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学生的遭遇:坏人使我无法上学


【明慧网2001年5月11日】99年12月29日,我妈妈因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了45天,爸爸被视为串联组织者,也被非法拘留45天。当时只剩我一个人在家,可尽管如此,坏人们还是三番五次到学校和家里逼我写“决裂”。

妈妈刚进京几天,爸爸就被坏人抓走了。第二天我到学校上学,正上第二节课时,派出所的人就把我叫到校长办公室去,和校长一起给我做所谓的转化工作。一连说了20多分钟才让我去上课,我仍坚决表示要修大法。下午放学后,他们又到我家里来审问我,并把所问所答都一一记录了下来。他们开始问我有没有功友到我家来,来人是谁?我想不能把功友说出来,就说:“我天天都在上学,没见到。”接着他们又问了一些其它问题,后来又问我“还炼不炼功?还炼就不许上学。”我不吱声。他们说:“你不说就等于是默认不炼了是不是?那你就写一份保证,也就可以上学了。”我说:“我不知道你们说的什么。”后来他们就大喊大叫了一个多小时,见我还是不写,就说:“你好好考虑考虑,是炼还是上学,如果想上学,今晚就把保证写好,明天交到学校,要不就不许上学。”说完就走了。我并没有听他们的。

第二天照常上学,也没想那么多,结果他们也没找我。可没过多久,他们又以为爸爸妈妈到北京去了,就到学校找我。在四节课的时间内就找了我三、四次。下午还不许我回家,叫我在学校等着,一直到7点钟他们还没来,我就走了。回家后才知道爸爸妈妈到亲戚家,回来后已被他们带走了。

2000年6月29日,他们又到我家,强行将爸爸抬上警车。因第二天他们又要抓妈妈,我们被迫离开了家。我本该上初一,可刚刚小学毕业就有家不能回,也就上不到学了。

我们离家后就到处流浪,至今已9个多月了,听说,家里的东西被偷的偷,卖的卖,只剩空架子了。

尽管坏人这么迫害我们,也没能动摇我们对大法的坚定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