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法会发言稿:我对正法的理解(比利时)

【明慧网2001年3月28日】 我叫尼古拉.斯考斯(Nicolas Schols),是1999年6月得法的。时间在继续:在参加完李老师的九天讲法录像班后不到两星期,我从BBC新闻中听到了对老师和大法不好的报道。虽然我当时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但我已认识到常人和大法弟子对法在认识上的差距。我能感觉到媒体已被邪恶所误导。虽然这是非常邪恶的,但是我感到这是一次根本检验,犹如千千万万的人都在注视着我的心。

几个月很快过去了,我开始参加洪法。1999年10月,我第一次读到了师父的经文《和时间的对话》,起初我感觉这要求对我来说太严格了,我把它作为对我心性的考验。随着深入地学法,我的理解开始渐渐改变,我被师父宏大的慈悲所感动。我意识到自己对经文涵义的理解曾是多么肤浅。现在当我再读这篇经文时,我感悟到,在我整个修炼过程中,师父及所有已达到标准的大法修炼者一直在耐心地等待着我,为我而承受苦难,慈悲地等待我的正悟。两年已过去了,我仍然有很多执著心要放下。中国国内的大法修炼者们正以他们的大慈大悲继续承受着常人难于承受的苦难。他们已树立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而殊胜的威德。然而,他们还在等着我从内心深处觉醒、舍尽一切。

2000年5月10日傍晚,我想去参加集体学法。在我住的那条街的拐角处,我骑着自行车和一辆汽车撞上了。我记得当我被撞飞在空中时感到非常舒服。先是阳光一闪,然后眼前一黑。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正躺在离汽车保险杠3米远的街道上。自行车被撞得更远。我站了起来,心里非常平静,甚至有些为汽车司机担心。当他从车里出来时,他吓呆了。我不得不想法让他平静下来。自行车彻底撞坏了,我的头也撞进了汽车的前车窗,车窗撞裂了,我头撞上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碗形坑。但我除了一些很小的擦破,以及后来发现的一些无关痛痒的青紫块外, 并没有受任何伤。正如李老师在《转法轮》里所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地出现危险。” 三位女士赶紧跑过来,朝我喊着:“看哪!?简直不可思议!小伙子,你受伤了,你得去医院。” 我说我很好。但他们坚持说我被吓坏了,可能明天就会发现受伤了。她们坚持把电话号码给我并确信我得到了司机的保险号后才让我走。我把自行车搬回家,骑着我父亲的车去参加集体学法。

紧接着这次事故后,又一次心性考验到来了。司机不愿赔偿我撞坏的自行车,我父母又要求我尽快处理好这一事宜。最后司机欺骗了我。事实上,当我向内找的时候,我发现我在担心物质上的损失:师父救了我的命,而我却想着要得辆新自行车! 我怎么能这么自私呢?然而,当我计较个人得失的时候,我就是抱着这样一种想法。

在这一事件中体现出来的这种自私想法不仅在我个人修炼中出现,而且也已成为我走出去证实法的障碍。正如我已清醒地认识到师父救了我的命,而我却仍然不能清除人心带动下的各种欲望一样,当证实法的事情摆在面前的时候,我仍然不顾老师把这神圣的机会赋予了我而难以克服自己隐蔽很深的自私。我把自己掩埋在人的理中而使事情一拖再拖。现在我已知道达到要求绝非易事,除非奋力精进。时间在飞跑,过关也变得越来越难,法对我们也有了更高的要求。我在这物质世界里已经自欺欺人地浪费了很多年,现在我需要同时面对学法,放弃自身不好的东西,和证实法, 如果我现在还不惊醒,我何时才会再醒悟呢?

现在的形势对大法学员之间的协调有很高的要求。有些学员在走出来的问题上有更多的障碍,另一些学员则坚定地走了出来。有时候大家对当前法对我们的要求存在着不同的理解。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明慧网是我们修炼的向导。几个月以前,我觉得明慧网是否太权威了以致于我难于跟从,好象是编辑部告诉我们做这做那,但我现在已意识到明慧网是能坦诚地接受来自各处的批评与建议的。他们用纯净的心去编辑,向全世界人民讲明真相,起到了帮助各地大法修炼者之间相互沟通的桥梁作用。我们不能绝对化,但应认真地参阅它。师父说:“不是说明慧网没有错,但重大问题一定看明慧网的态度。”

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我们有很多东西要靠自己去悟,很多情况下都暴露出我们不纯的心。我已意识到当我们的执著心没完全去净的时候,即便是我们自认为的好心也会使他人误解甚至产生副作用。比如,我们表面上是在帮助别人去掉人的壳,内心深处我们却使用着旧的令人不快的方法去批评别人或对他们施加压力,而没能用我们的慈悲或善心去帮助他人正确地理解当前的形势和参与正法进程的重要性。师父在《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说:“如果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任何观念,不站在个人的利益角度上作为出发点,真心为别人好,给别人讲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诉他什么样是对的,他会被感动得流泪.” 据此,我应该学习对他人更慈悲,当问题产生的时候先找自己。

在弘法活动中,我也遇到怎样向别人讲明真相的难题。可是,一旦我设法突破这一难关的时候,我能感到法的力量。如果我们的心是在法上而不是被人的一面所抑制,那么周围的环境就能被真正地正过来。在很长的时间里,我认为我不应该去参加法会,因为我修炼不够精进我不配参与这么庄严的事情。这是因为我缺乏对法会目的及其对个人修炼的益处的了解。我想这也是因为我的魔性的干扰,用他的存在作为借口,以阻止我通过与同修交流而得到进一步的提高。真的,当我与如此多的修炼者在一起,当我看到他们修炼的精进,我悟到我还有很多东西应该放弃。这是一个积极的促进大家进一步提高的环境。

我们很多人参加过2000年9月的纽约法会,或2001年1月的香港法会,或其他法会,已体悟到那一时刻是多么的神圣,我们的参与是多么意义深远。表面看来只是一群聚在一起的穿黄T-恤衫 的人在请愿、发传单,但是所有到会的修炼人都知道我们是在人间证实法,这才是其伟大殊胜之所在。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说:“那么我们在讲清真象的时候,清除了一些人对大法邪恶的念头,最起码在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吗?因为在大家讲清真象过程中有人得法,不只是去了他们的罪,同时还度了他。这不是说明你们做了更慈悲的事吗?做了更大的好事了吗?大家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在最邪恶的表现最猖獗的时候,我们还能够这样慈悲,这是最伟大的神的表现,在我们最痛苦的时候,还能够挽救别人。”

我很高兴我参加了上述的法会,今天我又来到了日内瓦。

我希望我能从自己以前的错误中和同修们的体悟所给予的启示中得到更多提高。我会努力对他人及自己都更有善心。祝愿大家在今后的修炼中, 勇猛精进, “坚修大法紧随师 ”(《心自明》)。

最后,我引用师父的两首诗来结束我的发言。

实修
学法得法,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做到是修。

无存
生无所求,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谢谢!

比利时 尼古拉
发表于日内瓦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