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治好了我心灵的创伤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我是法轮大法北京第十期传授班的学员。自一九九三年四月底起,我先后参加过三期法轮大法传授班,还多次收听和收看了李老师讲课的录音、录像。经过对大法的学习和实修两年多来,我深刻体会到法轮大法的确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是真正的宇宙大法。我,一个有特殊经历的人,之所以能从一次次打击和磨难中解脱出来,从精神几乎濒临崩溃到能够从新振作起来,首先要感谢的就是传授法轮大法的李洪志老师。

我是一九六三年医学院校毕业生,原是北京市建筑工人医院办公室主任、主治大夫。因单位离家太远,每天上下班往返路上就要三四个钟头。在我丈夫单位的主动关怀下,于一九九二年初调来航天部二院某厂。我本来是个热爱生活、勇于進取的人,在原单位有“女强人”之称。可是没有想到,从调动工作后,我的人生道路却发生了重大转折,种种意外接踵而至,使我措手不及。

调到某厂后,一开始就遇到原职务不承认,工资低于原标准不说,而且较该厂同类人员工资水平低了许多。再加上在原单位是骨干,样样工作走在前、干在前;而来该厂后连普通群众都不如,还时不时遭白眼。面对这些问题,有相当一段时间,心里不平衡。

俗话说:“祸不单行”。一九九二年七月八日,在厂门口我无辜被一个无照驾驶摩托车的人撞伤了腰,当即住院并做了手术,至今腰部还有个内固定架。不但自己精神上承受了痛苦,经济上也遭受了损失,而且事故至今无人过问。

我满以为命运跟我开的玩笑够大,也够残酷了,是该结束的时候了。人们不是常说“因祸得福”吗?我不但没有得什么“福”,反而厄运仍然是一个接一个,而且一次比一次打击更沉重,使我的心灵受到严重伤害,精神也险些被摧垮。

一九九三年一季度,厂部精简,我首当其冲被裁减,新来乍到是被精简的唯一理由。这个打击对一个有强烈事业心的我,实在太重了,太让人难以承受了。无奈,我跑回原单位请求调回。原单位及上级单位建筑总公司同情我的遭遇,当即就答应了我的请求。但事隔仅仅五天,情况突然变化,调回原单位之事被卡壳了,而且卡在我满以为不成问题,但又非常关键的人身上。我为事业和寻求人生价值奋斗了大半生,而且做出了一定成绩,仅仅是因为调动一个单位,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我百思不得其解,心理再也承受不住了。我开始整宿整宿的失眠,吃不下饭,心情烦躁不安。没几天功夫,人消瘦了,头上一下子添了许多白发,象得了痴呆症一样,谁说什么也听不進去。

正在这时,亲家母为我送来了法轮大法传授班听课证,使我有幸成为法轮大法学员。说实话,当时,我并不以为然,可是到了传授班上,亲聆李老师讲法,使我耳目一新,茅塞顿开,亲切极了。每节课,甚至每一句话都象针对我的心病一样,给我以启迪,叫我明目开窍。

回顾自己所受到的打击、挫折,实际就是磨难,业力产生的后果,是命中注定。这些事出现绝非偶然。自己之所以痛苦、委屈、心态不平衡,是因为自己把个人的名利地位看得太重,太物质化了,太执著了。所谓“事业心强”、“追求人生价值”、“女强人”,说穿了就是对名、利、地位的执著追求。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三十多年来,自己拼搏奋斗,有时甚至是在玩命。当这一目标出现障碍时,自己就受不住了。想想自己,的的确确活得是够累的。在李老师的启发下,自己由头脑发胀逐渐冷静下来。是李老师点化了我,是法轮大法抚平了我的心,我开始明白了,那些名啊、利啊、钱啊,都是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把它看的那么重,实在没有必要,大可不必为它痛苦、伤感,为此而把身体搞垮更划不来。当把这一切物质利益看淡、看轻时,把这颗执著心放下之后,自己不知不觉从痛苦中解脱了出来,精神也随之振作起来了。最初炼静功时总是难以入静,随着追求物质利益执著心的放弃,我的心净了,炼静功时也能很快入静了。就这样,自己开始走上了真正修炼的道路。

但是炼功人心性的提高,执著心的放弃,并不是一劳永逸的。因为我们毕竟生活在常人中,不可能一下子就把常人的各种欲望、执著心都放弃了,修炼难,难就难在这里。当我刚刚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不久,新的磨难紧接着又出现了。

我被精简到三产后,当过船工(做工艺)、摆过地摊、做过搬运工、扫过厕所等等。从炼功人角度要求,要守心性。所以不管干什么,我都很尽力,而且有些活儿是自己主动找的。例如,自己经常主动清扫三产办公楼前的环境卫生,并基本上把该楼男女共用的厕所卫生都包了下来;三产搬运东西,我也多次主动参加,等等。就这样,今天干这,明天干那,足足折腾了五个月,最后还是被安置到一栋宿舍楼看大门至今。

一个大学生,主治大夫,竟然只有看大门的份儿。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被冷落的滋味,而且是含着泪水進行品味的……我的精神又一次被摧毁,心性再也守不住了。

我忍无可忍,决定把受到的一切不公正待遇向上级领导反映,请求公正处理。当书面报告写好后,是发还是不发?正在矛盾时,二院法轮功辅导站组织大伙儿收听李老师在长春办班的录音。当我再次冷静下来,用大法衡量自己的作为时,深感自己的悟性太差,说来说去还是没有真正放弃追求物质利益的执著心,还是把它看的太重,没能做到忍“难忍之事”。一句话,是常人之心没有放下。

对照大法,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也進一步悟到了人世间的复杂性,一切是非矛盾的出现绝非偶然,时时在检验炼功人的心性。同时也深刻体会到,在修炼过程中,“劳其筋骨”只是一小方面,“苦其心志”才是关键。当自己再次把名利看轻、看淡时,就又一次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写好的书面报告至今未发,今后也不会发了。

原来自己认为,调动工作后除了离家近是唯一所得外,自己损失也未免太多了,而且心灵受到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这个代价也太大了。我以前把这一切看的相当重,并且认为是一些人从中作梗,是人为故意造成的。我抱怨那些人,甚至对他们耿耿于怀。尽管过去他们是我丈夫的同事、朋友,有的又是我现在的同事,但我决不原谅他们,曾经暗自发誓,往后再不与那些人打任何交道。很长一段时间,就是马路上碰见了,我不是绕道走,就是装没看见。

学习法轮大法后,回过头来再看这些问题,尤其是站在炼功人角度上看,这都是常人对名、利急切追求的执著心作怪。从常人角度上看,自己是失去了,官没了,钱少了,名利地位没有了,但这些只不过是过眼烟云,又恰恰是炼功人要放弃的。如今自己作为一个炼功人,别的所得都无关紧要,自己能够得到千金难买的法轮大法,这才是最大的得。我付出的代价是完全值得的。所以,现在对于调动工作,我不但不后悔,反而感到庆幸。我对曾经嫉恨过的人,也由抱怨变为感激了,而且是由衷的感激。因为没有他们,没有调动工作,我可能没有得到法轮大法的这个机遇。我能在有生之年学习宇宙大法,我是幸运的!没有他们,我上哪儿去提高心性?我怎么能不感谢他们呢!

物质利益看淡了,个人恩怨化解了,心性上去了,精神振奋了,我又开始带着微笑豁达面对人生了。工资那样大的变动,人们纷纷议论,我既不参与,又不打听,更不追求,一切顺其自然,结果,少了许多烦恼,对工作也觉的坦然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谐了,也融洽了,真象李老师说的“退一步海阔天空”(《转法轮》)。

通过在法轮大法中实修,在提高心性的同时,我的身体也明显好转,做过手术的伤腰恢复的非常快,非常好,连大夫都感到吃惊。过去由于身体差,常年同药打交道,近两年来,身体很好,没有吃过什么药,没有报销过一分钱的医药费。

总结我个人修炼法轮大法的实践,以及思想上的几次反复,我深深体会到,对切身利益的执著,是守住心性最难过的关,而这又是炼功人同化宇宙特性最最重要的关键。同时认识到,随时守住心性,经受住任何考验,乃是十分重要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