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大法弟子祝霞一家的悲惨遭遇


【明慧网2001年5月11日】编注:收到此稿时又收到有关本文作者的最新消息:祝霞已于日前被抓。

*****

因孩子未满周岁,我被以莫须有的“破坏法律实施罪”而取保候审。面对近两年来不法之徒对我及家人不公正的违法行径,我再次提出申诉。

我叫祝霞,家住成都市光荣小区金荣巷5号4幢3单元1号,因修炼法轮大法在1999年10月、12月怀孕期间被两次被非法拘留(新都看守所、汶川太阳岛看守所)。2001年1-3月被非法软禁在光荣小区派出所。在2001年2月底,本辖区另一判劳教的所谓被转化的人回来,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当时要强迫我去听她的所谓的转化报告,被我拒绝后,又叫我参加所谓的学习班,(此时包括我家邻居都知道派出所说的:孩子一满周岁就送我劳教)。于是我只有离家出走。其间派出所抄了我的家,找遍我的亲朋,甚至还去了我爱人处(新华劳教所,也因坚修大法,被第二次劳教)以及女子劳教所找我以前认识的功友,威胁并骚扰我的家人,致使我父亲两次输液、精神病也时常发作。还让被转化者到我家强行转化我母亲。这次被送回家时被告知,因为我是“重点”,惊动了省、市、区,说我有海外联系(因有好心人将我家的事发了消息出去,有国外的好心人想寄点衣物而已)影响大,现在该派出所只有我及母亲未写转化书,所以想要给我重判。

凝视孩子熟睡的小脸庞,看着父亲憔悴而又瘦骨嶙峋的身影。我为家里再次遭受惨烈的“文革”命运而心潮起伏,心中的悲是那样的深沉,手中的笔变得万分的凝重和艰难。我不禁要呐喊:人啊,让我们学会尊重别人吧!尊重别人也是尊重自己、给自己造福啊!

仅仅因为我们坚修法轮大法,仅仅因为我们信仰了真、善、忍的宇宙真理,就要让我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你们还不肯罢手吗?难道就不怕将要遭到的报应吗?睁眼看看那些失去母亲的孩子,看看那年迈体弱的老人吧、看看那些有家难回、被无理关押、甚至被无辜夺去生命的大善大忍的同胞——法轮大法弟子吧!他们在用自己的巨大承受以致生命来呼唤你们的良知和觉醒啊!

大法是清白的!我们是无罪的!我的家,饱受磨难,我将为我年幼的孩子、年迈的父母、以及被非法劳教的丈夫讨回公道。特此为他们一一申诉。

幼子 王笑:男,2000年4月24日生,我怀孕期间于1999年10月、12月坐牢两次;2000 年1-3月我被软禁了3个月,2000年5月我曾被派出所想强行送往福利院(当时孩子不足月),因与警察辩理,并欲上告,警察才未得逞。1999年12月孩子父亲被非法劳教,2001年12月孩子父亲再次被非法劳教。2001年1月(孩子8月大),被天安门警察的警棍击中,1月2日被成都驻京办一工作人员抽了一皮带。他仅仅8月大的婴儿呀!

父亲 祝文林:71岁。打土匪支援山区进了阿坝州壤塘县(任副县长),文革中被吊起打断4根肋骨,被强迫游街、跪在街上爬,被迫害致疯长达10多年,还被说装疯不准医治。后终于在母亲努力下将他送往成都第四人民医院。但被停发工资数年。到96年底(母亲得法轮大法前)父亲几乎是残废人,吃喝拉撒全在床上。有川医、中医学院的住院、病危等证明,而且疯得很厉害,常回忆起文革被迫害的情形,总说有人要杀他。天天用各种药物抑制,大小便失禁,根本不能自理(包括吃饭、穿衣),但1997-2001年,可下床走动,还可抱抱孙子,医药费从前每年上万元,而这几年多则只有一千元上下,少则仅有几百元。正如李洪志老师说的“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我们炼功,我父亲也因此为国家节约了大量医药费,医生对于这一奇迹简直不敢相信。而现在,派出所24小时派人守在门外,经常来抓我及母亲,父亲的老毛病又时常发作了。这些病(包括肺心病、肺气肿)样样都可能要他的命。而且母亲被停发工资9个月了。如果他们再抓我判刑,我真不知后果会怎样。

母亲 倪清惠:66岁,因修炼法轮大法,拒绝写保证书,被非法拘留四次,停发工资9个月了。文革的磨难让她几次想自尽。文革中她一人极其艰难的把我们一家四口养活。96年前,她也是病痛缠身,自己住院还要照顾住院的父亲(当时壤塘县应该派人来照看的,但一直就没来)。母亲的一次开刀失败后,医生说恐怕活不了几天了,第二次开刀时,生死几率一半对一半。望着不能自理的父亲,再看看满头白发,且有可能失去生命的母亲,我时常泪流满面,不知所措。在一个人照顾两老的日子里,唯一让我感受到的就是对死亡的恐慌。母亲是怀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消极态度学大法的。96年是我家的新生,母亲得法后出现了太多奇迹(在疾病和精神方面),而且父亲也开始清醒了,还可以坐、卧、下床了。看着这一切的变化,我的喜悦无法言表。大法和师父救了我一家人呐。于是年底我也开始修炼了。我们家里终于变得和美了。壤塘县和文教局深知我家的变化,却因为我母亲不写转化书而停发了我母亲的工资。母亲多次写信阐明事实和道理,他们却说“等以后平反后再说”。文革的命运再次降临我的家里,一家五口又只能靠父亲的工资维持着。

丈夫 王世林:31岁,优秀共产党员,本科,助理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开除党籍和工职。1999-2000年9月被非法关押在四川资阳劳教所。而2000年12月,又被以“破坏法律实施罪”的莫须有罪名投入新华劳教所。当时,派出所以他被汽车撞伤为饵骗我拿一千元钱去。当日我被骗到派出所非法拘留了一天。我向群众讲清真相希望他们放人,他们说我嘴硬而关上了窗户,4个民警反背我双手,用力把我往桌子上撞。捂我的嘴,用手铐铐我,并威胁说要把我吊着打,我拒绝回答一切问题后,最终因孩子未满周岁而被迫放了我。

现在他们想带走我,为此,我在为自己无罪申述之时特此申明大法弟子无罪、我无罪。我以后有任何意外或失去生命,那决不是我自杀,修炼人不能自杀,那肯定是被迫害的结果。而决不会跟大法有关。

同时,我也呼吁国际人权组织,救救我的孩子、我的父母及千千万万大法弟子和他们的家庭!

另:我妹妹并未修炼,但她回家看望父母竟两次被派出所的人拉着不许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