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德报:“我的证据来源于官方公开的资料”

人权专家罗宾.蒙罗(Robin Munro)批评中国滥用精神治疗

【明慧网2001年3月6日】德国著名的一家大报《南德报》2001年2月24日新闻报道:

英国人罗宾.蒙罗在1999年以前是人权组织“人权观察(HRW)”香港办公室的负责人。在他任职期间,HRW曾发表过关于人体器官从被处决者身上提取(1994年)及中国孤儿院状态(1996年)的敏锐的研究报告。自1999年中以来,蒙罗一直在伦敦亚洲非洲研究学校作研究并在这里以名望撰写了关于中国精神病治疗的研究报告。(德国)记者凯.斯特里马特对他进行了采访。

南德报:这种滥用精神病药物激化的情况是什么原因?

蒙罗:是由于中国政府针对法轮功(运动)采取的行动。法轮功信众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情况,他们公开进行并不剧烈的示威、有着不同寻常的世界观。在中国有一种公开承认的精神病诊断,这种精神病专指那些气功(一种传统的健身术)的练习者。在政府认为象法轮功这样的运动是犯罪时,“误诊”-也就是把那些健康人说成是所谓的病人-的现象自然就得到了助长。

南德报:那些精神病专家自己确信他们的病人是有病的吗?

蒙罗:就如同当初的苏联一样,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明确的回答。这其中可能有两方面的因素在起作用:一方面是所受的教育,另一方面是由于恐惧和那种不想被排斥出去的愿望。医学一向被认为是一种保守的学科,在一些国家并不太多的医生,他们反对那些处于统治地位的医学观点。但是有一点我认为很重要:这种滥用在中国主要是在犯罪精神病方面。我相信,正规的精神病专家会有大部分重新以世界公认的西方学说为准则。

南德报:但是法轮功信众都是被关在正规的精神病院里。

蒙罗:是这样的。事实上的确有一少部分正规的精神病医生(如我所测)在跟着干这种事。事情复杂的程度还不清楚。

南德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回击您的指控是:“明显缺乏证据”。

蒙罗:朱先生显然没有读我的报告。我的证据中的绝大部分来自中国正式发表的资料:包括来自于过去的十几年中的医学杂志、精神病学杂志和教科书。就象我们在英国常说的:“羊毛出在羊身上。”难道他们不想承认他们自己的事实吗?

南德报:国际上能做点什么呢?
蒙罗:国际精神医学会(WPA)应该是合适的机构,中国也是WPA的成员国。WPA在过去几年发表了一系列的职业道德方面的声明,它特别强调了禁止这种实施。

南德报:应该象1983年开除苏联一样把中国开除出去吗?

蒙罗:让我们不要受其驱使,这将是最后一个方法。在此之前应该做的是:中国必须负责任并作出解释。为此WPA必须和中国的精神医学机构取得联系,和那些病者本人取得联系,必须让他们能接受第三者专家的检查。这些人中也许真的有人可能存在着一些怪癖:从轻度的滑稽至真正的精神病-但他们中没有一个是应该处置于警察系统的管制中。他们只不过做些诸如挂挂墙报或者保留自己的政治观点之类的事情而已-所有的病历档案都应该受到国际法的保护。还有一点必须做到的是,真正的病人应该送到正规的精神病院去接受治疗。


(德国学员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