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明慧网上的“严正声明”想到的

【明慧网2001年4月19日】 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生命的唯一意义就是同化大法。我知道每个声明的背后那痛彻心肺的辛酸,因为任何形式的对邪恶的认可,都是对大法的背叛!

师尊传法九载,我修炼了七年,法在我心中早已生根发芽,在邪恶铺天盖地而来之时,我能更大智慧的看待这一切,因为我心中有法。一次打坐中呈现于眼前的是一座金光闪闪的丰碑直入云霄,我乃丰碑中的一块金砖,伸缩自如,惬意悠闲。突然间乌云翻滚,污水迎面泼来,丰碑中的我自然地去抹自己的脸,于是我踏上了进京护法的路。站在天安门广场的中央,我正告天上的败坏势力和人间的邪恶生命,我永远都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我永远站在师尊身边!

天安门分局里,我笑对恶警暴虐,我对自己说,我欠的我还,还的堂堂正正、坦坦然然,大不了把我这个壳拿去,不该它拿的它还拿不去。因为我这条路是一条修炼的路,只有我师尊说了算。

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我平静依然,我知道师尊就在我身边。

但在面对情关时,却没能做得更好,该说的没说,没能用自己的智慧去证明大法的正确。任何形式对邪恶的认可,都是对大法的背叛,该证实法的时候没能证实法成了我永远的遗憾。冷静下来,留给我的是痛彻心肺的愧疚与不安。不敢再去面对师尊的笑容,不敢再去面对大法的庄严,愧对大法的给予,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啊,我坐卧不宁、寝食难安……

曾记得七年前,我拿到《转法轮》的那一天,只觉得封面有一种说不出的殊胜,翻开封面看到师尊的照片,不觉脱口而出,我认识他,细想又不知他是谁,有一种象父亲般亲切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就这样我沐浴着师尊洪大的慈悲,感受着大法超常的法力走上了修炼的路。从此,修炼大法、同化大法成了我生命的全部。

我看到炼功场红光一片,我看到师尊法身的庄严,打坐炼功我看到师尊就坐在我面前,罩在师尊熠熠闪动的佛光里,被灭尽了所有的杂念,无论白天、夜晚、睁眼、闭眼我看到法轮正转反转,妙不可言。
……
我愧对师尊和大法的给予,跪在师尊的法像前,眼中流的是泪,心中淌的是血,那种痛楚无法言喻……忽然我看到眼前的师尊,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震惊之余我清醒了,我明白了师尊对我的期盼。我擦干眼泪、抛却杂念把自己全身心溶于法中…

一次打坐炼功,看到三界象一个拱形的罩,一条宽阔笔直的金光大道自上而下铺就,把三界开了一个口子,再细看是一本横放翻开的《转法轮》,书中的每一个字铺成了这条金光闪闪的路,我似一玩童站在这条路上四下张望,看看这边的山水,望望那边的花草,徘徊不前。忽然我看到师尊坐在路的尽头,伸着右手,微笑着望着我。那一刻我觉得我明白了一层宇宙的理,我觉得我听到了师尊的呼唤,我觉得我看到了真正的家园。在那一刻我觉得拴在我身上的所有缆绳都解开了,我知道在我回家的这条路上再也没有任何能成为牵绊。我又一次沐浴师尊的洪恩、大法的威力。

再于是当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而身后仍有恶警跟踪时,我仰天长笑,虽然一无所有,但我助师、护法的丹心不变,日月可鉴;当我被抓坐在囚车里不知被送往何处时,我心静如水,坚信我这条路只有我师尊说了算,对任何形式的邪恶都决不认可。被放回后现在的我依然无家可归,但我仍时时都感到师尊洪大的慈悲。

我把这一切写出来,诉于曾经跌倒过的同修,不要再说自己不配做大法弟子,配不配自己的行动可证明一切;不要用人心去度量师尊的慈悲,那不是我们能想象得了的;也不要在愧疚中越陷越深,我们都明白师尊给予我们的是我们永远都无法报答的,而我们的精进是对师尊的最好的报答。我们曾经跌倒了,那就再爬起来,用更多的付出、用更精进的心拍去沾染的污泥,大法修炼者不仅有坚定的信念,坚强的意志,还要有非凡的勇气。任何人心都是执著,任何一颗人心都不能带到天上去,让我们扔掉所有的执著与顾虑,让我们紧跟师尊的正法进程,扫除一切障碍,笑对一切魔难。

(大法一粒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