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的指引下---“五一”去天安门护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5月21日】我是一个修炼了五年的大法弟子,没修大法前,长期在病魔的折磨中痛苦地生活着,多亏慈悲伟大的师尊传大法救度我,使我彻底摆脱了病魔的折磨。然而,在师尊和大法受到邪恶迫害时,我却一直不敢走出来到北京去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我经常流泪,为什么这么多执著心放不下?我的生命都是师尊和大法给的,慈悲的师尊在恶人的诽谤与诬陷下,还在一等再等,等着我们这些没走出来的弟子,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我决心放下一切执著到天安门去正法,讲清真相,告诉被蒙骗的世人:法轮大法好!

下定决心后,梦中师父点化我,我看到有五个小铁笼子摆成一行,笼子里关着几只恶狗。我悟到是邪恶的人被师父关起来了,没有什么可怕的!

我与同修商量怎么乘车去,怎么打横幅等。决定先到北京附近,再转车去北京。我乘火车到北京附近时已是4月30日下午1点多钟,再买了一张第二天早上七点到北京站的车票,然后在附近旅社登记住宿,住的是一间三人房间。我想今晚要是没有其他人来这房间住宿就好了,我一个人好写横幅,做一些准备工作。休息一会后,正准备去买地图、糨糊,突然发现床的垫被下面正好有一张地图,还很新。我就买来糨糊,写好横幅“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贴在地图上(这样放到包里或拿在手上,别人看是一张地图)。这一晚还真的没有其他人来住宿。

第二天早上六点钟起床到了车站,想早点到北京。我问乘务员能否提前上车走,她说不行。只好等到七点上车,到北京时是上午九点多钟。我对北京不熟,车站广播正好播放游客可乘52路公汽到天安门。出站后我赶紧到公共汽车站乘52路。车上有一对夫妇说到天安门广场,我正好跟着他们。下车前发现身份证还在身上,怕到时候暴露自己的身份,想把它丢掉。当我把身份证故意掉在车上时,有位妇女说:“你的证件掉了”。我说了声谢谢就把身份证又捡了起来放到口袋里。

下车后来到天安门城楼不远处,游客特别多。在人群中我就把准备好的横幅打出来,高喊“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一直喊到恶警把我抓住,带到附近的警车里。

车里有个领头的,问我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我没有回答,他就给我一耳光,正好打在经常牙疼的这边,然后又在胸部右侧用力捶了两下,正好是肝脏部位(没修前我有肝硬化)。我说我不是怕说地址,而是因为如果我说了,我们单位的领导和地方政府领导都要受牵连甚至被免职。我们师父教我们做事要处处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所以我不能告诉你。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就走了。车里的司机在看着我,这时他问我炼了几年了,我回答说五年了,并告诉他,我没修炼前有早期肝硬化、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每年要花国家两三千元治病,不能彻底根除,人又痛苦。炼功后病好了,这几年没花国家一分钱治病,是我师父救了我,大法净化了我的身心。我是一名财务人员,96年春节前,单位管财经的领导说我们几个人每人私分一千元过春节。我说我们师父教我们不得不义之财,我不要。他们怕我说出去,也不敢要,这样为单位减少了几千元的损失,我师父教我们要做好人没有错。

他听了没有吱声。我突然有了一念,我是来护法的,不应该被他们抓走。我见车上的玻璃窗可以拉开,就想:师父帮我使他迷迷糊糊我好逃出去,结果他马上戴上耳机闭着眼在听音乐。这时我看到窗外还有三个警察,我想现在不能跳,要是他们走开就好了。不到两分钟再一看,三人不在了,我把玻璃窗拉开快速跳了下去。车上的警察发现时我已经混到人群中了。大约走了50米远,正好有一辆公汽停下来,我就上车坐到了火车站,想买当天晚上的车票回家。因“五一”人多,没有当晚的车票。我手头只剩150元钱,如果住宿,钱就不够了。我就到退票窗口,看有没有到xx地方的票退,正好有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说他有一张。我一看是明天早上8点的,我说我要今晚的,因我没钱住宿。他说与其退票给车站扣20%的手续费,不如把票退给你。我说你把姓名、地址写给我,我一到家就把这20%的钱寄给你。他说不必要,这样我就有钱住宿了。

我到旅馆问最低的住宿费是多少,他问有没有身份证,没有哪都不能住宿。我告诉他我有身份证。这时我悟到师父说一切随其自然,放下心来什么也不会失去,师父都有安排,如果当时把身份证故意丢到其他地方就麻烦了。住宿的地方是地下室,一阵凉气。我原来对凉气有点不适。但我想到有的弟子到北京正法被关在地下室铁笼中近一个月,我就住一夜还怕什么。这样一想,睡觉时不但不冷,反而觉得热乎乎的。睡梦中看见师父在大路口等我,虽然路有泥泞、坎坷,但在师父的指引下,我还是安然跟着师父走了过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