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正念使我过关

【明慧网2001年4月24日】 我是大陆某地的大法弟子,2000年3月公安问我如果师父被抓回,我去不去上访,我说去,就因为这句话我被拘留15天,罚款500元。2000年4月我悟到应该进京上访,因此义无反顾地走到了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后被抓回关押在当地的拘留所,一关就是四个月。这期间我受到了非人的威胁恫吓和精神迫害,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原来很胖的我瘦得不像样子,现在回想经历的一切还心有余悸、不堪回首。如果不是坚信师父和大法,我可能早已被他们迫害得精神失常了,现在把我的遭遇写出来,让善良的人们看一看,江泽民和他的追随者是怎样从精神、肉体、经济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一、狱卒利用犯人威胁恫吓迫害,从精神上折磨我

由于我坚持修炼不写决裂,拘留两个月后被判劳教,两个月的拘留使我身体状况不好,到劳教所后又把我拉回当地关押,从此狱卒利用犯人对我进行了没有人性的精神折磨。那时拘留所的大法弟子都被他们送去劳动教养了,只有两个卖淫女犯。在管教的授意下,她们扬言要用被捂死我。我虽然身体很弱,但我坚信大法,坚持炼功,他们没有吓倒我,阴谋也没有得逞。夜深人静,男号的犯人隔着窗户告诉女号的犯人把我按厕所里弄死,嘴里含上大便,然后就说炼功走火魔死了。有一天晚上雷电交加,大雨倾盆,从男号传来管教和犯人的说话声,他们说要雇个车把我弄走,整死我,我想整死我也得炼功,就这样我坚持打坐一个多小时,却感觉从没有的那么静。外面的电闪雷鸣丝毫也没影响我,一个劈雷把管教室的玻璃都劈碎了,我想这是在警告他们少做恶事。为了阻止我炼功,两个女犯晚上大声唱歌,电视开到大音量,轮班折磨我,不让我睡觉,直搅得我心烦意乱,但我还是坚持背法,早晨坚持炼功。

二、利用各种手段想致我精神失常,从而破坏大法

六月末的一天,他们把我爱人找来,说要放我,把我拉到医院检查。有一个仪器对着我的脑袋点来点去,我被刺激得大脑象失控似的,有一段时间只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不知他们用的什么仪器。警察对医生说,给她狠点写着。医生奇怪问:“你们要打人命关天的官司呀?”我当时觉得不对劲,就对医生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后来又让我躺下检查,警察对医生说:几天就完蛋,就瘦死她。我听了这话就问我是什么病,把病历给我看看,我就把病历撕碎了。当时把警察吓得都变声了,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什么了不起。现在看来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证明我是精神病,检查的费用也由我家自己支付。

检查之后,他们没有放我又把我带回关押。有几天的时间,每晚的头半夜,从窗外都射进两道光束,在墙上有个象电视屏幕那样的影,然后照到我身上,我就象过电一样的哆嗦、难受,我只好把被蒙上,那几天这样折磨我,真有点受不了了,但我心里存有正念,就是不能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后来犯人们议论说是给我录相。到现在也不知是干什么。有一天晚上上厕所,走到窗户下,只觉得有一种东西一下子就使我坐到地上起不来,现在回想起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所以有二十多天我不敢洗衣服,不敢换衣服,晚上不敢上厕所。有两天我躺在地板上不能动,两个女犯人要扒我的裤子糟蹋我,在这所人间地狱,屈辱和精神折磨时时伴随着我。即使这样,我也坚持炼功,不写决裂,每天坐板,我的皮肤都坐坏了。身体也逐渐消瘦,人瘦了一圈。

现在回想起来,他们的目的就是想从精神上折磨我,让我精神失常,然后就说炼功走火入魔了,从而破坏大法。后来有功友陆续进来,我才得以解脱,犯人们吓坏了,他们说这件事(指迫害我)有二十多人参与,日后肯定得传出去。我因为坚信大法和师父,关键时心存正念,不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才能摆脱他们的折磨,从魔窟中走出来。

大法弟子 2001年4月12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