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家庭信息报:中国监狱的见证


【明慧网2001年4月2日】 日内瓦家庭信息报(GHI)2001年3月29日题为“法轮功‘异端分子’:中国监狱的见证!”的文章如下:

身居美国、澳大利亚、瑞典的他们在中国期间都遭到监禁,只是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功--一种打坐和呼吸的练习。

言论自由在毛的国度是不重要的,我们可以从西藏人所经历的长期的苦难--遗憾的是它已经不能打动国际社会了--看到这一点。但是根据维护人权的国际中立组织国际大赦的报导,我们注意到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监禁、施以酷刑确实已经达到了一种令人不安的规模和程度。

假期在狱中渡过......

特别是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期间众多的法轮功修炼者被监禁和关进精神病医院的事实被揭露出来,上周修炼者们举行了数次和平的示威活动。其中有几名曾经在中国遭到监禁。他们之所以能没费太多周折被释放并且受到相对好的待遇是因为他们都是境外居民。尽管如此,他们的遭遇也是令人胆战心惊。

持有美国绿卡,住在加里福尼亚的中国籍计算机工程师艾伦.黄(Alan HUANG)说,“我炼法轮功是因为对我身体好,使我情绪变得不再紧张。”“1999年11月我去中国南方深圳看朋友。”当他和另一名同为法轮功成员的居住在美国的中国人爱丽莎.赵(Alicia ZHAO)到达某一旅馆时他们的陪同被警方跟踪,他们在12月份被逮捕。警方先没收了他们的护照,然后对他们进行了审讯并不失时机地给他们看让他们放弃法轮功的录象。

制作出口刷子

爱丽莎.赵在美国一家公司负责市场营销,中国籍。她回忆说:“我和40多个妓女和吸毒犯关在一个非常小的监室里,里边有一个没有水的厕所,我们睡在水泥地上,大冬天,三个人盖一条被子。我们每天被强迫劳动14个小时制作出口的塑料刷子。如果一天做不出70把刷子,就会遭到狱警的打骂和不准睡觉!我之所以在两周之后被释放是因为外界和美国政府施加了压力。”

对于艾伦.黄来说1999年圣诞节在狱中的经历也是很难以忍受的。“我有一个家,我的孩子在加里福尼亚,我太太很担忧。幸亏我的朋友们向报界讲了我的处境!我在一个又小又冷又脏的监室里,穿着监狱里发的非常薄的衣服,十四个人挤在一起睡。如果不是美国政府和朋友们的帮助我们可能会被关押更长时间。在中国,很多修炼者都失踪了,他们的家人不知道他们的下落。”

八个月

罗拉.卡斯特奈尔的故事是不一般的。当她了解到迫害的事实时,她就向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馆和中国外交部提出了事情的严重性。没有任何结果,而且事情的发展向坏的方面愈演愈烈。于是罗拉.卡斯特奈尔决定去中国用她的真诚与善心直接向政府反映情况。

她先后四次来到中国为那些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争取自由。最后一次,她成功的入境,但是却再次被捕。从2000年3月一直到2000年11月关押八个月之久。罗拉.卡斯特奈尔告诉人们她在关押期间多次遭受虐待。“一天,我正在打坐,一个犯人上来卡住我的脖子,使我昏厥过去。有人喊狱警,但是没有人管。犯人们说她是被强迫这样对待我的,否则她就要受惩罚。在八个月当中他们使用的迫害手段无以计数。他们用各种方法想从肉体上、精神上、心灵上摧毁我,但是一切都是无效的。”

罗拉.卡斯特奈尔等了几个月才得到宣判,而且最让我们吃惊的是,有人告诉她,居然是江泽民,这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中国的当今舵手,亲自下令给她加了三个月的刑期!

中国的法律......

安娜.哈高莎罗(Anne HAKOSALO),瑞典人,法轮功修炼者,在大连的一所大学学中文。1999年11月在广东旅游期间,她来到一个有15个中国修炼者的单元房,“在我到那里之后约6-7个小时警察闯进房门把我们都抓了起来。”安娜.哈高莎罗说到:“警察让我出示护照,他们没收了我的签证,然后把我带到警察局,单独关在一间屋子里进行审讯。我请他们与瑞典使馆联系。他们回答说:‘不行!你现在在中国,就要遵守中国的法律。’然后他们问我什么时候、在哪儿学的法轮功?他们要求我供出人名。审了我一个多小时。”安娜.哈高莎罗接着说:“我听到另外房间里粗暴的问话声。我被捕的消息传到了瑞典,瑞典使馆打来电话。他们迫于压力在关了我一天一夜之后,把我放了出来。我在长时间没有进食进水,精神受到压力的情况下,被迫在报告上签了字。他们对中国人很粗暴并且处理的很重。跟我一起被抓的中国人被判3年到7年的监禁。”

这场驱“邪”(中国政府对法轮功信徒的指称)的斗争连过路的境外人士都不放过,好在他们可以出来做证。但是国际大赦组织披露出的成千上万的被监禁、被关在精神病院和被酷刑折磨的中国人却不能象他们一样。根据所收集的证据,这种状况愈演愈烈。

***
GHI中文上互联网

F.B.(同一作者)

2000年10月26日我们在GHI上刊登了一篇揭露法轮功信徒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文章(题为:「中国发生的野蛮镇压:谁害怕法轮功?」)这篇文章不仅被译成英文也译成了中文--这可非同寻常--这篇文章都上了互联网了。中文的GHI到底怎么写呢?这个,我们还不知道......

这篇文章英文版的地址是(有中文版链接):
http://www.clearwisdom.ca/eng/2000/Nov/23/NMR112300_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