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证实大法的

【明慧网2001年3月27日】99年10月我第一次进京上访。当时怕心还是比较重,主要是怕还没证实大法,就被抓起来,起不到作用,就呆在出租屋里不敢出门,只是学法、炼功、交流。当时的想法就是等时机一到,大家集体走出来,法就正过来了。当犯罪分子江泽民开始谩骂诽谤大法时,我们认为必须走出来了。

谁知10月28日凌晨,我和一些同修刚走出住的地方,就被警察扣押,送回居住地拘留15天。在拘留所里,大法弟子们的一言一行,都在改变着周围的环境,犯人们从不理解到钦佩,到最后跟着我们一起抄写、背诵《洪吟》,学习动作,有一个犯人甚至还开了天目,连平时脾气暴躁的仓头,也变得平和并能替别人着想。

在拘留所常常吃不饱,可仓头每天可以从外边带很多好吃的回来,以前都是他一个人享用,吃不完宁可倒掉也不给别的犯人吃。大法弟子们总是将自己的饭分给其他犯人。后来仓头主动将自己的食物分成每人一份,以至于后来全仓的犯人觉得象一家人一样。出来几个月后,偶然听到一个刚从拘留所出来的同修讲:你们先进去的同修做的太好了,原来我以为进去会吃很多苦,没想到一说是大法弟子,不但吃好睡好,还不让干活。那个仓头见面就说:‘法轮功都是大善人。’”我开始明白了,其实这就是在向世人证实大法。

后来我因在学员家交流,再次被拘留。这次被送到一个偏远的看守所,整个所里只有我一个大法弟子,可仓里每天都象在开法会,一群犯人围在身边,津津有味地听我讲大法真相和修炼故事。犯人们针对政府的宣传提出许多疑问,我的解答令他们信服。一个文化不高的犯人还说:“虽然我听不全懂你的话,但我就喜欢坐在你身边,感觉心里很舒服,一离开你心里就烦躁。”我知道,这一切来源于法的力量和师父的加持。

短短的十几天时间,我所在仓的犯人进进出出,简直象上培训课,有些只判了几天的,还有些是被误抓甚至被诬陷进来的。连仓头也觉得奇怪:“隔壁仓才十来个人不送,我这个仓都三十多人了,怎么还往我仓里塞?”我明白,他们都是有缘人。一个表示出去要学大法的犯人说:“我进来一眼就看见你,就想和你接近。”每当想起这些,我深深地感受到师父洪大的慈悲。

2000年5月,面对邪恶的进一步镇压,眼见身边一个个同修为证实大法走出来而被关押、被折磨,我和妻子带上3岁的儿子再次进京。这一次,我发誓要用生命来证实大法。后来我从《转法轮》“辟谷”一篇中悟到:对于一个修炼的人来说,根本就不存在死的问题;修炼修的就是正念,正念一出,心性提高了,大法的威力才能在你身上显现。由于在法理上提高了,在北京绝食5天时间里,不但没有出现任何不好的反应,反而感到全身发热,红光满面,精力充沛,心态祥和。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法力在加持我,让我向世人证实大法。

被送回来后,我被刑事拘留,公安说这次要给我一个严重的教训。对此我一笑了之,继续绝食。他们说我是在对抗法律,我告诉他们:尽管是他们在执法犯法,但我现在没有对抗任何人的心,我只是处在一个修炼的正常状态中,同时以此向世人证实大法。他们说:“我们关你一年,你也一年不吃?”我毫不犹豫地说对。

管教开始不理会我,那意思是看你能撑几天,同时交待犯人监视我有没有偷吃东西。4、5天过去了,管教终于忍不住了,开始劝我吃东西。我每次都站在科学的角度善意地向他们解释,令他们无可奈何。就这样一个星期过去了,我照常参加每天三次出操,还帮其他手慢的犯人做手工,其他时间我就学法、打坐炼功。管教们由一开始不理解的愤怒,慢慢地变得真正关心起我来,并开始询问一些关于大法的问题。

我的情况各级领导都知道了,从所领导到分局、市局、检察院,不断来人询问。一次所长找我谈话,所长告诉我,以前一个大法弟子也是这样绝食,最后他亲自煮小米粥喂他吃,终于感动了这个弟子,最后停止绝食。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前一个弟子没过关的教训,自己是在做一件非常神圣的事,证实大法的事,所以自始至终不为人情所动。

第十天,所长终于没了耐心,下令:“强行打针”。我平静地对所长说:“现在我的能量不来源于这个空间。我的身体不接受这些东西,如果你要强行打针,出问题你要负责”。所长说:“打针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不需要这些东西”。结果真的就打不进去,一下就把血管打穿了,医生觉得不可思议,换一个胳膊再打,还是一打就穿。这时我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差点晕倒,管教和医生看情况不妙,赶紧停止。事后,我在仓里躺了两天,不出操、不做工、不接受谈话。其实我知道自己没事,但我就是要让大家都知道强行打针的后果,让他们以后不敢再乱来。后来管教私下问我:“你是不是用功把它逼出来了?”还求我说:“别让我太难做了,你看全所哪个管教还象我一样扛两个花(警衔),就算帮我一次吧。”我告诉他职务高低并不代表一个人的真实能力,就讲了人各有命的道理给他听。我的一番话打动了他,他说:“其实所长早就命令我给你灌食,但我看你是很有修养的人,实在不忍心这么做”。我很高兴他能这么想。

刚进所的那几天,仓里的犯人有的嘲笑我说:“不食人间烟火,你要成仙啊?”“太痴迷了,精神都不正常了。”有的好意地劝我:“没用的,他们绝不会放你的。”管教严禁他们和我谈论大法,否则加刑。其实根本就不需要我讲话,因为我绝食的本身就是在向他们证实大法。犯人们每天替我数着时间,渐渐地他们的态度从怀疑和嘲笑转变为敬佩。一个身强体壮犯人在我绝食十多天的情况下,要和我扳手腕,竟然扳不过我,最后大家竖着大拇指对我说:“我们相信了,世上真的有神!”有的犯人说:“别人可能不信法轮功,但我们信,因为我们眼前就有一个,大家都看到了。”还有的犯人向我表示想学大法。我为这些生命感到高兴。

就这样,一切方法全部使尽之后,邪恶没有了任何办法。十二天后,公安用车把我送回家。后来我感到很遗憾,没能做到更好,因为我不应该只顾自己出来,应该要求把和我一起关进去同修也释放,但我却没有这样做。

现在,我和千千万万同修一样,彻底从人中走了出来,融入伟大的正法洪流。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正法修炼的伟大意义,我们不承认邪恶强加给大法和大法弟子们的一切,所做的一切都是向世人证实大法,展示着大法在人间真实伟大的体现;同时在走出来的过程中,我们又在不断地放弃着各种执著,不断地圆满着自己。正如师父所说,这就是大法弟子们最伟大之处。但我清醒地知道,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源自师尊的洪大慈悲,而我做的还远远不够。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