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磨砺旧工具:随意‘劳教’

China Hones Old Tool: 'Re-educating' Unruly


【明慧网2001年3月1日】纽约时报2001年2月27日刊登了一篇发自北京的报导,题目是:中国磨砺旧工具:随意‘劳教'。文章的作者是艾利克.艾克荷姆(ERIK ECKHOLM)。

文章报导说,周国庆(音译)曾因为在1989年帮助组织罢工而被拘留六个月,后来又试图代表一名流亡的劳工领袖控告警察,因此,作为一名律师与长期的人权倡导者,他知道他的处境如履薄冰。虽然如此,他仍然对1994年拘留他的借口感到意外。周先生和他的一些朋友当时正打算派发一些印有共产党的口号“劳动是神圣的”T恤衫,并用此以退为进的努力来维护工人的权利。但是当第一批样品送到他家后不久,警察逮捕了他。警察在考虑以什么罪名控告他的同时,把他关在北京拘留中心将近一年。 46岁的周国庆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他们找不出任何罪名控告我,所以最后把我送进了劳教所。”

为了让这个被视为捣乱分子的人保持安静,警察使用了现在成为人权与法治辩论焦点的处理方式。依照含糊的所谓“扰乱社会治安”的名义,警察把他送到冰天雪地的一个东北劳改农场劳动教养三年。官方数字显示,中国有将近300个这样的劳教所,现在关押了26万罪行太轻而无法提起刑事诉讼的人。“劳教所”关押的通常都是轻罪犯人--以前主要是吸毒者、妓女--现在被经常用来压制象周先生这样的政治异见人士和非官方的宗教人士,以及最近一年半来劳教的数千名法轮功精神运动的大胆追随者。

文章说,联合国高级人权专员玛丽罗宾逊今天对北京进行了异乎寻常的强硬挑战,要求中国彻底放弃劳教制度,并称劳教为“从一开始就是任意”拘留和以强迫劳动作为惩罚的形式,违背了国际公认的准则。她发出这一呼吁时,正值美国国务院发表年度人权报告,说中国的(人权)状况严重恶化。许多中国的法律专家也声称该(劳教)系统存在着深刻的缺陷,因为它事实上允许警察可以不经审判和其他司法复审就将人监禁长达三年的时间。他们还说,此系统是从一系列不协调的决定发展而来,从未得到国家立法机构制定的任何一部综合法律的认可,而最近的法制改革要求这种认可。但是内部要求清除或彻底改组劳教系统的努力,在公安部和司法部强烈反对下以失败告终。劳教系统给予警察的权力在周国庆的案例中表现得非常明显:由于他倡导自由工会,官方在他的判决通知上说他“企图加深社会矛盾,制造麻烦。”

所以周先生没有真正的辩护和上诉的机会,就被火车送到了双河劳改农场。这是一个靠近俄罗斯边境的监狱农场,一同坐牢的囚犯主要是年轻的小偷,夜盗和打架斗殴的人。周先生回忆说,在劳改营,“卫兵和囚犯都用嘲笑的口气使用‘教育’这个词”:“教育”意味着你会“被关进很小的囚室,遭受电击或毒打,然后写自我批评说自己得到了改造。”

作为全国最严酷的劳改农场之一,在黑龙江省的这个劳改农场中,劳改人员每天还遭受另外一种折磨:在早饭和午饭之间,午饭和晚饭之间这个漫长时间里不准上厕所。

当中国司法实践受到国际关注的时候,劳教制度显然是对国际标准的最明显的违反,这些国际标准包括中国已经签署的,并据说将会批准的,公民和政治权利公约。

劳教制度始于五十年代,当时是为了惩罚没有什么罪行的“反革命分子”和一些拒绝完成指定工作的游手好闲者。随后,各种轻微犯罪都被列入,因此给予了警察极大的余地。判处劳改通常是市公安局就可以决定的。在全面改进立法的过去十年中,诉诸“行政”拘留系统而非“刑事”拘留系统的案件增加了,这主要反映出当局与犯罪和吸毒人数上升的斗争。按照「中国人权」的一份新的报告,官方资料显示在整个八十年代,一直有大约10万人被关在劳教所中。

但是,中国官员12月说,有26万人被关在劳教所,百分之六十是因为“扰乱公共秩序”,百分之四十是与毒品有关。

文章说,政府没有透露到底有多少名法轮功追随者未经审判被送往劳教所,但是法轮功团体自己和人权监督机构估计为数5,000人,甚至更多。中国报纸曾经描述在一个劳教所中就关押了数百名追随者,并宣称其中多人被“转化”。

在过去数年中,劳教成为中国法律报刊杂志的争论的热点话题。一些专家主张废除它,而另一些宣称其具有合法用途,而主张通过某种形式的司法监督及其它保护措施以防止出现任意拘留。

许多专家说,劳教制度的最主要的不公平之处之一就是判决极其严厉,劳教惩罚往往超过刑事法庭对于明显更严重罪行的惩罚。徐永海(音译),一名医师,在(中国)1995年签署一个人权宣言后,被判处劳教两年,但不知为什么一直被关押在北京拘留所。他回忆说,他在劳教所碰到一个农村人曾经因为偷窃一条皮带被判处劳教一年半。

“仅仅是一条皮带!”徐先生在采访中回忆到。“他应该偷窃十条皮带”,徐先生说,这样他会到刑事法庭接受处罚,而且惩处会轻得多。今天在北京的会议上,按照中国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技术合作协议,举行了一个“轻罪惩罚”的研讨会。罗宾逊呼吁“进行严肃的审查以便最终废除劳教制度”。中国会同意召开这样的会议,这标志着对目前使用劳教系统存在着广泛的不安。据说人大最近准备对劳教进行部分改革,可能会采纳对判决的司法复审,并缩短最高刑期。

但是在反法轮功斗争的铁腕氛围下,中国的专家再也不敢呼吁废除该系统,一些人说他们甚至害怕与外国记者讨论该问题。

本月早些时候,王运生(音译),司法部劳教局负责人说,可能很快颁布关于劳教的新法律,但是他强调了继续使用该系统的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