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法会发言稿:正视和去除恐惧(译文)


【明慧网2001年4月4日】 对于我来讲,一生中最大的磨难是执著于被人认可,害怕犯错,以及内疚。恐惧从总体上控制着我,用一个又一个的执著包围我,从外表的酗酒,抽烟,暴食到内心的妒忌,自卑。每当我感到不被某人喜欢时,我需要借助外部的帮助(例如啤酒),而且妒嫉这个人怎么能够处理自己与他人的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自己又在更复杂的问题上增加了执著,例如在我脑中形成的新时代自怜派。我一直是一个试图理解常人并在世界上传播和平的人,由于我降低了我的道德标准,过去以至现在都有许多磨难需要承受,以便暴露出我内心消极的一面。当然,当时我没有认识这一点,对明知故犯做错事而造成的内疚变成了自卑的巨大执著,我甚至想为什么还要活下去?然后在心里一直回想,我在这里要帮助别人,但不再知道如何去帮助他们,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帮助自己。恐惧,急躁,以及对所犯错误的内疚都表现在了我的脸上,我脸上长的粉刺比我一生长的数量还多,我能看见我的脸在其他空间的层层痛苦和业力,看起来很可怕也很疼痛。我的心告诉我不要太执著于疼痛,而应该从更深入的层面来面对我的恐惧,我开始寻求帮助,在寻求自然健康和玄学方面的一些真正答案的一年后,我遇到了法轮功

大约十个月前,我第一次去了一个炼功点,就在这里的欧拉湖,我晚到了,教功已经结束,一个学员留了下来做一对一的打坐辅导。我立即想,噢!这教功班是免费的,是真的。那个学员和我似乎相通,我的心感觉这教功班很好,因此决定每周炼一次。在短时间内我就发现了内心的巨大变化,我感到在生活中平静许多,疲劳减少了,我能够向这些人敞开自己,听他们讲来这里的经过。并非所有的人都像我一样寻找解决自己问题的答案,而是为了获得真正的觉悟。这本书不是针对你生活中某一问题的一个小的答案,而是一部教授如何一步步转变和纠正所有生命的指南。通过把真、善、忍用在每一个想法之中,我转化我的消极能量以及周围的每个人,这是因为老师告诉我们,我们是这个天体中的粒子,并且这就是我们如何联系起来的。当我们在把自己的业力,即我们的负面部份,转化成德时,我们就在战胜邪恶。在理解这一伟大的方法战胜自己和邪恶时,我逐渐认识到了不失不得的法理,我抽出了更多的所谓自由时间用于法轮功,把书一次读完并参加更多的班。在奥兰多,我们每周二至周日都有一次班,我获得了机会义务辅导每星期二晚上的班。恐惧冒了出来,各种想法不断,出现了更多的急躁,我想这正是我经常想要帮助别人的真正方式。我的恐惧一直出现,一直被一个念头所困扰--没人会愿意从我这里得法,因为我的脸看上去很丑陋。我也感觉到作为辅导员我有太多的内在执著,例如不愿专心致力于任何事情。我的功友告诉我不用担心过多,只要心中记住真、善、忍,就能帮助别人,人们是不会拒绝法的。因此我慢慢地放下了严重的粉刺造成的自卑。我忘记了脸上有许多粉刺,我把自己同法,同那些来参加班了解法的人联系在一起,我把自己放在法中。

在法中,我遇到了一百多像我一样的人,努力想要返回他们的完美的天国,他们有着和我同样的问题,我们一起读书。作为辅导员和法的一粒子,我感到更要对社会负责,我更少注意自己的磨难,这使我少了一些自私。帮助别人和自己理解佛法使得我的恐惧和自卑感转变成了老师所指导的善念。老师讲佛法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我感到自己巨大的变化,我内心变得更宽容、更平和,我不再指责别人,而是自己向内找有什么要改正,我不再需要逃避于酗酒和幻想之中,我开始真正喜欢世界,我的脸随着我的心灵的干净而逐渐干净,我去除了曾使我消沉的执著。老师讲这是一个高级生命的慈悲创造的特殊环境,在这个时期这个地方我们能纠正整个宇宙和我们自己。

在我成为法的一粒子时,我想告诉每个人这部大法,我决定回家乡印第安那州埃文斯维尔过圣诞节,向我的家人和朋友洪法。我随后打电话给两家主要书店―巴内斯与诺贝尔(Barnes & Nobel),及百万书店(Books-a-Million),要在那里办讲座,这些书店系统已有了我们的书,因此他们很容易为讲座订一批书。一个学员给了我一名外州学员的资料看他是否能够帮忙,他当然愿意帮忙,还提出带给我所需要的一切。我非常高兴,但还有一个磨难,即我父母和兄弟。他们一点也不了解气功,修炼这个词令他们想到了在美国消极发展起来的邪教。他们也认为大法是新时代精神派的东西。有了这些误解他们不接受法轮功。来自纳希维尔的外州学员问我是否向市长申请把办讲座的那天定为埃文斯维尔的法轮大法日,急躁冒了出来,我担心如何向家乡这一小地方的市长介绍大法。在任何其它地方,我会感谢这样的机会,然而我的家人不了解大法,我不想让他们担心。再一次,我的功友只告诉我用真、善、忍指导每个想法和行动,要读书。我在一个小的德裔天主教社区由老一辈抚养长大,不应相信教堂之外谈的任何东西,但是我不能否认遇到法轮功,尤其是通过修炼法轮功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我变得非常迷惑,不想办讲座了……我倾听我的心声并回想起从《转法轮》中读到的内容,李老师说宇宙的最基本性是真、善、忍,我也想到,坐在这里、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来学这个法的,我没有取消计划中的在埃文斯维尔的讲座。天象发生了变化,纳希维尔的外州学员不能再来了,但他仍视办讲座为己任。他让纳希维尔和圣路易斯的其他学员来办讲座。还通知了新闻媒体。我确实设法寄了一封信给埃文斯维尔市长申请褒奖。这不成问题,因为地方学员们曾准备过给佛罗里达不同的市和郡的信件,明慧网上就有褒奖信的样本,因此当我把自己转向宇宙,并去除恐惧的巨大执著时,总能得到及时的帮助。埃文斯维尔市长批准了申请,2000年12月27日成为埃文斯维尔的法轮大法日,太好了!在许多外州学员的帮助和我自己的努力下,魔鬼没能挡在我要告诉我家乡人们的真象面前,这也提高了我的道德标准,去除恐惧,返本归真,而且我的脸变得更干净了。

一个学员从圣路易斯开车三小时到埃文斯维尔,在讲座开始前几小时才和我首次见面,我们作了计划并举办讲座,大约二十人参加,非常成功。第二天,圣路易斯学员和我去图书馆洪法,因为天气冷,租了图书馆的一个讲座室办法轮功班,我们认为这非常重要,因为有了积极的反应。我想我该迁回家乡,但圣路易斯学员说他愿意暂时开车来这里,直到有其他人来接替。在那一周我们找到了一些离埃文斯维尔更近的学员。印第安那波利斯在那段时间里也在庆祝法轮大法周。我们随后办第二次讲座,又有二十多人参加,总体上,这些人从报纸文章上了解到的比从任何其它广告上要多,因此我们送给市长和写文章的女士感谢礼物,一盘炼功录像带和一盘“真实的故事”录像带,他们非常感谢。这次旅行难以置信,我在圣诞节向全体家人洪扬大法,街上的人,朋友们都有点感兴趣,甚至我父亲都能看出我态度的变化,他试着打坐,我母亲读《转法轮》或多或少带着好奇,她甚至参加了讲座。她告诉我,她能看出我对她和其他人更尊重了。我的对恐惧的执著,被人认可的执著以及对做错事的内疚的执著都在离开我。

我回到家又出现了另一个执著,有人让我征集签名,请求美国政府支持中国学员,驱除中国的邪恶。我到我工作的地方一所基督教幼稚园征集签名,我害怕他们会误解,但每个人都关心和同情中国学员的处境,我几乎问过所有的同事,大部份人签了名并且每个人都接受了我给的材料。

作为我的结束语,李老师在《转法轮》论语中讲,“有些人甚至不敢正视,不敢触及,不敢承认客观存在现象的事实,是因为这些人太保守,不愿改变传统的观念去思维。”现在是我们对照自己的生活和修炼并成为整个宇宙中正法的一部份的时候了。

谢谢你,李老师,为了万古不遇的正法,
谢谢你们,所有帮助我提高的老学员,

现在是告诉每个人大法真象的时候!走出来,成为大法的一个粒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