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一个整体一样学法(译文)

【明慧网2001年4月14日】 在不到两年的修炼中,我有幸结识了不同年龄、不同背景和不同国籍的修炼者。在修炼者当中,常人社会中接识新朋友的谈话方式似乎很没有必要也不着边际。现在我已逐步理解了为什么会这样。

显而易见,我们的确练习同样的功法,当我们听到练功音乐后,我们立即同时开始做一样的动作。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共同坚定、深入地遵循真、善、忍作为个人生活原则。不修炼的人视真善忍为三个美好、高尚的褒义词,但我们修炼者视真、善、忍及其包含在其中的一切为宇宙中万事万物的基础和标准。

我们修炼者怎样才能把这三个字看得很至关重要?我们大家都读同样的书,“转法轮”和李老师的其它演讲和文章。不只是一次、两次,而是多次,反复地阅读。我们反复地阅读,聆听和学习这些书、演讲和文章,直到我们的思想和心是被他们充盈。这些著作是法--即原则,正确的方式。

我们今天在这里开法会是为了交流心得,向别人学习,以提高我们对法的理解和在通向圆满的道路上提高我们自己。我们不可能每天或每个星期开法会,但是我们可以在学法小组上学法、讨论、交流心得使大家得到提高。我发现我自己需要不少时间自己读书和思考,但我也需要参加学法小组。如果我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独自在家中读这本书和问自己问题,我所能理解的可能还不到我现在所理解的十分之一。我衷心感谢所有和我交流、使我悟道的老学员和新学员。

在美国,我们相信多样化使国家更强大。尽管人人都相信这一说法,我们并不是总是认真实践它。作为法轮大法修炼者,我可以告诉大家,毫无疑问,如果我没有与所有的学员共同学习,交流心得,我会被困在一个很低的层次。我这里所讲的所有学员是指我所遇到的不同角度、不同经历和思维方式的所有学员。

老师在"严肃的教诲"和在大湖区法会上都清楚地指出,"我们无论是国内和国外的学员是一个整体。"现在,我想指出老师从未说过类似这样的话:"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说中文的学员是一个整体,全世界说英文的学员是另一整体,讲西班牙语的学员又是一个整体。"没有,我的理解是,他说我们全部,不管我们所说的语言或我们出生的地方,我们所有法轮大法学员是一个整体。

最近有两次集体学法的经历使我更深刻地认识到作为一个多种语言的整体学法的积极意义。一次在一个炼功点上,在我们十几个人炼完功后,我们坐在一起读了“转法轮”的几个章节。我们分成两组,轮流读。说中文的学员一起大声读了一段,说英文的学员认真默读,然后说英文的学员读下一段。我还是第一次集体同声朗读“转法轮”,我发觉这样我更加精力集中,更觉得是这个集体的一部份,尽管其中有好几个人在此之前还是陌生人。

在另一个地方,有一次我们在集体学法讨论事情之前,我们十几个人拿出大湖区的演讲和几篇最新经文。我们中有包括我在内的两个人不懂中文,但是这不是问题,我们围着一张桌子,轮流用自己的语言每人读一个段落。

这两次,我们读书之后都是用英语讨论,但也不是全用英文。必要时,似乎总是有足够多的通晓中英文的修炼者帮助翻译。关键是,大家围成一圈读同样的法,和大家分享从在座的每个学员来自不同经历和思维方式的同样的概念和理解。

我至今对我的第一个学法小组记忆犹新。在我们的小组中有年老的,有年轻的,有男人和妇女,一个会说英文的中国学员,和在中国居住过的一个通晓中英文的美国学员。丰富的经验和见地使我们的讨论更有意义,使我们从我们共同学习的大法中领会得更多更快,我从讨论中受益非浅。

我对现在这一时期的理解是,这是一个非常历史时期,而且时间是宝贵的。老师在大湖区法会上说,"所做的一切,不论是你走到天安门去,你在其它环境向世人讲清真象,还是在国外所做的洪法、揭露邪恶的真象,都是伟大的,因为你们是一个整体。"

大法不论是用中文、英语、西班牙语、印度尼西亚语,或俄语写成,都是一个法,穿越了语言和文化的界限。让我们所有修炼者-不论我们说什么语言--让我们大家彼此交流,互相学习,象一个整体一样学习这无边的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