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试金石

Litmus Test



法轮功成员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约翰.史丹梅尔为时代杂志摄

王伊云(译音)现在直接尝到了新香港的滋味。这位33岁的企业经理是已经被大陆粗暴镇压达18个月之久的法轮功精神运动的追随者。1月2日,王象往常一样早上6点起床,从公寓步行10分钟到达附近的公园炼功,在那里她打坐炼功一个小时。当她到办公室时,她的上司正在等她。他直截了当地告诉王,她被解雇了,尽管该上司在两天前刚刚给她提了职。“他已经告诉我许多次,要我停止在公共场所炼习法轮功,因为他工作中有时要和大陆的官员打交道,”她说。“我不认为他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而解雇我,而是因为中国取缔了法轮功。”

法轮功声明已有超过100名成员在中国的监狱被折磨致死,如果这是对中共决心的考验的话,也是对香港能否保持独立的生活方式的严峻考验。这个前殖民地的指导方针是“一国两制”,但是从发展趋势来看,许多人担心正在走向“一国”而非“两制”。香港一些与北京紧密相关的著名人士,发表对香港法轮功及其行动的尖利谴责,这使人推测香港是否也会继之以大陆模式的取缔。另一些人则为了增加与大陆的生意机会而乐于放弃个人自由。

紧跟若干悬而未决的事件,包括香港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的辞职,许多港人怀疑是否暴露真实面目的时间已经到来;在英国殖民者离去四年以后,是否北京准备抛弃不干涉香港的面具,转而强迫香港在法轮功问题上严格遵守命令?

上周,董建华,香港的和蔼但不受欢迎的行政长官,窥测了一下这个政治深渊就退却了。在香港立法委员会上讲话时,他附和北京的说法--法轮功是“X教”。但是他没有说他将按照亲北京人物的建议取缔该团体。按照一位官员的说法,董采取“骑墙手法”,一方面他试图使北京的支持者满意,另一方面要避免任何暗示这个城市自夸的自治和法治正在走向崩溃的舆论。他的处境是如此不稳,即使民主党的领导人马丁.李,一个经常批评董的人,也承认了行政长官的困境。“我不认为董目前会完全陷落并取缔该团体,”李说。“如果他把一个人关进监狱,就会随之有更多的人被关进监狱。这是令他头痛的大难题。”

陈方安生一月初的辞职引发了人们对香港特殊地位不保的担忧。尽管她说她辞职是为了多与家人呆在一起,这一举动被广泛理解为她在一些问题,尤其是特区民主发展步伐上与董建华意见相左。陈将自己描述为特区独立的象征,资深记者将她看作香港政治黑幕中的金丝雀。因此,她的离职意味着整体出了问题。按照香港「诺幕拉国际」(音译)的执行董事威廉.奥沃豪特的说法,陈的辞职标志着香港的“第二次过渡”。

忧虑的呼声在第一位华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流亡作家高行健三周前访问香港时更加高涨(高的作品在大陆为禁书)。香港官员不但未对他盛宴招待,反而刻意忽视他。

尚不清楚董建华的北京领导到底希望他做什么。然而毋庸置疑,大陆当局为法轮功以香港为基地为大陆同修抗议而火冒三丈。北京为一月份一千名法轮功成员在香港市政厅举办会议而暴跳如雷。毫无疑问,镇压法轮功的推动力来自最高层。“江泽民使世人皆知他想镇压,”一个驻北京的亚洲外交官说。

许多人认为,这场争议是走向北京完全控制香港的过程中的另一个转折点。“亲北京势力在香港占强势地位,他们有的是时间,”吉米.赖(音译)说,他是公开支持民运的「苹果日报」的所有人,最近放弃香港移居台湾。“他们不用着急。但是变革正在到来,而且不是朝好的方向变。”

看一看法轮功追随者的活动,你很难将他们视为威胁。在凯蒂.冯(音译)的湾仔小公寓中的一周两次的集体活动中,屋里挤满了人。绝大多数人埋头阅读《转法轮》--法轮功的大法。他们一起一段一段地朗诵,对谁来谁走毫不在意。

王伊云(译音)表现出了坚定的信念,这种坚信使北京当局大光其火。尽管她丢了饭碗,王仍然告诉可能会雇佣她的下一个雇主,她是法轮功追随者。但是她并不想把她遭受的不公正的解雇诉诸劳动法庭。“法轮功教导我们不要让别人为难,”她说。“如果我的行为会令其他人受损失,我就不去做。”如果当前的紧张情况已经初露端倪,王和她的同修需要依靠他们的信仰所赋予的一切坚忍。

class="ContentMainImage" />

【明慧网2001年2月15日】香港 February 19, 2001 VOL. 157 NO. 7


法轮功成员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约翰.史丹梅尔为时代杂志摄

王伊云(译音)现在直接尝到了新香港的滋味。这位33岁的企业经理是已经被大陆粗暴镇压达18个月之久的法轮功精神运动的追随者。1月2日,王象往常一样早上6点起床,从公寓步行10分钟到达附近的公园炼功,在那里她打坐炼功一个小时。当她到办公室时,她的上司正在等她。他直截了当地告诉王,她被解雇了,尽管该上司在两天前刚刚给她提了职。“他已经告诉我许多次,要我停止在公共场所炼习法轮功,因为他工作中有时要和大陆的官员打交道,”她说。“我不认为他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而解雇我,而是因为中国取缔了法轮功。”

法轮功声明已有超过100名成员在中国的监狱被折磨致死,如果这是对中共决心的考验的话,也是对香港能否保持独立的生活方式的严峻考验。这个前殖民地的指导方针是“一国两制”,但是从发展趋势来看,许多人担心正在走向“一国”而非“两制”。香港一些与北京紧密相关的著名人士,发表对香港法轮功及其行动的尖利谴责,这使人推测香港是否也会继之以大陆模式的取缔。另一些人则为了增加与大陆的生意机会而乐于放弃个人自由。

紧跟若干悬而未决的事件,包括香港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的辞职,许多港人怀疑是否暴露真实面目的时间已经到来;在英国殖民者离去四年以后,是否北京准备抛弃不干涉香港的面具,转而强迫香港在法轮功问题上严格遵守命令?

上周,董建华,香港的和蔼但不受欢迎的行政长官,窥测了一下这个政治深渊就退却了。在香港立法委员会上讲话时,他附和北京的说法--法轮功是“X教”。但是他没有说他将按照亲北京人物的建议取缔该团体。按照一位官员的说法,董采取“骑墙手法”,一方面他试图使北京的支持者满意,另一方面要避免任何暗示这个城市自夸的自治和法治正在走向崩溃的舆论。他的处境是如此不稳,即使民主党的领导人马丁.李,一个经常批评董的人,也承认了行政长官的困境。“我不认为董目前会完全陷落并取缔该团体,”李说。“如果他把一个人关进监狱,就会随之有更多的人被关进监狱。这是令他头痛的大难题。”

陈方安生一月初的辞职引发了人们对香港特殊地位不保的担忧。尽管她说她辞职是为了多与家人呆在一起,这一举动被广泛理解为她在一些问题,尤其是特区民主发展步伐上与董建华意见相左。陈将自己描述为特区独立的象征,资深记者将她看作香港政治黑幕中的金丝雀。因此,她的离职意味着整体出了问题。按照香港「诺幕拉国际」(音译)的执行董事威廉.奥沃豪特的说法,陈的辞职标志着香港的“第二次过渡”。

忧虑的呼声在第一位华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流亡作家高行健三周前访问香港时更加高涨(高的作品在大陆为禁书)。香港官员不但未对他盛宴招待,反而刻意忽视他。

尚不清楚董建华的北京领导到底希望他做什么。然而毋庸置疑,大陆当局为法轮功以香港为基地为大陆同修抗议而火冒三丈。北京为一月份一千名法轮功成员在香港市政厅举办会议而暴跳如雷。毫无疑问,镇压法轮功的推动力来自最高层。“江泽民使世人皆知他想镇压,”一个驻北京的亚洲外交官说。

许多人认为,这场争议是走向北京完全控制香港的过程中的另一个转折点。“亲北京势力在香港占强势地位,他们有的是时间,”吉米.赖(音译)说,他是公开支持民运的「苹果日报」的所有人,最近放弃香港移居台湾。“他们不用着急。但是变革正在到来,而且不是朝好的方向变。”

看一看法轮功追随者的活动,你很难将他们视为威胁。在凯蒂.冯(音译)的湾仔小公寓中的一周两次的集体活动中,屋里挤满了人。绝大多数人埋头阅读《转法轮》--法轮功的大法。他们一起一段一段地朗诵,对谁来谁走毫不在意。

王伊云(译音)表现出了坚定的信念,这种坚信使北京当局大光其火。尽管她丢了饭碗,王仍然告诉可能会雇佣她的下一个雇主,她是法轮功追随者。但是她并不想把她遭受的不公正的解雇诉诸劳动法庭。“法轮功教导我们不要让别人为难,”她说。“如果我的行为会令其他人受损失,我就不去做。”如果当前的紧张情况已经初露端倪,王和她的同修需要依靠他们的信仰所赋予的一切坚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