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大法中真正觉悟的生命

【明慧网2001年12月6日】我今年38岁。以前患有一种妇科顽疾,久治不愈,十分苦恼。1997年有人告诉我法轮功好,我投医无门,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半信半疑地走进了这一片净土。没过多久,我的病真的好了。像许多功友一样,我对大法也经历了一个半信半疑到深信不疑的过程。

我四岁时父亲去世,不久母亲改嫁,我是跟着奶奶长大的。奶奶过份溺爱我这个没有父母疼爱的孙女,使我从小养成了骂丑话的恶习。成年之后,仍是恶习难改,说话不带脏字话就出不了口。

自从做了真修弟子后,天天读师父的宝书,师父在书中要求弟子修口,我得听师父的话。而且,我发现炼功点的功友个个说话都很文明,无论男女老少都表现得很有修养,的确使我感受到一种强大的正念之场的力量。这种力量在无形中改变了我,归正了我,把我由一个粗俗不堪的人变成了一个懂得自珍自爱的文明人了。

在做常人的时候,我做过不少错事。我曾经把单位的床单往家里偷,而常人自有常人的道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就是这种常人败坏的道理使我的道德标准在不知不觉中滑到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

自从修炼大法之后,对照着师父的话,检查自己的所言所行,真是后悔不已。我想,我已经是一个真修弟子了,从此以后,我只能用真、善、忍的法理来同化自己。既然要真修,那就必须与自己过去的一切错误行为一刀两断。于是我鼓起勇气,把那几十床床单全部送还给单位。也许我的领导和同事从此会瞧不起我,会对我另眼相看,甚至会因此失去朋友对我的友情和信任,即使这样,我也决不后悔。因为师父的法讲得很清楚,告诉弟子人做了错事就应该去承受、去偿还,欠债不还是绝对不行的。我一遍一遍地读着师父的经文《真修》,终于放下了对名、利的执著,在修炼的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就在我庆幸自己得到这正道大法,并且在修炼中一步一步提高升华的时候,突然天崩地裂一般,慈悲伟大的师父和大法遭到邪恶百般的诬陷和迫害。对于舆论造假的那些宣传,我根本就不相信。回想自己修炼大法以来身心两方面的巨变及自己在炼功点的所见所闻,我对大法的正信坚如磐石。

当权者天天大谈精神文明,可事实上精神文明不但没有得到丝毫的好转,反而沦丧到无官不贪、无官不腐的既可耻又可悲的境地。现在,无数的修炼人(其中包括许多党员和领导干部)在大法的同化之下,身体健康、道德升华,真正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可喜变化,这难道不是党和政府所需要的、所提倡的吗?令人百思不解的是,他们却反过来迫害师父、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为了制造国家恐怖主义气氛,无所不用其极。

有些人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太大的伤害,一个个成了惊弓之鸟,既不敢怒,也不敢言,唯唯诺诺,以求保住贪官污吏吃剩的那点残菜剩饭。中国的国民在这种精神状态下生活是何等可悲、何等可怜啊!有时候,他们内心的压抑、恐惧、痛苦、不安会通过一些人的嘴发泄出来——“看起来XX党老毛病又犯了,而且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严重。从目前情况来看,还不知是否已经病入膏肓,还不知是否达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现在,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我已经被江泽民集团非法开除公职。不过我的心里十分坦然,因为我已经成为大法中一个真正觉悟的生命,普天之下,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更可贵、更伟大、更殊胜的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