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法轮功修炼者的遭遇


【明慧网2001年5月16日】我是一名身在中国上海的法轮功修炼者,我要向你们控诉中国政府对我们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

我家一共四口人,除了哥哥在新西兰外,我,爸爸和妈妈都住在上海。母亲自1995年起学炼法轮功,我和父亲是自1997年开始学练法轮功的。我们自从学习法轮功后都以“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家中的每个人的脾气都有了改观,很少发生口角,整个家庭氛围非常祥和,在工作中我们也常常以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处处考虑别人,以他人为先。因此在单位我和母亲也受到好评。父亲1996年退休,自从学了法轮功后,任劳任怨的把家中的事务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我们这样的家庭引来了不少旁人的羡慕。

突然,1999年7月中国政府在所有的传媒上歪曲事实,强力打压法轮功。并转而利用国家机器疯狂取缔法轮功。我们亲身经历着这一切,身边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个被抓,一个个在狱中惨遭迫害,更有惨遭迫害致死的,这一切发生的是这么的突然,使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这是我赖以生长的地方吗?这是我曾热爱的祖国吗?这是我曾愿意为之奉献一切的祖国吗?我愕然了!但我们很快意识到我们不能这样在旁看着这样的邪恶逞凶下去了。虽然我们知道我们站出来的后果将是怎样的?但修炼后觉悟的本性告诉我们决不能屈服于邪恶而不说出事实真相。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母亲毅然去了北京向政府说明事实。当时我们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相信政府是一个讲道理的政府,还是明理的政府;相信这只是政府的一个误会,相信政府是在不清楚真实情况下作出的错误决定。但很快事实把我们从一厢情愿中打醒。母亲被从北京押解回上海并被关押了半个月。我们不知道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中国政府一直宣称政府是“人民的政府”,然而人民向“人民的政府”说明事实却被判为有罪。这不禁让我感叹:“天大地大,何处是我说理之处啊!”政府这样倒行逆施不但残酷镇压法轮功学员,而且还愚弄广大不知真情的人民。于是我们就向广大的普通人民说明法轮功的真相。邪恶的政府真是疯狂到了极点,他们逮捕我母亲、查抄我们的家、没收我们一切关于法轮功的物品。我母亲第一次就被监禁七个月,现在第二次被监禁了。我不知道,第二次我母亲会被监禁多长时间。我母亲第二次被监禁是被那些丧尽天良的人硬抬着四肢提出家门的。这样的黑暗不知要笼罩到几时。

人类的文明都进行到二十一世纪了,竟然有这样一个野蛮的失去理性的政府在光天化日之下粗暴地毫无人性地践踏着人身的最基本的权利。我要控诉这样的政府,我要控诉这样的残暴,我要控诉这样的黑暗。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呀!请你们看看这里发生的一切吧!在中国这块地方,真的是在上演着人类历史以来最黑暗的一幕啊!在这里黑白被颠倒,善恶被颠倒。在这里一切传媒都被统一口径散播着谎言,在这里一切的国家机器都透着邪恶残酷的镇压着一心向善的人。我不知道这样的黑暗要笼罩到几时,我只知道我要站出来揭露这样的黑暗,让这邪恶的丑陋嘴脸暴露在世人的眼前,让这样的黑暗暴露在阳光之下。

全世界善良的人,请你关注这里发生的一切吧!全世界的国际组织,请你们关注这里发生的一切吧!决不能让这样的黑暗再继续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