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色笼罩下的联合国前静默的启示

【明慧网2001年4月28日】在联合国前的烛光守夜是我至今参加的所有正法洪法活动之中感受最深的一次。那天,在夜色的笼罩下,没有音乐、没有动作、没有声响,几百名大法弟子手持荧光棒、花圈、横幅,在联合国对面国际红十字会的斜坡上静默。

当晚的夜是那样寂静,天空中闪烁着星光,映照着大法弟子一颗颗充满正念纯净的心,我感受到周围强烈的能量场,尚未开启的天目被强大的力量一层层掀起,我体悟到师父的经文在其他空间层次的内涵,虽然看不到另外空间,但能感到当时在不同空间正发生着神与魔激烈地交战,还有不同层次的众生正在觉醒,那些都有我们在坐的每一个大法弟子的参与,而我们这个空间的一切却显得那样的平静,我体会到纯净正念的威力,的确是“此处无声胜有声”。

从日内瓦回来之后,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和明慧网上登载的大法弟子心得体会“法度众生师导航”等。我更清楚地了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在不同层次空间所起的作用,也体悟到每次写完揭露邪恶的文章之后所承受的身心痛苦的原因,这使我想到伟大的师父为正法度众生所承受的苦难和艰辛,那一度满面沧桑的背后隐含着是怎样巨大的承受和付出,令人无法想象,当我再次看到师父“在山中静观弟子与世人”的照片,不禁热泪盈眶。

我为自己未能多为正法出力而感到后悔,也为那些至今还走不出来的有缘人惋惜。正法的进程在不断加快着,机会出现一个就少一个,那些根深蒂固的根本执著没有相应大的魔难或考验如何去?在正法中不够标准的无数高级生命尚被淘汰,而在这亘古不遇的机缘中修炼大法的有缘人,不能在法正乾坤中达到构成其生命本源所在境界的标准,那些生命的处境还不危险吗?

我也有过走不出人的时候,当试图在世俗中寻找慰藉、逃避或寄托,换来的却是更大的苦闷和空虚。那时,整个人似乎都被压力和执著包裹着,迈出人的那一步的确非常艰难,这时最需要的就是突破束缚的愿望,一旦真得豁出去了,或是硬把自己推出去,就已在另一个境界中了,心变得越来越轻松,然后发现周围的一切随之改变,确是物随心移,正如师父所说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日内瓦之行让我对此有了更深的认识。

邪恶与魔难总是猖獗在有漏之处,甚至象不拘小节这样的有漏都能给正法洪法带来障碍和损失。此次赴日内瓦的许多大法弟子可能对此都有所感受,诸如说话大声、找旅馆之类的“小事”,都能对正法洪法活动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如果我们时刻都能保持象联合国前静默时那样纯净的心态,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呢?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的经文里,师父已经提出了“时刻用正念”的要求,是到了改变我们最表层的时候了。

参加过联合国前静默,感受到纯净正念的威力,日内瓦回来之后,一向不拘小节的我似乎一下改变了许多。当努力时刻保持正念时,发现过去很难抵挡的坏思想和杂念不再那么难以抵御了,参加正法洪法活动的心态比以往纯净了,同时也察觉到参加活动的一些同修所表现出的常人心态。师父说过:“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而我们做得不够所带来的损失,则会让师父和大陆弟子承受更多的苦难,反之,则能为铲除邪恶、救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多尽一份力。

让我们在走出来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同时“时刻用正念”,在这个“真正修炼的环境,做一个真正的神。”

大法一粒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