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证实大法及被抓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1月17日】 2000年12月31日晚上11点多,我来到天安门广场。刚走进广场,就听到有人在喊:“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紧接着,从我周围窜出5,6个便衣,都朝一名正在奔跑的学员扑过去。把他绊倒,同时5,6个便衣狠命拿脚猛踹他的头部和身体。然后,将他拖上警车。很快,广场的另一角又有人群涌动,然后又见有学员被便衣拖上车。在我在广场的大约一个多小时内,平均每隔5分钟便有学员被抓。有很多学员根本在未有任何举动之前,就被便衣盯上,盘问他们,被拖上车。有的不甘心就此被抓,就努力喊出“法轮大法好!”,有的极力挣脱,便衣们一边拖,一边拳脚交加。旁观的游人有的都说:“这也太残酷了!”有时能够清楚地看到警车内的警察狠命地揪住学员的头发,死命地打。有一名年轻的女弟子,怀抱着约为两岁的孩子,正气凛然地大声喊出:“法轮大法好!”随即,她也被抓上了车。有两名女学生被误抓上车,她们哭着说自己不是炼法轮功的,警察就要她们大声说“法轮功是XX”,她们照说了才被放下车。可怜的生命!有一名年轻的男弟子,盘腿坐在地上在看一本书,便衣凑上前看他在看什么,旁人也问他在看什么书,为何在这里看。他大声地回答:“我在看《宪法》,我要看看《宪法》里到底是怎么讲的……”便衣听到了他的话没敢抓他。一名便衣注意上了我,它边抽烟边盯着我,我便也望着它,互相对望了有十多秒,我大声地问:“怎么啦?!”它猥琐地笑笑说:“没什么。”另一个穿制服的警察走近它,问它什么事,它小声说我看起来象炼法轮功的。那警察望着我,也不敢肯定。它们盯住我好一阵后,便放弃了。

一名韩国的留学生问我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有这么多的人,我跟他说警察在无故抓人,在抓无辜的好人,他点头说明白,说他也听说过法轮功。随后,就在那名留学生的面前,我因大声喊出“法轮大法就是好!”被便衣用手捂住嘴推上了警车。警车上一个警察在用警棍抽打一名年轻女弟子的脸,不管它怎么打,她始终说:“警察不能打人!”车上的学员也一起说:“警察不能打人!”那邪恶之徒才住手。随后,我们一车人被送到天安门派出所。

天安门派出所的走道上已站了上百名学员。大家都在集体背《洪吟》。有的学员打出横幅,这时警察开始冲入学员中抢横幅对学员大打出手。它们用警棍凶狠地打学员的头和脸。有的学员的脸上被打出了血。还有一个邪恶之徒,恼羞成怒地对着一名学员狠狠煽了一嘴巴,紧接着又朝学员颈部吐痰。这就是江泽民手下的“人民的警察”!

夜里三点多,有三辆大客车将我们拉到XX看守所。在车上,有的学员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车上的警察洪法。在XX看守所,我们28个人被安排在一个号子里。大家相互交流。到早上七点多,大家一起读书和老师在大湖区的讲法。上午九点多,说是给我们换地方,又有车将我们拉出XX看守所。一辆依维柯上挤满了二十多个学员。在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中,我们把车窗打开,向路人和经过的车辆大声喊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有时,车上的警察要我们背书给他们听。大家便背《论语》和《洪吟》。就这样,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被拉到XX看守所。

XX看守所的门口停了很多警车,都是下面各地派出所的车子。我们一下车,便几个几个地被分别带上不同的车子。我和另外3名学员被车子拉到XX派出所。后来,从他们干警口中得知,元月1号来了一个紧急文件,要求各看守所将法轮功学员分流到各派出所,由各派出所负责问出学员的姓名和所在地,遣送回原地,由原地处理。我们是中午十二点多到XX派出所,第二天上午十点多被送回XX看守所的。有两名学员说出了她们的姓名和所在地,有一名学员是干警骗她,说只要报出家属的姓名,便不会通知当地派出所,只要家属过来接便可以,这样她才讲了。后来,当那个干警又想用同样伎俩骗我时,我问他:“你自认为身为人民警察很神圣,为什么要用这种骗三岁小孩的谎话来欺骗人民呢?!”他讪笑着推说是“为了工作”。我和另外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妈坚持没有报出姓名和住地。期间,他们三次要老大妈脱掉棉袄,站在外面受冻。第三次是在夜里十二点多,他们把她铐在户外的铁柱子上,自己躲到车里避风,还将车灯照住她。这一次,老大妈悟到不能这样受他们的控制,便用头去撞铁柱子,将铁柱子撞得左右摇摆,发出响声。干警怕出事,赶快将她送回室内。老大妈始终很少开口说话,只是几次对干警说:“你们不要问我,我的心就象钉子一样坚定!”干警看老大妈不开口,便轮番问我,前后有十多名干警,软硬兼施,说若软的不行,他们电棍,铐子都有,威胁要来硬的。我说:“你们都有条例明文规定,不能对犯人进行体罚,何况我们还是被你们非法关在这里的。如果我在这里受到任何过份的对待,我一出去就要告你们!国内不行,国际上还有人权组织,我要将这些行径曝光!”最终,他们也没有对我动粗。

他们问我,我就借机向他们弘法。有的干警也说他们也有朋友在炼,而且烟也戒了,酒也不喝了,他们也知道大法好。有个干警夜里两点多还在问我,我对他说:“你也别问了,我也不会说。我们还是说点其他的。”他也同意,最后他说:“其实啊,我也真盼望你们法能早点正过来。不然,我们天天什么事也不要做了,就和你们耗着了。”当天晚上,他们又接来几名学员,其中还有孩子。在我接触的这十多名干警中,大多还是有一些正念的,也都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只是他们所长态度非常强硬,说:“我们警察就是政府手中的工具,我也不管谁对谁不对,江XX要我们打哪里,我们就打哪里。如果有一天,你们法正过来,要我们说你们好,那我就说你们好……”我说:“身为警察,这是你们的职务,但作为警察,首先应该是一个人。是一个人,就应该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他摇头:“我不管你说什么,我就要你报出姓名和住址……。”

元月二日上午,我们两人被送回XX看守所。和我们一起关进同一间号子的,还有另外3名学员。在号子里,我们碰到一名已绝食5天的学员。我们交流时,那名学员说她悟到任何事都不能配合他们。干警把她绑在树上,还要扒她的衣服,她大叫:“警察耍流氓!”它们便不敢行凶了。按手印,拍照都不配合。当天下午,她被叫出去,没有再回来。可能是被放走了。另外几名学员,有的被电棍电,有的被脱去棉袄和鞋袜,光脚被铐在室外受冻一个多小时。大家都很坚定,开始绝食。同号子里,有两名犯人。她们说她们已经送走了好多大法弟子,都说大法弟子是好人。其中有一名已经在得法中了,她能背《洪吟》,和我们一起炼功。看守所里,总是有各地驻京办事处的人来认人。听她们说,这个看守所的所长对大法弟子很好,好些干警都有书,有些还炼。我们刚到里面不久,就有一名干警过来说:“你们该怎么悟就怎么悟,悟到要吃饭就吃饭,悟到不吃就别吃。”

第二天下午,我和另外号子里的八名学员被车子送到附近的一个火车站,放我们走。在车上,送我们的干警告诉我们要小心,说北京火车站有很多便衣。他还说:“牺牲我一个,可以救很多大法弟子。”后来我才知道,他以前也炼过,现在不知为什么没有炼了。最后,他给每人都留了他的呼机号。从干警口中得知,现在很多警察都反感抓学员的事,都烦了。我们感谢那些为大法和大法弟子做了许多好事的干警们,也再次奉劝执迷不悟的帮凶们,后悔的机会已经不多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些都将一一得到印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