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得了法的生命在生死存亡的大事面前何去何从的问题

【明慧网2001年4月10日】 李立(化名):

你好。听说你已于近日从转化班回到家中。去看望你时,家人说你去参加单位安排的庆祝酒宴了——庆祝你“被转化成功”。

当我回来一个人徘徊在昔日我们集体洪法的炼功点上时,禁不住想到的是师父把我们从最肮脏的泥沼里捞起来,给我们大法,为我们消业,保护着我们,安排一步步修炼的道路。珍惜我们甚于我们珍惜自己的师父,那遍布苍宇的伟大期盼和慈悲苦度啊。

还记得吗?4.25那天,你对警察说:“为什么现在的人无恶不作,而在这里法轮大法学员连一张纸片都不会随便乱扔,就是因为我们有心法的约束。”你的坦荡让警察无言以对。在一次从拘留所里出来与同修们交流时,你说:“修炼人的身体在另外空间是巨大的,一个拘留所怎能关住修炼人的心呢?”在自己身陷囹圄,苦苦闯关时,你的这句话就曾在一天的夜里忽地打进了我的心。自99年9月以后我们很少见面,何以今天的你竟与两年前判若两人?由于现在的处境,去见你并不十分容易,但是我真的有话要对你说。

听同修说,你在转化班受到了非同寻常的“礼遇”,“上上下下一团和气”,你说这与网上看到的学员在转化班里受尽折磨的叙述相去甚远。你不愿再相信明慧。我想谈一谈我的看法。明慧是我们大法的网站,而我们修的就是“真、善、忍”,明慧讲真话、传真声、求实严谨的工作作风是为人所深知的。虽然有时明慧会隐去当事人的真姓名,那只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同修不受到邪恶更进一步的迫害。你一定不会忘了赵昕,那个面对邪恶、坚守正念,最后被警察群殴致残致死的柔弱而伟大的生命。你的亲人参加了她的追悼会,你应该知道,虽然明慧忠实地反映了赵昕所经受的种种苦难,但是那些文字与图片又怎能完完全全传递出赵昕分分秒秒所亲历的巨大痛苦?一个投稿明慧的真修者绝不会背弃“真、善、忍”而去杜撰什么非人摧残和恶警灭绝人性的暴行。如果你仅凭你自己在转化班中所谓的“舒适感受”就否认邪恶之徒对大法及其修炼者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那你至少是一叶障目,而如果每个人都认为不管是谁,只要“善待”了自己,它再恶也是善的,那么这个世界将再也没有正义与道德的存在了。

你说邪恶的镇压历史上比比皆是,远比今天邪恶得多。那就能掩盖了今天在中华大地逞凶的邪恶了吗?

如果你不相信别人,那就审视一下自己的修炼历程。有哪一个国家政府在掌握大量翔实事例和数据的情况下,还蓄意疯狂镇压这些以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为目的、对国家民族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善良民众?对这个至善人群的迫害难道不是至恶的吗?

古今中外惨绝人寰的镇压确实比比皆是,然多因某人或某个集团确实涉及政治斗争,从清代对东林党人的血腥屠杀到太平天国时韦昌辉手刃杨秀清全家三百余口,不可谓不凶残。但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以修身养德为重,绝不参与政治,假如政府不对大法罗织罪名,残暴镇压,那你今天还是一个努力为大家创造良好修炼环境的辅导员。今天法轮大法弟子们面对强权,敢讲真话绝不是参与政治,而是他们在知道了真理与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后,用慈悲理性去护卫这宇宙间最伟大的法理、救度这末劫时期无知而苦难的众生。对这样一些品德高尚人还能以酷刑屠刀相向,这不算最邪恶吗?

这个国家的当权者因担心大权旁落,在对外宣称“历史上人权最好的时期”里,以一派“顺者昌、逆者亡”的流氓嘴脸用尽各种手段威逼利诱人民趋恶附邪;剥夺人民了解宇宙大法真相的权利;剥蚀人们心中的善念;摧毁人性中尚存的道义良知;使不明真相的百姓认同并参与了这场邪恶对正义的迫害,从而危及他们生命的永远,还有什么比这更邪恶?

你也许会说岳家军、杨家将等忠良义士也遭奸臣构陷,最后沉冤而终,不可谓不惨烈。但是与今天这样横凶肆虐整个中华大地、强行牵涉举国上下亿万民众、动用各种舆论工具、高科技手段、耗巨资上百亿、制造最恶毒谎言、在号称民主与法制的国家里,公然践踏人权、残害生命,不经任何司法程序而虐死无辜180余人的凶残相比,邪恶已臻其极!

让我们重温师尊《再论迷信》中的一段话,“…特别是当人类社会的道德处于全面崩溃时,是伟大的宇宙再一次慈悲于人,给了人这最后的机会。这是人类应该珍惜万分的希望,然而人却为了私欲破坏宇宙给予人类的这最后的希望,令天地为之震怒。无知的人还会把各种灾祸说成是自然现象。宇宙不是为了人类而存在的,人只是最低下的一层生命存在的表现方式,如果人类失去在宇宙这一层生存的标准,那就只能被宇宙的历史所淘汰掉。”大法修炼者因为知道大法真相和“人不重德,天欲汰之”的天理,他们放下个人得失,即使以牺牲自己青春、前程、乃至被邪恶夺去生命为代价,也不惜以不屈的肉体与精神向人民和政府坦陈厉害、慈悲救人。农夫与蛇的比拟并不恰当,因为大法修炼者明明白白地知道,今天的慈悲大义会给他们个人招致无妄之灾甚至是杀身之祸。面对这样一些不计私利,完全为别人而活的人,江泽民居然还能如此栽赃陷害、利刃高举,这还不够令善良者为之心寒吗?

江泽民一伙依靠强权无知凶残地剥夺了人们信仰“神”的天赋权利,使人们不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陷入无度行恶的深渊,从而毁灭着人所特有的“仁、义、礼、智、信”,毁灭着一个国家赖以立国的根本,毁灭着人类历史的未来。更有甚者,它们以狰狞的面目利用一些修炼者对大法的认识不足和迷惑误解而强迫他们放弃了修炼,或完全背离了大法。使这些已经闻到佛法的生命,由于一时理智不清而断送了他们、以及他们世界中众生美好的永远。它们使一个神不能参与到正法中来,不能履行大法修炼者护法、正法的神圣天职。这伙人,还不堪称这世间首恶吗?

大法开创了这世间的所有,这个江泽民却盗用中国在这世间的所有,无所不用其极地迫害着大法,就如同逼迫和唆使儿女残害着自己的双亲。还有什么样的邪恶能出其右?

真心希望你能破除后天形成的观念,脱离你个人执著的基点去看待问题,看清真正衡量好与坏的标准。

你说你原以为进转化班要吃苦,可没想到那里的人对你“问寒问暖”。修炼中没有公式,我们所过的关都是针对我们所要去的心而需要经受的严峻考验。你认为挨打、遭受酷刑是吃苦,而那种爬山唱歌不是吃苦,但是在我看来,你因为眼前这个空间肉身所感,肉眼所见,将这些以让你放弃“真、善、忍”大法为己任的人说成是“善”,而动摇了对大法的正信与正念,那才是真正的苦!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要从理性上看待大法,跳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当磨难来时,你是否完全用了人的一面去理解,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你可知道,你随和那些人所谓“善心”之时,正是诸魔尽展笑颜之际。你说那魔杀你你不怕,可当它“化成美女引诱你”时,你却乱了阵脚。我流泪,因为我知道这两个礼拜的“休闲转化”实际上正把你拖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你是否可以清醒理智地思考?如果你始终能用大法赋予你的智慧识破这表象背后的因素,从而不被他们带动,你看看他们伪善的面目究竟还能持续多久?

你顺着邪恶说大法如何如何。我认为你其实根本就没有溶于法中,如果你从根本上就没有同化这部大法,在师父给你安排修炼道路、去你的执著心时,你却还一味固守,把生活中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那么你就会不但无法体会到师父的慈悲苦度还会心生邪念,因为你那是在用常人的理来衡量佛的心性。

你说你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都是怕被落下而圆满不了。奉劝你不要把你个人的这种自私想法作为代表所有大法修炼者的想法而到处宣说,否则就是在干着破坏大法的罪恶的事情。这种私心很重的念头是严重背离“真、善、忍”的,原本是你在修炼中早应修去的东西。师父已将宇宙的法理告诉了我们,今天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绝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而付出的,作为真修者,我们就应该付出,这是我们这个境界的标准。我认为,一个心中存有想在这大法中捞取点什么的人,无论他为大法做了什么,都不是师父合格的弟子,都达不到圆满的标准。

你顺从邪恶说练功人不为别人着想,你的行为给你的父母带来很大痛苦。你难道不知道吗?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者在舍生忘死、为证实大法而走出“人”来时,他们已将为这宇宙的法正、众生的存留而倾尽绵薄当作一个法轮大法弟子无悔的天职,已将保卫真理、为这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当成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他的个人恩怨、儿女私情都已放在助师正法、救度世人之后。常人中尚不乏为了国家民族而舍小家顾大家的仁人义士。今天真正的修炼者早已放下个人私念,将这一身肝胆交付大法与众生。暂且不论如果我们修成会全家受益,假如我们当初冒了天胆下来就是为了救度我们世界中的众生,而与他们在人间结下佛缘,那么今天在放下对他们的人情而代之以慈悲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包容在我们永远的世界里了。否则真相大显那一天,他们如有机会留下来,也许真的会怨你:你既已知道这宇宙的天机,为什么竟不能固守一念,从而痛失你们共同回家的机缘?你推说你不能驳却领导和同事的好意而违心表态时,你有没有想到那为救度众生、救度你而耗尽一切、承受了这苍宇层层苦难的师父?

当我们将心的容量放大时,眼前的虚幻就变得像尘埃一般不足一道了。

你一定知道,你的所谓表态已经成了邪恶用以迫害大法的工具。如果你已决定不再修炼,就请你不要再将你这样那样的观念强加给你身边的同修,干扰他们正法的脚步,否则,其罪如天。如果你仍然认为“真、善、忍”是宇宙大法,那么就认真学法,将你已经埋没的本性展露出来,加倍弥补,跟上正法历程。慈悲伟大的师父绝不会落下一个真修弟子。

梅梅
2000年4月8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