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监狱 助师正法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五月四日】二零零零年,我因上访护法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我和同修们集体学法炼功,多次遭到管教队长唆使刑事犯人们的毒打、折磨,我曾三次绝食抗议,都遭到强行插胃管、输液、用勺把嘴撬破灌食的迫害

十月份,所里来了一批所谓的「帮教团」。我同屋的几个学员由于邪悟被「转化」了。我为她们感到痛心,同时我悟到,这是对我们从根本上能否坚信大法的考验。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讲道:「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有了这颗坚定大法的心,我与同修们一起抵制邪恶的迫害,坚持学法炼功。

二零零一年元月一日,我们十位大法弟子集体炼功,管教队长和两个监护進行阻拦。我严肃的对他们说:「今天,五套功法我一定全部炼完。我的师父说,『无论谁迫害大法,他都是人在跟神斗,最后的结果是明显的。』(《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结果我平静的炼完了五套功法。我悟到:思想上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其实就在铲除它。

因为我们当时都被隔离,见不到师父的新经文。邪恶之徒把我们关進劳教所,为的是阻止正法進程,是针对大法的,我们绝不能消极承受。我和几个同修开始绝食绝水,要求无罪释放。管教队长见我绝食就找我谈话:「你是不是想家了?你看那几个『转化』的,马上就释放回家了。」我知道邪恶想钻空子,就坚定的说:「我要堂堂正正的回家,因为我没罪。」

第二天,几个队长進来对我说:「你得去灌食。」我说:「我以后不会再灌食了,我要求无罪释放。」结果她们没给我灌食,我对自己证悟到的法理更加坚信不疑。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意念」中谈道:「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就这样,我思想上一直不配合邪恶的迫害,积极主动的去窒息邪恶。第三天早上,处长和几个队长突然冲進来,让我们站起来报数。同室的几个学员都站起来报,我说:「我不报,我们不是犯人。」处长见我坐着不动,凶狠的冲到我面前大声嚷着:「你别以为制不了你,你等着。」我们开始背颂〈论语〉,他们立刻就走了。

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讲道:「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我深深的体悟到了师父讲的相生相克的法理。后来她们又以谈话为名想强行给我灌食、带我去医院检查等都被我识破拒绝了。期间检察院接连两次找我谈话,我就向他洪法,讲到江××一意孤行,造成千千万万大法弟子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问他:「你是国家执法人员,应该按照宪法秉公办事,我们按照宪法给予我们的权利和平上访,何罪之有?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最后他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你写的申诉我给你上报吧。」

绝食的第六天晚上,我开始出现了常人的状态——浑身颤抖、呼吸微弱等,但我主意识非常清楚,知道没事。这时,几个管教队长和医生焦急的在门外转来转去,我意识到邪恶势力越来越弱,已经害怕了。第八天早上,几个队长冲進屋,急速的给我穿上衣服,背着就走。我大声喊着:「你们不能这样迫害我们!」为的是让同修们都能听到。我和几个同修被拉到医院,進行体检。我躺在门外的长椅上,向过往的医生和护士诉说着我们的遭遇。有的医生停下脚步,同情的望着我。此时,我想到师父在〈理性〉中讲的:「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我的行为起到了曝光邪恶的作用。化验结果出来,我的身体严重受损。邪恶势力妥协了,我由家人接回。

现在,我和同修们一起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监狱的同修们,走出来吧!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慈悲伟大的师父在等待着我们走出人来。我们共同的誓约「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洪吟》〈助法〉)在兑现中!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体会,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