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经济学者:柳暗进入花明 大法赐我新生


【明慧网2001年6月12日】我从1996年11月中开始接触大法,起先当作一般气功,只练动作,而且练得并不认真。直到1997年4月底读了《转法轮》,对大法有比较深入的认识之后,才开始按大法的要求修炼。在一年多的修炼历程中,我的身体从百病缠身变成身轻体健,心灵从紧张状态中挣脱出来,人生从柳暗进入花明,生命从下滑转而上走。是老师帮忙消业,使我身体得到净化;是大法的启示,使我心灵轻松祥和。感谢老师与大法赐我新生。

在学大法以前,我患有头痛、胃痛、便秘、失眠、小便失禁、腰酸背痛、黏粘、糖尿病等等毛病,学大法后各种病痛神奇地消失了。头痛的毛病严重地困扰了我二、三十年,发作时除了头痛之外,全身一直冒汗、流泪、翻胃、目眩,而且无法思考事情、无法休息、也无法入眠。为了我这头痛的毛病,母亲不知求了多少偏方草药,也不知到过多少寺庙求神卜卦。20多年前到医院做过检查,查不出毛病,只知道脑子没长瘤,就按照医生的建议开始服止痛药。但病况越来越重,十多年前开始每隔二、三周就发作一次,每次的疼痛都会持续好几天。在这几天之内,每隔五、六小时就吃一次止痛药。同一种止痛药吃多了就会失效,所以多年来尝遍了许多种止痛药,而且随时随地都可能突然发作,必须随身携带止痛药。

1988年因妇女病而开刀,之后每隔一、二个月,腹部就会剧痛一次。痛的时候全身大冒汗,各种姿势都无法稍减疼痛,痛完后总是有种从死中活过来的感觉。曾因为此一毛病而就医,医生判断是黏粘,是手术的后遗症,难以治愈。

1989年夏天又发现患有糖尿病。起初,血糖值在150左右(正常人在100左右),依靠药物。后来,药量越服越大,但血糖值却越来越高,1996年初已经上升到250以上,糖化血色素的指数也高达10左右。医生劝我注射胰岛素,但当时工作繁忙,加上从小害怕打针的心理,使我极度排斥胰岛素的注射,也就未曾正视病情的恶化与医生的警告。多年来,我一直希望自己的糖尿病可以治愈。西医认为此病只能控制,无法治愈,所以我一直未认真接受西医的治疗,而不停地尝试偏方与中药,心理也多少一直存着些微的希望。然而随着病况的逐渐恶化,治愈的希望一丝一丝地破灭,最后也慢慢地接受糖尿病只能控制的说法。

1996年5月因为一场大病到医院就诊,在做过诸多检查之后,发现胰脏已经无法分泌胰岛素,必须依赖体外的胰岛素,才能使血糖下降。为了改善健康状况,只得无奈的接受事实,从该年9月开始每天注射两次胰岛素。犹记得刚开始注射时,每天早晚打针都要经历极度的恐惧。但当时相信胰岛素注射是最正确且唯一的医治方法:一方面,血糖控制下来以后,健康状况必定会改善;另一方面,血糖得到控制,饮食可以比较正常,不必再为了多吃东西而过着永无止境的担心害怕日子。想到这些美好的事情,也就抱着认命、无奈、但燃着希望的心情,硬着头皮按时自我注射胰岛素。

本以为心理的折磨可以换来身体折磨的稍减,然而事与愿违。打针之后没多久,就陆续产生不少严重的副作用,例如严重的腹胀、便秘、头痛、水肿。腹胀有时严重到无法坐着;而在两、三个月之内,体重从45公斤膨胀到52公斤;后来打针处开始出现红肿,并发痒不止。医生认为有些现象与胰岛素注射无关,担心是别的毛病,因此10月底以后又开始进行大肠镜、内科超音波、妇科超音波等各种检查。几乎天天都跑医院,但却检查不出一个所以然。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笼罩在生命随时可能消逝的阴影中,经常处于自责的状态中,整天与药物为伍,有时一天看三、四个医生。1992年以后,又花了许多钱去学气功。起初有些毛病消失了,但后来又逐渐浮现,胃痛与黏粘则未见明显改善,而糖尿病却越来越严重。

这样的生活状态,直到修炼大法以后才有所转变。

在我才刚开始练功,还不知道要读法,对大法还未深入认识,也还不知道何谓净化身体时,便出现了净化身体的反应。首先,在1996年12月间出现了2次与黏粘症状相同之右腹疼痛,疼痛的程度真是到了椎心刺骨那般。第2次从下午3-4点持续到晚上9-10点。不过,此后至今近两年未曾再痛过,间隔如此之久未再发作,这是从未有过的现象。

继而是向药物告别。虽然从1996年11月底就开始练功,继续吃药打针,直到1997年4月底以后,身心状态改变很大也很好,知道病痛已经好了,才停止胰岛素以外的其它药物,5月18日之后更停止了胰岛素的注射。

另一个转变是饮食正常。过去之所以许多东西都不敢吃,是因为糖尿病者要控制饮食。现在既然糖尿病已经祛除了,也就什么东西都吃。

在停止打针后的一、二周,打针后的各种副作用,例如腹胀、便秘、水肿都消失了,体重也从52公斤急速降回45公斤。打针之前经常出现的极度疲劳、头昏等高血糖症状不再时常出现了;头痛、腹痛、胃痛、腰酸背痛的毛病也未再出现。

不只各种病痛消失了,排泄也都正常,而且精神清爽,体力充沛。每天大约只睡6个多钟头,白天不停地工作,中午也很少午睡,但却不觉疲累。身体四肢变得很轻,整个人感觉十分轻松。过去虽然打胰岛素,也睡得很多,但是却无法如此健康地生活工作。想想一个需要打胰岛素的病人,怎么可能在不打针且饮食正常后,反而身体精神状况更好呢?这是不是很不可思议?若非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还真是难以置信。也有许多人看到我修炼大法之后,病痛都消除了,很为我高兴,恭喜我从死亡的路途逃出来。

总的说来,修炼法轮大法使我的心性提升了、百病消失了,从而使下滑的生命转为向上走,使枯萎的人生转而欣欣向荣。我的心中不再那么畏惧麻烦的事或难缠的人,也不再有那么多的牵挂与不平,生活因而变得自在。而当我也逐渐做到心平气和而忍,又能不与人争名夺利时,心也变得祥和下来,生活也变得自在祥和。我曾对母亲说43年前您生了我,但43年后李老师赐我重生。感谢师父安排我得法,让我有幸能做大法的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