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晚期癌症患者的证法经历

【明慧网2001年4月25日】 我叫黄燕珍,从1998年开始学炼法轮功,身体感觉很好,从99年7月份,国家禁炼法轮功,我就停止炼功了。可是,自从不炼功之后,身体一直不好,经常打针也不见效。2000年7月份,我腹部疼痛难忍,经市附属医院检查,确诊为结肠癌,并让我马上住院手术。8月4日,我上了手术台,为我主刀的是该医院著名的教授袁主任。开刀后,颇有经验的袁主任惋惜地说,已经是晚期了,无法住院手术了。就这样,剖开的腹腔又缝上了。

一个月以后,我的身体明显消瘦,病情一天天恶化。我和我的亲人每天以泪洗面。绝望中,我忽然想起自己还学过法轮大法,想起了师父讲的一句话:“不要因为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当时,我想,我在人间不会长久了,能学多少就学我多少吧。于是,我天天坚持看《转法轮》。身体逐渐好转,还能下地炼功了。就在炼功的同时,我就不吃药了。两个月以后,肿块奇迹般地消失,身体恢复正常了!

对法轮大法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2000年12月30日,我准备向国家和人民讲清真相,去北京证法。在天安门被抓,送往北京平谷看守所,因拒报地址和姓名遭到看守所警察连续严刑拷打达八个小时之久。他们用各种方法对我进行残害,开始时,往我眼里泼一种药水,使我双眼疼痛得睁不开。后来,又对我拳打脚踢,还达不到目的,就用手铐把我扣起来,吊在暖气管子上,用脚上穿的皮鞋狠命地打我的头部、脸部。又找来木板子狠命打我的肋部,累得他们大汗淋漓。最后,仍达不到目的,就用凉水往我线衣里灌,直到我的衣服和棉裤都湿透为止。整个过程中,这些警察都在大骂不止,骂师父、骂大法,骂我,骂的都是不堪入耳的下流话,还威胁我说:“今天非把你折磨死不可”。

后来,我被当地派出所押回,送到县拘留所,后被转到看守所,判劳教一年。在看守所期间,县政府不相信法轮大法在我这个晚期癌症患者身上的奇迹,亲自领我到附属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证明原来的癌症的确已经消失。在铁的事实面前,他们不得不承认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法轮大法威力无比。

(黄燕珍2001年4月24日)

(编注:本文作者为证实大法,在原文中提供了自己和有关人士的真实姓名及详细地址等信息。尽管理解作者的心情,但考虑到本文作者和其他当事人在镇压环境中的安全问题,我们还是一律采用了化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