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条件做好自己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明慧网2001年4月19日】 我是99年大学毕业的。毕业以后,一直从事与教育有关系的工作。7.20刚开始时,除了对大法坚定的心外,还是和过去一样,尽量向所有能碰到的人弘法,讲清真相。2000年后,当看到师父的经文《严肃的教诲》后,发了两个念头,第一是家乡的大法弟子们需要我去帮助上网,另一个是还有很多弟子状态不好,需要帮助。这样,我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回到了家乡。刚回来的时候,还有两个单位催着我回去上班,但是我心已决,为了大法,我什么都可以放弃。从回来到现在已经有大半年了,虽然现在被迫流离失所,但在这过程中,自己迅速地提高,走向成熟。现在,我能更加理智、智慧对做好自己应该做到的事,对法理更加清醒。我深知这一切都是法的威力,深知是师父的慈悲、伟大才让我们能够成就这一切。以下是我个人在过去以至最近这半年的体会与经验、教训,供同修们参考、指正。

一、坚定对大法的正信不动摇

7.20刚刚开始的时候,媒体的翻江倒海,把过去的一切全部地否认了。对于大法弟子来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很大的考验。但是师父讲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也没有太在意,也没有太注意电视里,报纸上说了什么。可是总还是能从旁家的电视里,偶尔从报纸上了解到只言片语。当时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些话对不对,每个人衡量对错都有一个标准,而我来说,师父所讲的一切法就是标准,所以那个时候,我不知不觉地用师父讲的话去对照邪恶的攻击,看攻击的是否在理。当这一念出来后,我突然一惊,这个法已经成了我思想生命的一部份了,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很快我就过了这个考验。

现在看起来,对大法的正信对一个修炼者来说,真是太重要了。师父说:“你在碰到矛盾的时候,或者突然间出现矛盾,就那一瞬间你能够做到多少是至关重要的。”这正是我们自己心性位置的真实体现。我们的一切都是从大法中得到的,做为弟子,这不是很严肃的吗?如果这一点都放弃了,那什么都谈不上。

很自然地,我得讲一讲在4.25以后听到的一个让我至今还记忆犹新的故事。一个军区的一个老干部,修大法受益很大。4.25以后,军队要求每个学员表态。他心想我写个假的表态的文章,在家里躲着炼,照样坚修。可是不久,他就不行了。临死前,大法把很多真相都显现给了他,可是已经晚了,叹息悔恨之余,他只能一再叮嘱一同修炼的家人,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坚修大法。

二、放弃自我,放弃为私为我的后天观念

师父讲:“其实你们还不知道,这个私贯穿很高层次。过去的修炼人说:“我在干什么”,“我要干什么”,“我想得到什么”,“我在修炼”,“我要成佛”,“我想要达到什么”,其实都没有离开那个私。而我要你们能够做到的是真正纯正的,无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觉的圆满,才能达到永远不灭。”

通过这段时间的正法修炼,我发现,真是这样。我们哪怕闯过了很多关,过后,发现自己还有一个什么私心,可是那个时候,这个私的内涵变了,表现又不一样了,可是层层都有。师父教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现在看起来,其实涵义十分都深。对于这个私,举个典型的例子,很多同修在正法进程中,自己觉得或悟到“我”应该如何做(其实并不一定是整个进程中应该做或必然要做的,只是个人的状态),而执著于要做这件事情本身,并且用一个最华丽的借口掩盖自己--我是在做护法呀,我没有为自己。其实这个时候本身就不纯了,本质上还是为私。这样就会带来很多麻烦。由于有这个最好的借口,心里还在想,怎么这么不顺?

还有一个很大的表现,比如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在表面上发生冲突的时候(当然实质上并没有冲突),我们怎么去做的。过去我曾经觉得自己很无畏,尽量地多为大法做事,而不考虑自己的得失。心里想,我个人得失算不了什么,来了难,自己坚定正念,挺过来。可是提高层次后,我发觉这还是私。我一个人的得也好,失也好,承受也好,不承受也好,其实并不重要。如果在正法整体上需要我怎么样做,我就怎么样做,关键是法,法才是第一位的,个人修炼是自然包含在其中的。放下这一念后,我发现自己的思想又开阔了许多,很多东西又不能制约我了,层次、境界又不同的了,当然感受也是非常美好的。

上面讲到的这个问题,还有另一种很大的表现,比如很多学员想:我把法学好了,再去做正法的事。要不然,容易出问题。人是何其爱自己。总是先把自己保护地好好地再去做什么。常人都知道一个理,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何况我们现在做这么好的事。不妨把这个心放大一下,就很明显:我把法学好了,我就能够提高上来,提高上来以后,我就不至于做不好甚至不至于走向反面,这样我就能做得更好,提高自己的层次。看一看这个念头带出来的东西,个个是“我”。

但是,我觉得这一切并不能强为,如果不是真正自心达到这个境界,那就是为自己的另外一个私找借口而不想提高而已。

三、做而不求,无求而自得

师父讲过“执著心去真无为”,还是上面讲过的那种情况,如果我们带着执著心,哪怕是做最好的事,肯定不会顺利,因为是不允许带着那么不好的心做这么神圣的事情的。我感受到,其实如果我们能带着一颗很纯净的心的话,一切都会很顺利,如果出现什么问题的时候,那肯定是我们自己的心态有问题或者是该提高了。而如果我们不能处理好这个关系,如果自己由于什么心放不下或过不去而对大法产生损失的话,自己造了业不说,关键是对大法产生负面影响和难以挽回的损失。

另外,我还悟到,其实我们自己的心念是很重要的。只要念正, 很多想做的事情,师父都会很好的安排的。并不需要花太多的功夫。因为这是超常的法,不是常人的理。

四、利用一切条件做好自己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在这个环境中,在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时,总还是有这样或那样的顾及。归根结底,还是人的东西放不下。其实只要是为大法有利的,我们就应该尽一切所能。虽然我们可能会面临邪恶的阻挠和迫害,但是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

记得曾经在一个学校帮助带英语培训课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向学员们讲清真相。于是我就在口语课上,以练习口语的形式先让他们介绍自己,然后,我也用英语介绍自己起来,既然大法是我生命不可分的一部份,当然这个我也得介绍。于是我就从我如何得法讲起,一直到邪恶的迫害,一直到我们的真相。每带一个新班,我都会做这同样一件事情,每一次或多或少心里都会有所顾及,如果领导知道了会如何。但是把这个东西冲破后,每一次都感受非常明显,当我在向下面的学生讲真相的时候,师父也同时在加持我,总感觉能量场特别强。

后来我在一所私立学校里工作过一段时间,慢慢地结识了一些教师,只要有机会,我也向他们讲清真相。那所学校里有好些美国人,我就经常到他们那去玩,并给他们讲我们的真相。虽然他们来中国之前都被告知,在中国,一旦涉及有关政治及宗教等问题,一定要小心,虽然我也知道,上面一旦知道我在这样做,工作将不保,我还是一有机会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很能理解。有的甚至询问如何能够帮助我们,有一个人甚至回国后,帮助当地大法弟子找议员讲真相。由于他们中很多都有自己的信仰,自然地,我就可以给他们讲得高一些,我当时就觉得我在给他们讲大法的法理,同时心里很明白,又有好些人摆放好了自己的位置。

其实我的体会就是放下人的观念,在自己的环境中,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把这放在第一位,得失还有什么重要?

五、大法是伟大的、神圣的,决不是人的什么行为准则

很多被转化的,或状态不好的人就是思想进入了人的程序里去了,用人的理去衡量大法,这是永远也无法比的。师父说:“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很多被转化的,就是被邪恶钻了空子。当有人的这一面出来的时候,完全忘记了大法的神圣、庄严,而进入人的思维。这样很危险呀。

还碰到这样的人。受了一点难,一点挫折,就受不了了,心里就怨大法,怎么这么大的难,怎么还不结束。每每看到这样的人,心里真是又难受,又生气。这么大的法,别说人,就是神都遥不可及,人怎么配跟大法付价还价?!

六、关于亲情

很多被迫离家出走的弟子,很放不下自己的家人,觉得他们为我们会承受很多,说到底,还是一个情。

对于这个问题,我是这样想的。大法对于任何一个生命都是公平的。当我们的亲人为我们承受的时候,他们不在吃苦中消减他们的业力吗?另外,从某种程度上讲,他们不是为大法而承受吗?那么他们会白承受吗?他们将来会因这一切而得福报,而他们所得的,与现在所承受的,同样是不成比例的呀。为大法付出将为他们带来的幸福,不是语言能够描述的。

想通了这一切,我的心又变得很开阔。

大陆弟子
2001年4月19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