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晚年幸运得法的人:幸逢法轮大法传,助师正法展余辉


【明慧网2001年5月24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69岁,一生从事煤矿工作,在千尺井下干了三十二年,由于工作劳累加上水浸、潮湿、有害气体侵蚀,身体从里到外积了一身病:长期便秘,循环迟缓,3至4天一次肛门大量出血,脉偷停心率不齐,高血压170-200高压不降,吃降压药就呈休克状态,偏头痛腰痛,第四椎骨萎缩,10-11椎骨不正,痔疮,40余年顽性白屑癣,肩周炎。这些病症,中、西医治不见良效,身体消瘦体重由80公斤减到64公斤。

1988年退休,一家共五口人生活,我的退休金不足500元,生活状况可想而知了。医药费昂贵,看病不给报销,拼尽一切维生与医病,终不能担负全家生活与治病双重开销,给我造成很大精神压力,忧心忡忡从未有开心感,只好烟酒解愁,愁更愁。性格越发粗暴,看家中人都不顺眼,与老伴日日争吵不休,开口非骂即打,对生活毫无兴趣,抱着生一日横一天的观念来了结我的一生。

1996年10月上旬的一天,我到邻居家发现他箱柜上放着一本书,我信手拈来一阅《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一看就把我吸引住了。当时我问邻居这功法到哪去炼,他说在某某家看功法录像。于是我就到功友家看师父传法的录像。当时我听课还是常人的思想:抱着祛病健身的执著听课,整个九堂课所听所感逐渐加深了我对法的认识,悟到了一些法理,但还是初浅,问题不少。听完课下来我开始戒烟酒,不久病业开始反映:拉痢疾20来天,我知道这是消业。消业期过去后,我的精神非常愉快,神态红光满面心情畅慰昂然,真有说不出的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后来的层层消业不再累述,以前的病象"不胫而走"。

我修炼不到一年的时间,全身的疾病不治而愈,体重恢复到75公斤,正是我这个年龄身体的健康状态。现在100公斤重量我都能扛动,以往的粗暴性情随着学法的深入也都不知不觉地改掉了,家庭生活和睦,社会上知道我底细的人都说没想到他能学炼法轮功,还能改变暴躁的性格,真是想不到。

我以前可以说是身沾五毒的人,就差没有吸毒,对他人的妒嫉心很强。我深知只有法轮大法才能使我懂得做人的道理,改掉这些恶习,重新规范我的人生。我虽然身心多方受益,但我对大法的贡献很少,我和同修们以不同的方式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洪扬大法,发放大法资料。

我再次向世人敬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千万年人生难遇的正法!我是一个晚年幸运得法的人:幸逢法轮大法传,助师正法展余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