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助师护法──我的元旦上访经历

【明慧网2001年2月11日】2000年12月30日上午,我们一行9位大法弟子来到了天安门广场,然而一个代表着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公共场所却成了邪恶势力毒打大法弟子的黑色阵地。临近元旦,广场上没有半点节日前的喜庆,恐怖笼罩着,到处布满了军、警、特务和警车。当我同妻子来到广场中心时,看到在纪念碑附近有弟子拉出了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此时我心潮澎湃,猛地拉开自己的衣服,从怀中取出了5米横幅,另一位同修也跑来帮我将横幅拉开,横幅在风中呼啦啦作响,我们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等。此时我脑中一片空白,只是阵阵呼声在脑中震荡。持续约十几秒钟,警察大叫着跑来。警察、特务越来越多,他们将我们强行往警车上推,并试图抢走横幅。此时我妻子将横幅死死抓住不放。警察穷凶极恶,用警棍猛击我妻子的头部,当时她头被打破鲜血直流,不一会便湿透了右肩一片的衣服。我们高喊:“不许打人。”但是邪恶的警察魔性大发,对不肯上车的弟子大打出手。

我们被警车拉到天安门分局后院,此时院内已有约二、三百名大法弟子,见我们到来,他们给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我的心灵又一次得到了洗涤和净化,没有怕,感受更深的是法的威力。不一会儿,有弟子就拿出了自己身上带的横幅,并高喊:“窒息邪恶!”,“大法除恶!”,“还师父清白!”起初,警察过来抢,后来也不抢了。面对大法弟子的浩然正气,他们束手无策。开始是零零落落的喊声,后来,有人领喊,所有的弟子齐声跟着喊。正法的呼声震动着苍宇,正法的呼声涤荡着大法弟子的心灵,正法的呼声令邪恶颤抖。此时的大法弟子是多么的伟大,而江泽民及其势力范围的爪牙却变得如此渺小而苍白无力。

一会儿,我们有十人被警察带上了车,送到了龙潭派出所。下午,警察“提审”了我。他用缓和的语气说想帮我一类的谎言,让我说出姓名和地址。此时我就向他洪法,并真心的告诉他应该利用职务之便多做好事,不要做恶。第一次“提审”就这样过去了,最后叫我签字时,我想了想就签了“护法神”。没有告诉他任何东西。晚上我们十人就被关在一个不到六平米的小屋里,我们互相切磋,互相鼓励,悟到这一切师父都在看着我们呢,我们一定要做好,过好自己的关,不理会邪恶。晚上我们十人挤着坐在几个椅子上过了一夜,我时睡时醒,不时有师父的“洪吟”在脑中显现,我悟到从第二天开始就有较大的考验等着我,我做好了过大关的思想准备。第二天,警察叫我们照相,轮到我了,他们给我编了号,进屋后要给我照相,我把头扭向一边,不让照,这时警察过来猛击我的头部,问我照不照,我说就是不照,他抓住我的头发,我奋力抗争,绝不向邪恶让步,就这样,照了一个揪住头发的相。下午,另一个警察又来“提审”我,让我说出姓名和地址,我不说,并善意的告诉他不要做恶,会遭报应的。最后他想打我,却又无法下手,面对我的善意与正气,他没有办法只好把我带回。他将小屋的窗子打开,让我把外衣脱掉,坐在一个铁椅子上,并将我的手和脚都固定住。此时室内温度和室外差不多,大约冻了我四、五个小时,我是修炼的人,这点苦真是算不了什么。我很坦然的承受过来了。

晚上,他们将我们10位弟子送到了崇文区看守所,我们分开关押,我被关进第五监室。刚一进去,犯人们便围上来问是干什么的,我说是炼法轮功的,他们就叫我“洗澡”,脱光衣服往身上浇凉水。我当时抱定一念,我是为正法来的,生命为此付出而在所不惜,再冷我不怕。浇完凉水后,号长让我蹲在地上问我说不说姓名地址,我说:“死也不说。”他问:“你吃不吃饭?”我说:“不吃。”之后他就打了我几下。第二天(2000.1.1),号长跟我说:“行,你有业绩了,不说就不说吧。”就这样,他们再不问我。2号晚上,在管教的指使下,各监室又开始对不说姓名住址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晚上6点,号长叫我说出姓名和住址,我不说,气急败坏下打了几下我的脸后让我脱掉毛衣和毛裤,穿着线衣线裤往我身上浇水,边浇边说:“你说不说。”待我全身湿透,他就叫我蹲在门口,将门打开,大约冻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再没问我。因为我绝食抗议,他们不让我值班,也不让我干活,我只是在绝食中提高心性了。

5号上午,我突然被提出来,换到了1号监室。到了晚上,他们就开始盘问我,达不到目的就打我,让我蹲在地上,晚上不准睡,我蹲不住,他们就用鞋子打我的脚,头稍微一低,他们就揪我的头发,一晚上下来,头发揪掉了不少。我悟到,如果自己没有那么大的业力,也就不会有那么大的魔难,于是我坦然的承受了。就这样,连着三天,他们不让我睡觉,不时的打我、骂我,我不动心。师父讲:“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绝食到第9天时,他们告诉我说,别人都吃饭了,你还是吃吧。还骗我说3监室的已经说了姓名及住址。因为3监室的一位同修我们是一起来天安门的,在第9天灌食时我发现他再没有去,这时我的心有些动了,我该怎么办?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坚定”一文中说:“修乃自身之事,无人可代之”我为什么看别人呢?我开始向内找,在法上悟,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中曾说:“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是啊!我是修炼的人,就应该按神的标准要求自己。此时,许多大法弟子在正法中的英勇壮举激励着我,有的弟子被打得头破血流,还有的弟子为此而付出了生命。我经历这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悟到后,身体感到有一种无比的轻松。突然间在我的大脑中映出了师父“洪吟”中的一句:“难得独自美。”我在心中反复默念,最后竟将整首“游日月潭”背诵出来了(以前没背过):“一潭明湖水,烟霞映几辉,身在乱世中,难得独自美。”我在这一境界中融炼着,真的是感受到了无比的美好,已不再是单纯的痛苦和承受了。并且在法理上也在不断的悟到与升华,我要用生命来护法,最后悟到用生命来护法这一念中还存在着将生命看得太重了,也算执著,就是这一念也不应该有。就这样,我被强行灌食8次,拒绝灌食时就遭到痛打,管教指使犯人打大法弟子,这是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特征。犯人打大法弟子,心狠手黑,手段残忍。师父说:“当然,形势虽然还在好转,可是邪恶还没有最后除尽、还在表现,不能掉以轻心,还要继续深入地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在圆满这条路上真正地走好你的每一步。”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自己在过关中还有很多不足,在今后的正法与讲清真象中应再提高一步,助师世间行。

(大陆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