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学员在日内瓦:每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都很重要

【明慧网2001年4月17日】 四月八日再赴瑞士,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从启程前至归来,都感到这是一次非常特殊的活动,对自己的修炼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以往参加任何洪法活动或是法会,都非常明确地知道要去做什么,有什么活动,或是受到大型炼功或游行的‘吸引’,很想感受一下那种壮观场面,而且一切都由别人安排好了,自己的付出很少,任何一次法会前,自己都会根据这次活动的地点及内容来考虑:我要不要去?我去可能学到什么?见到谁?有什么收获?从个人‘需要’出发,由自己来安排,好象并没有完全从法上来思考。而这次人权会议开幕式几天的活动我已经参加过,完全没想到还会再去。就这样在不太明确去做什么的情况下与三位功友一起出发了。

在旅社大厅里等候时,心里难免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安排住房的人也不在,明天做什么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时,只见一个白人学员背着背包,里面插着大法气球,穿着大法字样的外衣,精神奕奕地走了进来。陆续地,推着婴儿车,抱着小孩的,面熟的,不认识的功友们从外面洪法陆续回来了。协调住房的学员也赶来了耐心热情地照顾我们,看到我们拿到了钥匙才放心地离开。

当晚,我们首先参加集体学法,几十名各国学员用五种语言朗读《转法轮》,真是别开生面,而瑞典和德国学员稳重清晰的声音更让人感到他们内心的纯净,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我却意识到自己的浮躁。之后,我们分开小组,在当地学员的协调下和其他功友一起为明天的活动做准备。四天中,我们的活动经常变化,而且经常是两个人分散在街上洪法或签名,通过活动和交流,我们越来越认识和体会到作为一个大法粒子个体和集体的重要。不要小看一个学员,一件印有大法字样的衣服,或一个大法徽章,你出现在那里,你走在街上,或是向别人介绍大法,就在散发着正的光芒。洪法、正法,不在于所做的事情大小也不在于自己的语言能力,而在于修炼的那颗心。虽然有些活动和我们想象得相差较大,可是当我们静下心来去做时却真地感到了自己在发挥粒子的作用,是大法需要我们做,不是我们帮助谁,这是大法给我们的宝贵的机会。多一个人就多一份正的力量。这是我们许多人以前没有体会到的。更何况在另外空间里的表现更是我们目前尚不能看到和想象的。

下面再谈谈我在征集签名时的几点体会。以前经常听别人谈征集签名的感想,他们如何激动,如何为签了名的人感到高兴,作为听者,我无法理解那种喜悦。当我真地抱着签名表走在街上时,害羞和胆怯挡不住正念,我和一位功友推开了第一个商店的门,请老板签名。他迅速地看了一下内容,非常愉快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当时我的心里非常为他高兴,为自己迈出了第一步高兴,那认真写出的一笔一划决定了他的未来,我怎么能不感慨呢?就在我油然而生的喜悦中,我自然地联想到了其他功友的感想,我明白了。两天中我们几个人共征集到五百多个签名,被拒绝的很少,签名本身就是讲清法轮大法真相的好机会。不少人在电视中看到过宣传,正的负的都有,他们不太清楚,就法轮功是否是宗教和搞政治等提出问题,我们一一解答,有的人在得到了答复后高兴地签名;有的人虽然仍然不能断定谁说的对可是仍然愿意签名。我们希望他继续了解情况并做出自己的判断。有位男士问:“签名?为了什么事?”我说:“关于中国的法轮功”。他说:“是支持还是反对法轮功?”我说:“支持”。他说:“啊,好,我签。”我们访问了几家咖啡馆,所有的店员都热情地签名,有的还主动把自己的笔递给正在用餐的顾客请他们也签。在一个车站,许多等车的人都为我们签名,有的甚至不怕错过自己要等的汽车,并祝我们好运。有的老年妇女说,她知道中国发生的事,“太可怕了”,她希望她的签名“能够(对此事)有所帮助”。我说:“会有帮助的。这非常重要。谢谢您。”我们还遇到一位从法国来瑞士旅游的中国女子,她在国内时从没听说过法轮功,在法国才听说,但并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我们给了她一些材料,并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她说:“我虽然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认为这样镇压是不对的,我可以签名。”有一个大厦接待处的小姐在看了签名表前面的介绍后流下了眼泪,说:“太可怕了,我当然要签,”并主动拿给她的同事请她也签。就这样,我们走了一条街又一条街,心中坦荡祥和,签名中发生的令人感动的小故事太多了。

在和其他地区学员和联系人相处的四天里,我们亲眼目睹了他们为法的无条件的付出和排除万难的勇气。多一条路,多一种可能,就去试,有了困难也不怕,尽可能多地开创洪法讲清真相的路。彼此平和对待,一切从大法出发,放下自我,那种心态和境界,真是让我感到自己和他们明显的差距。在修炼人的场中,感到的是和祥,温暖,和大法的伟大力量。你会觉得自己做得太少,执著得太多,修得不够。

(新加坡大法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