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进程中所闻所见

【明慧网2001年4月2日】 每一个正法修炼的弟子都有一部动人的修炼故事,只是多数觉得做得还不够,不写。有很多不会写,还有不会上网的。下面就把自己见到、听到的写一点。

(一)

我于2000年12月11日去天安门打横幅“法轮大法好”,被送进北京郊区××县看守所。一进号,就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衣着朴实的农村大法弟子在伤心地哭。我问:“妹妹,你哭什么?”她说:“警察叫我喊,我都没喊,我真气人……”原来,她从遥远的农村好不容易冲出来,哪曾想,刚进天安门广场就被认出来,一边一个警察架着她上警车,途中,一个警察说:“老太太,怎么不喊(法轮大法好)哪,一会儿上车就没机会了。”她说:“你看看警察让我喊,我怎么没喊哪!悔死了……”一个劲儿地哭。

(二)

在押往××县看守所途中,车里一个女大法弟子哭喊着要把没打出的横幅“贴”在车窗上让世人看。一个警察不许,并且要打她,同时几个警察也拥了上去,这时,我们全体大法弟子齐喊:“不许打人!”接着我高声喊:“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很多会的学员也跟着一齐高颂。真管用,警察们再也不管了。一路上我们把未打出、多带的都“贴”在窗上,向路边人展示:“法轮大法好!”

(三)

到了看守所后天已经黑了,这时下边各派出所纷纷来车“挑人”攻关(要地址、姓名),谁也不挑我。嫌我老吧?我想。很晚了,来了个吉普车,专挑了我,而且只要我一个。我下警车后,一个大眼睛、文质彬彬的警察过来小声说:“阿姨,刚才在车上我看您很不一般,您跟我走,别上这车了,我跟您唠唠,好吗?”我一口拒绝了,心想,我死也不说。一上车,看见一个穿皮甲克的男人趴在前椅靠背上睡觉,整个车只有司机、我三个人。黑黑的,刚一出门不远,这个“睡觉的”突然猛扑向我,对我的头、脸没容分说一顿乱打……。还告诉我:“老太太,你倒霉了,我是出名的凶……。”(后来在网上看见他把一个大法女弟子打得只剩一口气……)我才想起劝我莫上此车的大眼睛警察的好心了。回到本地派出所,等去劳教所时,民警们听说此事后,一个小警察气愤地说:缺德(指打我的警察),赶上XX岁数大了他还打……

(四)

在××看守所里,号长是个小孩妈妈,共有三个真正的犯人,在这里为了她们的安全,权且叫她们A妹、B妹、C妹吧,其余二十来人都是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只有一个精神不好的,被充作大法弟子抓进来的。

每天早晨起床后,号长A妹就组织全号一个不拉地炼动功,吃完早饭,坐板时,她组织大家背《洪吟》,有一次管教来了说:“你们是在背经文吧,小点声!”说完就走了。放风时,自由活动时,大家在一起切磋,或背经文、《洪吟》,中午睡觉,下午,号长念《转法轮》大家听,为了不让监控器看见,我们围一圈把她盖住,她读,我们听。晚上看电视后,打坐,之后睡觉。

B妹告诉我,她犯生活错误几进这里。她说:“从前这里的犯人经常拉帮结伙,自从来了‘法轮功’,好多犯人炼了,现在好多了,基本上没人打人了。”我问:“管教让你们学法轮功吗?”她们说:“我们跟管教说了,我们学法轮功了,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小B说:“有一次我看《转法轮》,喇叭(监控)突然喊:小B,你看什么呢,快放下。我看床上有本杂志,我急中生智,一下把《转法轮》扔到杂志一起,等管教来取时,就把杂志给了他。有时搜监,我们就把这本书缝到褥子里,保存下来。一批一批大法弟子来都一齐学这本《转法轮》。”号长的墙角(床)处,放了一堆小纸片,都是卫生纸、包装纸啦,牙膏纸盒了,不规则的。她拿出来一件叫我看,我惊呆了,全是手抄的经文、《洪吟》,(我哭了)。我对她说:“小妹,你已经是大法弟子了,不要叫‘半个’了,也不要叫‘你们大法弟子’,应该说‘咱们大法弟子怎么怎么’……”监狱里没有纸和笔,她弄来一只小油笔,每新来大法弟子,她都叫她们帮背写新经文,一点不少!

(五)

三月份大搜捕大法弟子表态,炼就抓。一个功友说她们那里一点动静也没有,后来她回去一打听,原来居民组长和主任核计了一下,上报说这里全转化了,不用抓了。

(六)

有个农村大法弟子,丈夫不学法。警察开车来抓人了,丈夫气愤地当警察的面告诉妻子:他们抓,你就往车上撞,撞死了我告他们去……。警察不敢抓了,说:“你想要同伴吗,一会儿抓几个来再抓你。”说着开车走了,过了一会儿,真的抓了几个后又来抓这位弟子。可是她已经离家出走了!

(七)

三月中旬,一天下午某省长传达“两会”精神,去会场途中被一农村老人拦住,问你怎么了,老人说,我家穷得没钱看病,我女儿就炼了法轮功,现在被抓到监狱里去了,我靠她生活呀,我没法活了,求求你放了她吧。这位省长在会上说完这件事后说:这样的也抓?!赶快教育教育放了!

(八)

3月17日,有一个包工头找我的亲戚:“帮个忙吧,省里财政厅已拨款了,给法轮功盖监狱,想法把这工程要下来。”我把这消息打电话告诉一个大法弟子,对方笑了:“来得及吗?留着那些人自己用吧。”

(九)

2000年12月,大法弟子护法进京,一次又一次,轰轰烈烈。急坏了小玉(化名)的六十多的妈妈和小玉的七大姑八大姨:什么姨姥呀、姑奶呀等一帮学法的农村老太太。不知北京在哪,更不知天安门在哪!怎么走呢?

于是选了一天,六个老太太,最小65岁,最大七十几岁,求了小玉带她们,坐汽车进县城,再坐火车进省,再进北京,万里迢迢,一排老太太雄赳赳气昂昂走进了天安门,实现了她们已久的护法夙愿。然后她们就被押回老家,蹲进了“人民”监狱……

一个家属说:江××缺八辈子德了,又无赖又无能,老太太你也欺负。

说来也怪,警察几次开车去抓小玉,总是差一点儿小玉就跑了。小玉至今流浪在外,有家不能归。

大陆弟子 2001年3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