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闯过难关

【明慧网2001年4月30日】 三月下旬,我和另一功友发真相资料,有一院子头一天发过,还差一点就发完,那天再发,我们两人都被警察抓住了。要弄我们上警车,我两脚蹬在车门上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没犯罪,我们是让人们了解真相,自焚的不是法轮功。”顿时围了很多人,他们见无法把我推进去,就找来手铐,把我按倒在地,两手反剪铐住。到了派出所,他们问我叫什么名,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清楚地意识到,决不能配合警察的违法行为。签字、按手印、照像都不配合他们。他们只好把我关在留置室。 中午一点左右,办案人提审我,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另一功友虽然说出了名字,但她巧妙地走脱了。他们就把我看得更紧,一直用手铐铐住我,24小时轮番提审我,不让我睡觉。我以绝食抗议。第二天仍然没有结果,他们想起查我的自行车,但自行车是二手货。他们回来说“你是XX单位的会计,35岁。”我笑了,“你们把我说得太年轻了。”然后查我的传呼、手机。仍然没有结果。因手机上的号早就消了,SIM卡也处理了;传呼上的号码要么是公话,要么是IC电话号。又派一个人专门守候我的传呼,以为我家人会打来,也没有音讯。他们只好认为这是一个专用传呼。

他们气急败坏地说,马上发通缉令,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你。但我拒绝照像,他们趁我不注意时照了一张,但不清晰。于是请来摄影师,我把眼睛闭上,脸转向一边,他们强行把我的头发抓住,我仍然紧闭双眼,不断摆头。他们实在没招了,只好将不清晰的照片贴在“协助通缉令”上。抓我的派出所所在区不是我户籍区,但该区专管法轮功的科长认识我(99年底当我准备上访时一功友被抓而说出了我,我就曾被那科长提审过),这一次他没有来。我想,这当然不是偶然的。

晚上,他们为了防止我睡觉,将我举着手铐在空调的支架上。晚上11点左右,他们把我铐在大院的一条长木椅上,我观察一下椅子的结构,有希望逃出去,于是我努力地行动着。快解开时,他们却来将我转到留置室。我想,可能我还有关要过。

第三天,他们说要把我送到看守所去,不说姓名就长期关押。当地的拘留所我去过两次,那里的警察认识我,而看守所是第一次去,我想这也不是偶然的。就这样,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刚到看守所的门,门卫问我是干什么的,我不理他,送我的警察说是炼法轮功的,他让我喊报告才能进门,我仍然不理他。门卫叫我“滚出去。”我说这儿本来也不是我该来的地方,转身要走,看守所的警察说:“算了,进来吧。”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带进去了。但他们问什么我都不回答。

我到看守所的当天,正好有四位功友期满要回去,经交流,才知道她们那一片资料已断了线,我一下悟到这是老师的慈悲安排。我将一位功友的传呼告诉了她,我们在一起不到半小时她们就走了。

在看守所里我仍然什么都不说,并以绝食来抵制警察的违法行为,他们灌食我也不配合。他们非常气愤,又想给我照像,我说:“我没有犯罪,我让人们了解法轮功,知道了真相就会支持宇宙真理‘真、善、忍’,不相信也随其自便,我并没有扰乱社会治安,凭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他们给我照像,我把头低下,他们就按住我的额头照。接着又要我按手印,我还是不配合,他们气得够呛,强行将我的手扳开,才总算完成了任务。

3月底的一天,办案人员又来提审我,还是问姓名地址等。我说:“我如果说了,我的单位,家人及派出所都要受牵连,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他们得知我还在绝食时,就气急败坏地说,“你不说,就要关到你说为止。”我心里想,这不是你说了算的。

他们每周给我灌食三次,牢头开头对我挺好,想用情来打动我。她把自己的方便面泡好端到我面前说,“你不吃牢饭,我自己的方便面你可以吃吧!”我告诉她,我可以用生命来证实大法,以此来为大法讨公道。如果我吃饭了,她就可以立功,就可以减刑。后来她看没希望了,就对我越来越凶。

在看守所的第12天,我想靠墙休息一会儿,牢头很凶狠地不准我靠,我不理她,她就把我拖到中间坐着。第13天早上,我干脆就不起床了。第14天,仍然不起床,这时看守所急了,召开牢头会。牢头回来后对我的态度大转弯,抱着我哭,说了很多关心我的话,还说,“你不吃,怎么炼功啊!”有一个年轻犯人见我这么多天没吃东西,又两天不起床,也哭着劝我。牢头端来她的芝麻糊喂我,晚上医生和警察专门让食堂为我做了一碗酸菜粉丝汤,说我没劲是缺少盐分,我都拒绝了。第15天,这天天气格外晴朗,上午10点钟左右,警察叫牢头扶我到院子里晒太阳,同时让两个犯人坐在两边,怕我倒下去。直到下午2点才让我回去休息。5点,他们又抬我去灌食,这次他们在液体里放了许多盐。

那时,我的精神特别好,就和另一功友交流(她因3月中旬一行6人准备进京上访,半路被挡,接回去后,居然让全乡的工厂停工、学校停课、农民停产来参加对他们的“公审”!并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开始非法关押)。因她没有绝食,我们就讨论了绝食的问题,是不是给其他犯人带来了很多麻烦,没有结果。但后来我又想,如果我们顺从了邪恶势力,他们会更加凶狠的迫害大法和弟子。我们对邪恶势力的坚决抵制就是在正法。这时我忽然想到《道法》中的一句话“其实大法不只是度人的,也是讲给各界众生的,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爱护你们人的这一面是叫你们在法中能悟上去。”我的做法没有错,于是我更坚定了自己的正念。

晚上看完电视准备睡觉,就听一女警喊:“无名氏,收拾东西。”我一惊,以为不是叫我,一般说来刑拘至少一个月。她又重复了一遍,确实是叫我。我赶紧穿上衣服,与功友和犯人道别。同时意识到,自己坚定了正念,邪恶的因素就被清除了,而所谓的考验就不应该存在了。

办案人员把我接了出来,走到半路上,他们问我“是带你去输液还是你自己回去?”当然我选择后者。

就这样我又回到更广阔的天地。迎着明亮的月光,走向伟大的正法洪流。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