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前夜大法弟子将洪法横幅悬挂在天安门广场四周


【明慧网2001年1月30日】 2000年12月31日这个令全世界人民翘首期待的极不寻常的日子终于随着时光的流逝悄悄的临近了,再过几个小时历史的新纪元即将到来--21世纪的到来。

随着夜幕不知不觉的降临,中国首都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也渐渐地黑暗了下来:各类警戒开始森严了,天安城楼前的便衣青一色的小青年,什么样素质的都有,而且越来越多;警察也悄然的增添了人数;武警部队更增集了大批指战员严阵以待执行着自己的任务;长安街上的警车一辆接着一辆装满了整装待发的警察;巡逻执勤的警车一会儿一辆的沿街行驶,好一付戒备森严的气氛。

几天前我们就准备好了几十幅洪法横幅要在主要立交桥和主要干道上挂出来。由于本次是新的成员自发组合,相互之间不熟悉,人员的意见一直不统一,致使挂横幅之事一拖再拖,最后定在了一日清晨。可是连日以来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都相继的去了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31日又有一大批弟子站了出去,有的外地弟子需要横幅,所以我们必须在晚上赶到天安门广场送到。我们几个人每人带上十几幅就出发了。决定先送横幅,黎明前再奔立交桥。

当我们来到天安门广场,一派阴森的景象真是大煞风景,令人不寒而栗。我们来到车站等人时,有一个乘客问一个商贩:“今天晚上为什么如此戒备森严?”商贩说:“怕法轮功!”听到这话我的心里很难过:法轮大法洪传八年多,九十年代初就被中国政府评为:“明星功派”、并获国家有关部门颁发的“边缘科学进步奖”、更有李老师为国家见义勇为基金会捐赠的款项而受到有关部门的嘉奖和赞誉。至于无数学法得法后的大法学员道德的回升、人心的向善、身体的健康,直接或间接的为国家做出的贡献说不尽道不完,而江泽民一句话就不允许了党员、干部学炼法轮大法;老百姓更不允许早、晚在公园炼功、锻炼。江泽民等人真是害人民不浅。法轮大法在世界四十多个国家洪传:不分国度、不分种族、不分肤色、越来越受到全球人民的欢迎、喜爱、赞誉。而在中国却受到如此非理的对待,老百姓欲实行自己合法的公民权利进行上访在家乡就横遭拦截,更不用说进北京了,抓到之后就以扰乱社会罪被非法关押、拘留、甚至送去劳教。广大修炼者被逼无奈只有到天安门广场去表达心声、和平请愿、却又遭便衣、警察的毒打。现在的老百姓是有冤枉无处申、有苦无处诉。

天安门广场也被武警围个水泄不通全部戒严。广场周围的人流越来越多,许多过往的行人都被赶进了小巷子里行走,令人压抑、窒息的气氛使我们再也不能容忍下去了,大家认为:现在我们就应该把带来的横幅挂出去。让更多的有缘人在戒备森严的天安门广场周围看到宇宙的最高法理:“真、善、忍”、让“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栽到有缘人的心里。这个举动固然危险性很大,因为警车和便衣到处都是。可是窒息邪恶、消灭邪恶的责任心不允许我们再等待下去了,每一分钟的拖延都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我们能一次又一次放下生死、顶着压力、顶着层层封锁走进北京、走进天安门广场,这已经是我们莫大的幸运了。比起想做而不能做的那些被关押、被拘留、被劳教、被判刑的功友们,我们此时不做更待何时呢?本性一次又一次催促我们还等什么,该是把横幅挂出去了!于是我们便开始行动了起来:第一幅“真、善、忍”长4米宽近1米的红底白粉隶书体的横幅就这样在人民大会堂西边的小巷,也是此时人流唯一行经的小巷的街道边我们选择了两棵松树之间挂了起来,由于两树的间距比较近,横幅没有完全撑开,可这也是这里唯一能挂横幅的地方。刚挂完,在这过往密集的人流中有两个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走过我们身边的时候,其中一个就问旁边人:“看见了没有?”另一个说:“看见了!”当我们几个人听到此话之后是激励?是鞭策?说不清楚,至少我们都增加了信心。不知他们是便衣还是同修,在路口的一个岗楼边他俩站住了,在寻找着我们,我们立刻分散的走开了。拐了一个弯向前走不远有一所小学,因元旦放假大铁门是关着的,我们又在大铁门上将5米长的“法轮大法好”挂上去了。第三幅在一所医院邻街外墙的铁栏杆上再次系上了一幅“真、善、忍”,每挂上一幅难度都非常大,但是我们越挂越好。在一条较宽敞街上我们又挂上了一幅“法轮大法好”这时我们沿着前门东大街从天安门广场的西边开始向东走,边走边选择目标,在前门东大街往天安门广场右转弯前的地下通道口处的护栏边,这里的灯光最亮,行人及车辆也较密集,我们不约而同的都看好了这块最耀眼的地方,只是危险性更大了。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几个同修给我们了望着,我们负责系的弟子互相鼓励了一下,每个人都保持了一个大法弟子护法、洪法、向世人讲清真象应具有的最最纯净的心态,然后一齐走到耀眼灯光下的护栏边稳稳地将横幅牢牢系在了栏杆上,然后我们一起把手松开,醒目的“真善忍”横幅立刻展现在世人面前,在晚风的吹拂下猎猎的飘了起来。“真善忍”的佛光再一次撒向人间,普照有缘人。几个同修深深地为我们捏了一把汗,就在我们往栏杆上系的时候有一个黄包车夫路过我们,当看到我们的举动时他立刻将车骑到了人行道上,然后在注视着我们。当我们路过他时,他焦急的说:“还不快走!刚才在王府井就抓了三个人,一下子就给摁在车的后斗里了。”我们为有如此爱憎分明的百姓而高兴,我们洪法没有白做。

接下来我们更加紧密的配合,在北京市公安局东边十几米远的邮电局二层台阶的护栏上又系上了一幅“真善忍”。之后便在距天安门广场最近的一条车行道边选择了一个位置将5米长的法轮大法好再挂上一幅,这一幅难度更大了一些,因此路车流频度很高,就在我们全神贯注的系横幅时一辆警车直奔我们开来,可是我们几个人谁也没有看见,而站在远处的功友可急坏了,就在此千钧一发的时刻,一辆公交车在我们面前停住了,挡住了警车的视线。我们此时把系好的横幅一齐展开,车上的乘客都在看我们,有的在相互示意。我们看到了我们所做的一切已得到更多的世人的理解和支持。同时我们也清楚的意识到:只要我们放下一切人的观念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最好的方式。我们还把横幅挂在了天安门广场东侧第一条街上的北京市政府的西门处两幅,尽管有的只停留不长时间就被巡逻的警车收走,但是我们还是在这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重大邪恶的压力下能够将宇宙大法“真、善、忍”展示给世人,从而为助师世间行救度世人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并能够做的一点点而感到安心。那天晚上到11点20分我们共挂了十一幅。

由于我们是临时的自愿组合,有的连姓、名都叫不出来,但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我们配合的如此默契,后来有几个人就走散了,回来后方知他们那天晚上被便衣抓走,现已二十天过去仍无消息,不知他们现在何处?又受到怎样的严刑拷打和非人对待,我们的心里一直很沉重。

不久前在明慧上有一篇文章有几句说的非常好:

用什么办法、什么样的形式能够证实大法,真正的大法弟子就会这样做!

用什么办法、什么样的形式能够向世人讲清真象。真正的大法弟子就会这样做!

用什么办法、什么样的形式能够进一步洪扬大法,能够唤醒世人未泯灭的良知,真正的大法弟子就会这样做!

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每个真修者的路都是师父为了去我们的各种执著心和消除我们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而安排的,师父为我们承担的更多更多。师父为什么将正法的时间一拖再拖呢?我个人体悟:一方面是师尊不想落下一个弟子,等待弟子真正走出人、真正达到标准、成为一个合格的大法粒子。什么是大法的一员?什么是一个粒子?师父在严肃的教诲中就明确的告诉了我们。另一方面是师父慈悲众生,在大法洪传之时不希望任何一个生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缘。

粒子就得达到粒子的标准。

我们不仅要走出来,更要走过来,在大法中正悟,走正每一步。

在这法正乾坤的尾声中,在这黎明前的最黑暗的时刻,是大法粒子就会珍惜伟大师尊留给我们一次又一次不会再重复的历史机遇,放下一切人的观念、放下一切人的执著,“坚修大法紧随师”,迎接普天同庆法正乾坤的伟大日子的早日到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