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进京护法经历

【明慧网2001年2月17日】我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2001年元月一日,我冲破重重拦截,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实现自己的夙愿,证实大法。

走进天安门广场,见到的是一辆接一辆的警车,里三层外三层,警察便衣密密麻麻,稀稀拉拉的几个游客面无笑色,千年之交没有一点喜气,倒给人一种杀气腾腾的感觉。邪恶对“真善忍”害怕成这样,不知过往游客作何感想。

我和一位功友从南面刚进广场,立即有两个便衣上来盘问,我想不能迟疑,就迅速拉开早已准备好的横幅,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还李老师清白!”立即有一群便衣扑过来,夺走横幅,对我拳打足踢,电棍吐着长长的火舌在我的身上乱扎,但我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继续喊:“法轮大法好,还李老师清白,警察不许打人!”几个便衣把我按倒在地,扭住我的手。后又对我假惺惺的笑,改变了态度。等警车一开过来,人看不见的时候又凶相毕露一阵乱打,原来对我的笑脸是做给别人看的。

等装满了一车学员后就把我们送到附近的一个派出所,院子里有很多学员,中间站着许多武警,学员中不时有人打出横幅,并且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不准警察打人,窒息邪恶”警察一看到横幅就疯狂的去抢,学员们就组成人墙,卫护着横幅。

过了一会儿我们被分批送往别处,由于到处都关满了学员,我一连被转了四次,最后被送进昌平的一个什么地方,我被推进了一个什么地方,我被推进了一个房间,屋顶上挂着一串串铁链子,还有脚镣,电针等多种刑具,看来是上刑的地方。几个警察过来盘问,其中还有一个女的。“你是哪里的?”“我不说。”“你叫什么?”“不告诉你。”女警察开腔了:“你不说,待会儿让你跟狗说!”两个男警用警棍把我从头到脚打了个遍,我一直流着血,前胸已是鲜红一片,但一点也不痛。这时,他们牵来一只高大的狼狗,狼狗吐着长长的舌头,两只前腿砸地咚咚响,对着我张牙舞爪。警察一松手说:“去咬她!”我的心一正,两眼直视着狗说:“畜生,你敢咬我吗?!我师父是法王,我是修佛的,你做坏事,我不度你。”说来真神奇,我话音一落,那狼哼哼叽叽地趴到地上,耷拉着脑袋,不敢看我,那女警高叫:“邪了门了,邪了门了!”说着照狗屁股猛踢两脚,气急败坏地喊:“去咬她,去咬她!”可是无论怎么叫,怎么踢,那狗就是不动,并可怜巴巴地望着主人,我这时一阵辛酸想到:这些人还不如一个畜生,畜生都听懂了我的话,难怪吕洞宾说宁可度动物也不度人呢。

他们看到这一毒招不奏效,就又开始打我,并骂些污秽的脏话。一个恶警吼道:“把衣服脱下来!”我坚决不从,义正词严地告诉他们:“你们干这种缺德的事是要遭报的。”他们边骂着脏话,边议论着:“今天的那个姑娘的身子不错”等等不堪入耳的话。我坚决不妥协他们也没办法,就一直打我,打完了骂,骂完了打。打着骂着,那女警开始骂师父了。我严肃的告诫她:“你骂我,打我都不责怪你,可是你骂我师父,你就得付出代价。”说着我过去抽了那女警一耳光。这一巴掌把他们都打愣了,那女警一扬手一杯开水全泼到了我脸上。男警们兽性大发疯狂地打我,还说:“把她倒挂起来,让她尝尝江姐的味道!”我这时被打得鲜血从嘴里,鼻子里往下流,他们把我的手按在地上用皮鞋跟踩,我的手被踩得咯咯响,血肉模糊。这样他们一直折磨了我几个小时,天黑了,我晕了过去,但他们说什么干什么我听得一清二楚,我这时只有一个念头:“不能配合邪恶。”

他们见我晕过去了,就罢了手,为了试探我是不是真的无知觉,他们点燃一枝蜡烛,烧我的两个手心,我只感觉到很暖和,麻麻的,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们就叫来一个医生,医生一检查道:“脉搏很弱,血压很低,赶快送医院抢救。”这时他们怕不好交差,就用警车把我送到一个看守所,看守所的人一看就说:“这个人我不能收,你们把人打成这样是想推卸责任?”他们又只好把我送到医院。几个警察下去挂号去了,司机回过头来问道:“自己能走吗?”我摇了摇头,他就也下了车进了大厅。我一看车里没人了,忽然想到是不是师父点化我要我走哇,我一抽门锁把车门打开了,突然身上来了一股力量,我向着黑夜奔去。跑了一会儿就听到后面一阵大乱,灯光交错。情急之中我跑进了一栋单元楼,看到我的人都赶我走,有的甚至要报警。我一阵辛酸,感到了人无善念。这时那些警察在挨家挨户的查问。我见身旁有个坏垃圾箱,也不管脏不脏了,就钻了进去。刚躲好,几辆摩托车就在垃圾箱旁嘎然而止,但没发现我,就这样他们折腾了好一阵子。也渐渐又恢复了平静,我就出来了。

漆黑的夜晚我辨不清方向,就瞎走,也不知走了多远。朦朦胧胧我看到了一个牌子上写着:**县**单位,哎呀,我已经走出了昌平县了,我想北京那儿有功友我得到北京去。可是钱都被警察搜走了,又一直没吃东西,又冷又饿。黑灯瞎火,又在大山沟里,我怎么去呢?正在这时我听到有人骑自行车的声音。我听到声音走过去,借着月光,见一个男子骑车过来了,我叫住了他问道:“请问这位师傅,去北京怎么走?”那人愣了半天,看清楚是一个女的松了口气说:“你走反了方向,你是干什么的?怎么半夜在这里,这儿有狼。”我就搪塞了几句。他忽然又问:“你是练法轮功的人吧?”我说:“如果我是,警察又在追我,你会怎么办?”那人说:“练功的人都是好人哪,我家里也曾住过几个练法轮功的人呢,我还给他们看过门,你要放心的话就跟我走。”我心里一暖,心想毕竟还有明白人哪,但是我对他说:“谢谢你,你只要指一条路我就行了。”那人说:“那好吧,你就顺着前面的岔道走过去就可以上公路了,那儿有车到北京。”

于是我顺着那条路走下去,北风呼啸,我又冷,又饿,又疲劳,我找了一棵树靠了一下,不敢躺下,怕再也起不来了,歇了一会儿就走,走着走着忽然前面一个清晰的彩色法轮从地上冉冉升起,还有莲花,真是光彩万千哪,升到空中,星星都朝两边分开让路,升到高处留下一道亮光,接着地上又出来一条青龙,眼睛朝我一眨一眨,摇着尾部,展开龙爪也跟着法轮往上升。我高兴极了,忘记了疲劳,忘记了寒冷和饥饿,象个小孩子一样在黑夜中蹦蹦跳跳,高声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空旷的山谷回荡着:“法轮大法好!大法好!好!好!……”我的心轻松极了,一点也没有感到孤独和害怕,我至少有天龙八部在护法,还有法轮,于是我迎着寒风信心百倍的继续走。

不知又走了多久,终于看到了前方有灯光了,走近一看是一条公路。我看了看天上的北斗星辨别着方向,估计时间在夜里两点左右,又走了一阵子,我看到了一个工棚,人们还在熟睡,又往前走了一会儿看到了一个工棚里有个年轻人在做事,我走过去说道:“小兄弟,我路过这里,讨口水喝好吗?”他一回头,吓的倒退好几步,我想我满身是血,蓬头垢面的样子是很吓人的,路上想找点水洗都没有,全都是冰。我连忙说:“我不是坏人,我出了车祸,能不能找个地方我休息一下?”我走了一会儿,那小伙子又追上来说:“我想起来了,我带你到一个地方去。”于是我跟着他来到一个锅炉房,里面很暖和,他热情地给我烧水煮面条,一边说道:“你不象出车祸的。”我说:“反正我是好人,要是有警察追我你会怎么办?”他又问:“你是练法轮功的吧?”我说:“我要是你会报警吗?”他一拍胸脯说:“俺是山东好汉,俺不怕,怎么会做那事呢?法轮功都是好人。”他还说他们家乡也有练法轮功的人,还流露出也想让他家人学法的想法。我就对他说:“我现在没什么送给你,就送你一句话吧——佛光普照,好人有好报。”

看看天要亮了,我就准备走了,他全身上下一摸说:“我只有这二十元钱了,到北京车票十元,剩下的你买点吃的,到北京再想办法把。”后来他一直把我送上了车,在北京功友的帮助下我回到了家。”

我悟不到更多的东西,只知道此时此刻我应该这样去做证实大法,其实大法给与我的,远远比我付出的多得多。

(大法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