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答案的问题

德国国会议员与中国就人权问题进行讨论


【明慧网2001年5月2日】法兰克福论坛 2001年4月26日报导--

哈阿尔德.马斯于北京报道:在此时对北京政权而言,关于人权问题的对话已是例行公事。几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有外国代表团飞往中国,就使用酷刑,死刑及劳教所等问题与共产党领导阶层进行对谈。本周在中国的是九名德国国会人权委员会的议员。然而北京政权依然不受影响。至少30名法轮功追随者在昨天被公安警察逮捕。

议员们在中国停留10天。他们到偏远贫瘠的省份甘肃与青海,同西藏人及回教少数民族对谈,听取有关宗教自由的讯息,参观一个转化所。在北京他们与共产党干部及外交部部长的代理人MA CATERING进行辩论。人权委员会主席(隶属德国绿党)CHRISTA NICKELS 提及,单单与人大代表便讨论了8个小时。但其结果如以往的拜访,收获微乎甚微。HEINER GEISSLER(德国基督民主党派)说:“所有被指责的确实具体的问题,都被相当轻而易举地打断。”

专横的死刑刑罚,对精神信仰者的迫害,酷刑及劳教所是对话的主题。此时中国代表仍如10年前一样无动于衷。德国议员经常碰壁:关于劳教所?共产党干部把专横的人身处罚作为“ 正确的制度”来辩护。死刑?据称是抵制犯罪的重要手段。中国会加入联合国政治协约吗?也许吧,有一天会加入的。酷刑?只存在在个别案例中。北京至少能透露一下5年前被监禁的年轻的班禅喇嘛的下落吧?不行,为了顾及他的“人权”,中国要保护他不受骚扰。

北京领导阶层向来采取了一种玩世不恭的策略,来回避讨论。当西方人坚持与其就人权问题进行对谈时,得到的只是形式上的对话,却没有任何回答或重新思考。外交部长JOSCHKA FISCHER在去年秋天向北京递交一份被监禁的异议人士的名单,即使在大使馆的不断询问下,北京仍用空洞的言辞答复。NICKELS总结道:在重要的论题上“继续存在着无法协调的对立立场”。这种对立的状态可以从昨天在街上发生的事情观察到:正当德国议员与中国国家最高检察长Liang Guoqing就宗教自由进行讨论时,警察在天安门广场追捕法轮功追随者。超过30名法轮功追随者,在中南海事件2周年之际,想在广场上和平炼功。他们被逮捕,面临着被送入劳教所的威胁。

(德国学员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