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弟子两次去日内瓦护法的故事

【明慧网2001年4月14日】

(一)

一月份,赶上美国公司裁员,先生一夜之间丢了工作。周围的朋友和同事都为我们一家人的身份和生活担心。作为修炼人,我们知道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越是艰难,越应该做好我们此时应该做的。二月份,得知三月日内瓦人权会的消息,我和先生都觉得应该去日内瓦揭露江泽民犯罪集团的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阻止江泽民及其帮凶欺骗、毒害世界上无辜的人民。可当时的状况,即便是马上能找到工作,几个星期内也无法转完工作签证,我们一点都看不到此行的希望。交流后,我们觉得只要心在法上,一切顺其自然。第二天,先生公司的老板突然打来电话,说公司空出了一个职位,希望他能回公司上班。得知这个消息,我们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为我们去日内瓦护法开创了机会。先生重新回到了公司,提出的唯一条件是需要请一星期假去日内瓦向联合国和国际社会报告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所遭受的迫害。老板欣然接受了他的请求。就这样,失业不到一个月又有了工作。回过头来一看,物质上什么都没失去,薪水增加了,被裁下时公司发的一笔遣送费足以支付去日内瓦的费用。最重要的是,在磨难之中,我们对大法更加坚定,在修炼中逐渐成熟。

从日内瓦回来仅两周,得知那里还需要大法弟子继续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江泽民犯罪集团的邪恶。先生决定再次去日内瓦。可想到刚刚工作了没几天,又要请一周的假,人的情顿时翻了上来,觉得说不出口。另外还在企图找些借口,觉得本地也需要自己留下来做洪法的事。可静下心来用法来衡量,我们去日内瓦不是出于个人的目的,也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是去揭露邪恶,减少对中国学员的迫害,同时使更多无辜的人免受谎言的毒害。我们所做的一切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是真正的慈悲。清醒了之后,先生平静地再次向老板请假,老板很为难,因为假期已经用完了。最后,见他实在想去,还是答应了,但是要按公司规定扣除工资。当时先生心里充满了对老板的感激,因为这机会决不是用金钱和物质利益换得来的。可没多久,老板又找到先生告诉他说工资也破例照发了。我们为老板的正念高兴,我们知道他是对法轮大法的支持,对人间正义的支持。同时我们也更加清醒,绝不能再用人的感情去对待和看待这一切,只有不折不扣地用我们在法中修出来的真正慈悲,放下个人的执著,把我们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展现给世人,证实大法,才能真正启发人的善念。

这样,先生第二次踏上了去日内瓦的护法的路。

(二)

A、B、C是在校的学生,其中两人是一对新婚夫妇,太太刚刚来美几个月,来美后才开始修炼。第一次去日内瓦正赶上春假,原以为学生身份无法获得去瑞士签证,后来偶然间听说可以,他们在最后一刻拿到了签证,搭上了去日内瓦的飞机。回来后,心里感觉这一次还应该去,可情况远不比起上一次顺利,学校正赶上期末,导师管得很严,早安排好要作期末课程总结汇报,经济又紧张……这样一拖再拖,可心里总象有块石头压着。刚巧周末去周围城市洪法,大家学法交流后,认清了这些都是个人的执著应该放下,想想国内的大法弟子用生命去实践着“助师世间行”,而我们的这点现实利益还撒不开手,阻止着去日内瓦护法的正念。三个人连夜订了飞机票。回到学校请假,导师竟意想不到地平静地准了假,试验总结也由同学承担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如师父所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

(三)

D得法两年了,家里先生不修炼,第一次去日内瓦,先生百般阻挠,软硬兼施。可D很冷静,她知道有背后的因素控制先生干扰他的正念。她不急不躁,耐心地跟他讲去日内瓦的重要,江泽民犯罪集团派人跑到联合国去散布谎言,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怎么能不去揭穿谎言,听之任之。最终她坚定地顶住了压力,不但自己去了,还带上了两个儿子一起踏上了护法的路。这一次,她又动念去日内瓦,可想起先生,又犹豫了,最后决定拿出自己的积蓄让那些经济困难的学员去,可几经周折,最终都没成行,她及时悟到了是师父点化她彻底去掉怕心,必须自己走出去。这样,她又一次订了去日内瓦的机票。

周围的同修们一个个坚定地踏上了去日内瓦护法的路,一次次冲出了世间功名利禄的束缚。我们知道,“其实大法谁也破坏不了”,可伟大慈悲的师父一等再等,给宇宙中所有众生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同时也是在给我们一次次彻底从人中走出来的机会。师父在《警言》经文中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

以上均属个人体悟,有不妥,恳请同修指正。


美国法轮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