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我现年四十二岁,一九七八年二月入伍,是总参装甲兵装备技术研究所试验场一名工程师。多年来,一直工作在科研试验的第一线,由于长期在恶劣的环境下工作(整整十八年),身体终于垮了。

一九九四年八月,经“三零一”医院检查,CT查出双额叶星型细胞胶质瘤二级,即恶性肿瘤。没有几天,就不能走路了。八月三十一日在“三零一”医院做了长达七个多小时的脑瘤切除手术。手术后五十四天,复查时发现旧病复发,肿瘤又长出四厘米乘三厘米,八十四天长到六厘米乘五厘米。“三零一”医院束手无策,就让“回家维持”,实际上就是“回家等死”。当时我妻子拿着我手术前后的片子去天坛医院咨询,通过熟人找到脑外科主任,这位主任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教授,看了片子后说:“你先别哭,你丈夫的肿瘤长在交叉神经上,手术是做不干净的,现在只能维持。”当我妻子问能维持多长时间时,他说:“根据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最多能活三个月。”

我妻子不死心,她去北京市抗癌协会咨询,得知宣武医院有一种药叫抗瘤粉,专治胶质瘤。我在无奈的情况下,一边吃药一边练一种气功,病情有所控制。宣武医院属于地方医院,单位不给报销药费,每月个人要支付八百元的药费。当时我和妻子的工资总和只有八百五十元,家庭生活十分困难。

在我有病的几个月之中,我妻子精神上的压力和经济上的负担,再加上劳累,终于垮了。头发白了一大半,盆腔炎、附件炎、宫颈糜烂、肠炎、胃炎、乳腺增生等疾病缠身。当时“三零一”医院让她住院治疗,可是我和孩子都离不开她。

法轮大法让她撑起了这个家。我妻子于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七日开始炼法轮大法,参加炼功的第二天,她就开始拉肚子,一天拉七八次,整整拉了两个多月,没吃过一粒药。尽管拉肚子那么严重,但精神状态很好,身上感觉有劲,走路一身轻。两个月过去之后,胃炎、肠炎全好了。炼功三个月后,她身体完全康复,疾病全部消失,白头发也慢慢的变黑。这一切我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当她晚上在床上炼静功时,我身上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而且非常明显。于是,我就开始看《法轮功》和《转法轮》两本书。看完两本书后,我触动很大,我被李洪志老师深奥的法理所折服,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人为什么活着,我得病的原因所在,我的一切磨难都是业力所致,要想病好,就必须修炼。法轮大法使我从迷中醒悟过来。

我就和我妻子学炼法轮大法,决心做个修炼大法的人。从那天起,我真修苦炼,严格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炼功的第三天,我手术前后的一切症状全部反应出来了,腹痛、腿痛,头顶抱轮时,就象压了一块大石头,头感到非常重,反应很强。十月二十三日中午,我头痛得就象要裂开一样,恶心想吐,浑身上下一点劲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我坚持炼功学法。头痛了两天,右侧病灶区出现了好大一个坑。前年手术时,我头右侧太阳穴处取下一块骨头,医学上称为减压窗。十月二十五日我感到减压窗处痛,痛得不能张嘴,就连吃饭都很困难。但痛了一个星期后就好了。十月三十日晚上,大约十二点十分左右,我从梦中惊醒,感到有一种强烈的热流冲灌我的全身,大汗淋漓,就象三伏天一样的热。到了夜间两点多钟,又来了一次。显然这是老师法身给我调理身体,净化身体,我得救了。从此以后,我身上的一切不适症状完全消失。

炼功半年之后,我的身体就完全康复了,一年多来我的身体一直很好,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单位给我分了一套新居。装修房子时,一百斤水泥,我从一楼扛上五楼,连续干了二十多天,没有任何疲劳的感觉,总感到身上有使不完的力量。可以说,我现在比过去没病之前体力还要好。今年春季植树造林时,我主动挑重担挖树坑。树坑要求大小一点五平方米、深一点五米。搞过基建的地方全是大石头,我脱掉衣服大干一场,超额完成了任务。

大法教导我们,炼功人要处处做个好人。我在单位,脏活累活抢着干,处处为别人着想,名利让给别人。今年三月份,室领导找我谈,今年有选优提前晋级名额,我们准备把你报上去,你私下再自己活动活动,来弥补一下你的职务偏低问题。我的职务和同年兵相比,相差近两级。对此,没炼功之前,我也是满肚子的怨气,总觉的自己付出的和得到的不成比例。自从我学大法以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放下名和利,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好人。我对领导说:“选优我不够条件,我休病假近一年半,单位给我付出那么多的医疗费,我就知足了,还是名额让给一线工作的同事吧!”我把这些荣誉都让给了别人。我在社会上遵纪守法,是个好公民。

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高德大法,他不但挽救了我的生命,也净化了我的心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