所剩不多,怎么办呢?这时我忽然想起我有一同学在X市,是我回程所经之地,于是去问到X市的票价,回答正好是我兜里所剩的钱数。到X市下火车后,我一分钱没有了,只好跟公交车的乘务员说:“我身上的钱被坏人劫走,您带我一段行吗?”年轻的司机爽快地说:“上来吧。”

因为是周末,我拿不准同学是否在单位,到了他单位传达室,里面有两个人正在看报,我问门卫:“大爷,有个叫某某的在这儿吗?”没想到旁边那人站了起来,正是我同学。我问他周末也上班吗?他说:“不,今天是从这过,顺便进来坐会儿。”我笑了,知道是师父早让他在这儿等我了。我开门见山借了钱,他就回家了。我再次赶回火车站。因车还早,我便借机会安排好了我回家之后要做的事情。火车到达我所在城市的车站时已是深夜。我下了车,奔向出站口,没料到邪恶正在盘查出站旅客,尤其是从北京来的人,我没费事就过去了。此时,我才明白师父为何让我在中途(X市)转车!

回想这次正法经历,虽然闯过来了,但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人的观念还太多,没有做到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对大法的一种负罪感和补偿心理使我心里有一种不易觉察的对邪恶迫害的认可,这直接导致了对自己的加重迫害,这是要清除的。师父经文《建议》中的“加大魔难过关”,我想并不是要我们去承受更多更大的迫害,相反,是要我们用更强大的正念去证实大法,去讲清真相,也包括去清除邪恶的迫害!这也是我想要告诉许多同修的。

另外,这次的正法实践,也使我感受到伟大的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们,也体会到师父在《博大》中所说:“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以前一直控制我的压抑感随之消失(后来知道那是一个变异的生命),渐渐地感觉到了修炼的快乐。

师父啊,谢谢您用无量的慈悲赐给我这样一个误入歧途的弟子悔过的机会。我知道,我生命的一切,就连改正错误的勇气都是来自您和大法,今生能做师父的弟子是我最大的满足。

恶人录:
唐玉文,女,北京怀柔县看守所管教,警号:059793
马某 ,男, 北京怀柔县看守所干警,人称 “马队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