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法会发言稿:放弃执著,同化宇宙特性(译文)


【明慧网2001年3月31日】我们是去年二月份开始修炼的。从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我们是浙迪耶夫团体的成员,我们寻觅体验自我并期待能有如基督这样的大师力图传授使我们从沉睡中惊醒。我们却从未像我们所期待的那样清醒过来,带着失望,我们退出了那个团体。在随后的二十年里,我们四处寻找着答案。

去年二月份,我们在当地参加了一家健康食品公司内举办的一次小规模的气功讲座。当最后谈到炼功点的时候,主办人说,“谁愿意每天早5:30到艾拉湖炼两小时功,炼完后,你会感觉浑身是劲。”我们彼此看着对方,似乎在说:“听起来很好。”几个月前,弗兰克林曾把法轮大法网页加入到他的热点网站的书签中,但一直没有浏览。这回他访问了这个网页,下载了英文版《转法轮》。我们俩读到第五页“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当时的反应是,“噢,这正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我们找到了塔拉哈西的辅导员。两天后,钟在炼功点见到了我们并教我们炼功。后来我们冷得发抖,回家后经历了我们的第一个小磨难。本想洗个热水澡,却发现热水器坏了。

学炼功法几天后,我们去科罗拉多参加一个治病学习班。途中弗兰克林经历了有生以来最严重的头痛,路易斯牙痛得也很厉害。我们没有悟到清理身体的法理。所以弗兰克林接受了JSJ治疗,头痛消失了。尽管接受了同种疗法,草药及JSJ治疗,路易斯的牙痛仍未见好。整整四天,她几乎不能吃东西,只喝了点汤。第五天,来了两个人给路易斯治疗,尽管他们用的是治其它病的疗法,牙痛消失了。后来又疼了起来,但路易斯没有再吃什么,牙痛自己好了。当时,我们没有悟到李老师在转法轮299页中说的,“有一个问题要说清,一般的气功治病和医院治病,就是把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的难往后推移了,推到后半生或以后去了,业力根本没有动。”

我们开始修炼两个月后,每当路易斯做第五套功法加持柱状神通,左臂在上时,胳膊会抖动。一连持续了几个星期。十年前当她患淋巴病时,她抬不起来那只胳膊。淋巴病随后又导致了她的左手食指的指尖麻木。停止抖动后,她发现她的左手食指的指尖又恢复了正常。

修炼四个月后,弗兰克林读到1997年法轮大法交流会上的下面一个问题:

问:老师,炼功时单盘和双盘,最终有什么影响?
师:他有一个修炼的基因在里边,有一个机制在里边。我们这套功双盘这种机制,就像一部机器吧,这个机器齿轮是这么安的,你非要那么安,他就造不出东西来。但是它不一定那么绝对,因为有些人他有个渐进提高过程。盘不上慢慢地盘。所以我们还是有办法。你要尽量地赶上来。

因此弗兰克林觉得他应尽快赶上来。第二天他开始双盘腿。他的确感到了不同。

大一些的磨难接踵而来。七月初负责管理我们领取工资的一家信托公司的银行说由于种种原因他们没有查看我们的帐户,我们现在欠银行一万二千美元。因此我们将领不到工资,直到付清亏空额。而且以后的工资会降低。当时,这是我们的主要经济来源。路易斯同银行代理谈判,艰难地尽力实践忍以及从心底里感谢他们。结果令人吃惊的是银行认为全部问题是由我们引起的,他们是受害者。说的对,因为作为修炼人,我们需要更多的磨难。李老师在转法轮154页中说,“所以你遇到什么矛盾,我说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转化成德。”

随后在七月份,我们去参加了华盛顿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中国功友的献身精神尤为令人感动。在中国使馆前他们举了几个小时横幅。我们到那儿的第一天,在林肯纪念堂前炼功时,有一阵面着向太阳,当时弗兰克林头顶及脸部通红。以前他因为年轻时过多使用香皂洗前额的油脂致使前额很干,而且脱皮。这次太阳的曝晒治愈了他的前额,恢复了正常,他脸上癌症前兆的症状也全然消失了。

法会上,一名功友谈到的炼第五套功法时的体验令人印象深刻。业力又踢又叫让他停止炼功,他看到活的黑色业力渐渐接近一个熔炉,业力钻了进去,然后在另一边出来是它变成了白色的德。其转化过程令人寻味。听到这段体验,更象严厉的父母一样,帮助路易斯转变了对业力的态度。她第一次双盘了一小时。弗兰克林随后在艾拉湖炼功时也同样双盘了一小时。

2000年3月,弗兰克林开始拜访在东北的他以前的患者。在探望住在那里的家人时,我们试图向他们介绍法轮功,这是我们一项持续的计划。

因为银行引发的磨难,弗兰克林在一家印度预约诊所做了一个月对症疗法医师。他已多年未做对症疗法医师了,必须写下处方剂量对他来说是个挑战。他还受到其他医师的监督。这是守心性的好机会。

当时路易斯同钟去纽约参加心得交流会及在联合国的游行,抗议江泽民镇压法轮大法。(江当时在纽约。)这么多没有任何组织的修炼人在一起的秩序以及和平的场面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难以言表。

上个月弗兰克林经历了一次不寻常的体验。在炼第二套功法头顶抱轮时,他感觉自己很高大,仿佛站在宇宙中。当时他清楚地记得唯一重要的就是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以及他须同化于宇宙特性。他也清楚地记得,阻碍他同化这一特性的就是他的执著。

除了上面讲的这些,我们也参加了在华盛顿的台湾独立日的游行,并有幸举起法轮大法横幅,并于本月初有幸争取到塔拉哈西对法轮大法及李老师的褒奖。李老师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演讲中说,“无论是在国内也好,在国外也好,表现出来的都是一样,都存在走出来、走不出来,对正法这件事情用的心大小,存在着同样的差异,只是环境上不一样。”愿我们在正法期间继续为大法更多地付出。

我们俩都感到神奇般轻而易举地抛弃了执著。读李老师的书,加上炼功已经从本质上改变了我们。我们对李老师感激不尽。同时也感谢钟在我们需要的时候激励我们。

两个大法粒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